当前位置:ag国际馆 > ag国际馆 > 第九章 孽海 周梅森

第九章 孽海 周梅森

文章作者:ag国际馆 上传时间:2019-10-04

这期间,租界内外办交易所的风潮仍在势头上,虽说已时常有些来历不明的交易所相继垮台,可总还是新开张的多。不断敲响的开张锣鼓,把那些垮台破产者的饮泣和抱怨全遮掩了。失败跳楼的新闻没多少人相信,一夜暴富的传奇故事却在十里洋场的舞厅、酒楼四处传诵。人人都以为这世界上遍地黄金,都把办交易所,炒股票当做发财的捷径。如此一来,“新远东”的进展便极为顺利,预定100万元的资本总额,一月之间如数收齐,都存进了胡全珍的腾达日夜银行,只等着有关当局验资开张。与此同时,《华光报》的孙亚先又大造声势,请个叫杰克逊的洋人提起假诉讼,说是自己早在“新远东”筹备之初已从伦敦发了快电,答应认股三万,如今却被别人挤占,没得到应得之股权,要求“新远东”筹备主任何总长做主,归还其三万股权。继而,孙亚先又假借何总长之名,在报上作公开答辩,声称本筹备主任从未接到过伦敦的快电,斥杰克逊是英伦骗子,看“新远东”资金雄厚,前程不可限量,便要挤进来讨便宜……报上的假戏演得热闹,私底下的交易便也跟着热闹。交易所尚未开张,“新远东”的本所股票已被众人炒将起来,一元的票面被炒到了七八元,搞得老谋深算的胡全珍都目瞪口呆,以为这个世界疯了。这就让于婉真和朱明安都后悔了。于婉真、朱明安听了胡全珍的话,为保险起见,把半数的股票都以翻倍的价码让给了别人,用人家的钱交了自己应摊的股本,白赚了10万股本所股票。现在一见本所股这么疯长,又觉得吃了大亏,再不听胡全珍的劝阻,倾其所有的现金,以6元的价格吞回了三万股,握在手上再不放了。白牡丹、许建生等人当初没有胡全珍的点拨,不明就里,全甩了自家的老本加上自己筹来的款交了股金,因此便发了,都赚了三万五万,抑或十万八万。何总长和邢楚之赚得更多——何总长原不想参与集股,后来一看势头好,竟一下子掏出10万认下10万股,转手三下两下一捣腾,便赚了50万。邢楚之则是故技重演,挪用买军火的款子交了股本,又在半月之后以翻了四五倍的价格卖掉了大半股票,既补上窟窿,又腰缠万贯。“发财真像做梦似的,”“新远东”股东会开会那日,邢楚之又到郑公馆来了,坐在楼上的小客厅里,对于婉真说:“我看我这副官长也别干了,干脆就脱了这身军装和你们一起办交易所得了!”于婉真没赚多少钱,正觉得亏,便拉着脸,没好气地道:“你要办还是办你的江南去,我和明安是不想和你搅在一起的!”邢楚之笑道:“八太太还为江南的事生我的气么?这就不应该了嘛,我这不是投到你裙下了么?”于婉真仍是烦,嘴上却说不出什么。筹办“新远东”这阵子,邢楚之没啥事对不起她,倒是她对不起邢楚之。她怕邢楚之筹不出自己的股金,又打她的主意,老躲着邢楚之,就连胡全珍为她出的主意也没向邢楚之透一点。邢楚之又说:“八太太,我可不是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人生在世,图个啥?不就图个财色二事么?我有你这么个美人儿,日后再赚上个百来万,这辈子也就不再想啥了!”于婉真以为邢楚之又要提纳她为妾的老话题,便冷笑道:“老邢,你以为你碰运气赚了点小钱,就能把我买下了么?”邢楚之一怔:“啥话呀?八太太!我咋会这么轻狂呢?”于婉真拧着眉梢问:“那你啥意思?”邢楚之笑了:“我的意思是说,你看我做咱‘新远东’的理事长咋样?”于婉真这才悟到,邢楚之这次不是打她的主意,却是打“新远东”的主意。这兵痞明明知道她办起交易所是想帮朱明安做一番事情,却还是硬把手伸过来了,实在是很不像话的。按于婉真的设想,这“新远东”既是她和朱明安起办的,理事长一职就非朱明安莫属。晚上开股东会,想来大家也不会有什么异议。邢楚之似乎看出了于婉真的意思,又说:“我知道你想让外甥朱明安做这理事长,可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我做比朱明安要好,我终是在这世上多混了几年,经历的事多。再者,我们是谁跟谁呀?还不像一家人似的!我做也就是你做了!”于婉真强压着满心的不快,勉力笑了笑道:“你做这理事长当然不错,只是你手头的股份并不多,又是行伍出身,终是难以取信于大家,怕是推不上去哩!”邢楚之头伸老长,定定地看着于婉真:“嘿,这不全靠你么!你要想让我做便做得成!你、我、何总长,还有明安几个朋友的股权加在一起,不就把我推上去了!”于婉真心中不禁好笑:邢楚之这人就是这般自作聪明,总以为人家傻瓜。于是便不再周旋了,直截了当地说:“老邢,我劝你还是别做梦了!不说推不上你,就算把你推上去了,你也搞不好咱这‘新远东’!你在镇国军里做假账,吃空额行,主持交易所真是不行。到时亏掉了底,你也一样倒霉!”邢楚之生气了,皮球一样从沙发椅上弹起来,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叫:“八太太,你就是信不过我!我知道,打从你那外甥回来以后,你的心便全用到了他身上!今日我把话说在这里,你记住了:你总有哭的一天!”于婉真也唬起了脸:“我就是哭,也不会到你面前哭,你也给我记住了!”邢楚之很恼火,转身走了,边走边说:“好,好,八太太,我不说了,我还要到办事处开会……”于婉真突然间有了些不祥的预感,站起来追到楼梯口道:“老邢,你站住,我还有话要说!”邢楚之在楼梯上站住了,回转身:“你说!”于婉真换了个人似的,微笑着款款走下楼梯,居高临下扶着邢楚之肩头道:“老邢,你看你,气性这么大!你别怨我,我是舍不得你离开镇国军。有层意思我刚才一直没说,怕你又狂。”邢楚之仰着脸问:“啥意思?”于婉真在邢楚之脸上轻轻拍了一下:“你不想想,你还当着你的副官长,对咱交易所能帮多大忙!用你的话说,5万镇国军值多少钱!”邢楚之愣了一下,脸上这才有了笑意:“好个八太太,这话你还没忘呀?我他妈的都忘干净了!”于婉真说:“我日后全靠你呢,这话哪能忘了?”又笑眯眯地推了邢楚之一把:“你走吧,记着晚上准时到摩斯路大华公司四楼开股东会!”邢楚之出奇不意地在于婉真胸脯上捏了一下:“我要来开会,今夜就不回办事处了,你可得好好陪陪我……”于婉真连连摆着手道:“哦,不行,不行,晚上这么乱!”邢楚之只装作没听见,把提在手上的公文包往腋下一夹,昂昂然走了。走到楼下大客厅门口,还回头向于婉真招了招手说:“别送,别送,我晚上总要来的。”于婉真心恨得很,却也不好说什么了。当晚的股东会开得不错,起办“新远东”的朋友们,和那些朋友的朋友们都来了,何总长也来了。另外还来了个别号唤作“西湖居士”的大户王先生——谁也没料到这位王先生手里竟握有四万股“新远东”的股票。到会的众人都不说自己高价转让了多少股给王先生。于婉真只知道自己通过胡全珍,以翻了一倍的价钱让了一万股给王先生。王先生拖着细长的辫子,面目慈和,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文绉绉地和大家都拱手点头打招呼,挺招眼的。到会的起办人和那位西湖居士王先生都成了理事,理事长自然是朱明安。是何总长按着于婉真的意思先提出来的。何总长说,朱明安年轻能干,又到日本学过经济,懂金融商业之经络,最是合适。于婉真知道自己手操胜券,又想堵住邢楚之的嘴,便提议表决,给各位刚当了理事的代表发纸头,叫大家正经推举一下。这就如愿推出了朱明安做理事长。邢楚之仍不死心,提议再设个副理事长,说是万一理事长不能理事,也可有个替代之人。于婉真反对,说是就算万一理事长无法理事,大家都在租界里住着,也可以一起理事的。胡全珍却说:“设个副理事长总是好的,还是推举一下吧!”于是又发了纸,又让众人推举——没推出邢楚之,却推出了胡全珍。胡全珍忙站起来向大家抱拳作揖道:“诸位,诸位,我在‘新远东’股份并不多,又办着个腾达日夜银行,实是不能再做这副理事长了!诸位对我老朽的一片心意我领了,副理事长么,你们还是另选高明。”邢楚之说:“珍老实心实意不做副理事长,我们也不能勉强,我看就再推一个吧!”便重新推了一回——谁也没想到,竟推出了那位西湖居士王先生。王先生一副惶惑不安的样子,一边不住地搓手,一边讷讷着:“这……这真是,这真是……”长长叹了口气,看看众人,又咕噜了一句:“子曰:如之何?如之何?”何总长便笑,且学着王先生的声调道:“佛云:不可说,不可说呀。”王先生便不说了,副理事长便算了王先生。邢楚之这才泄了气,嗣后再不多说一句话了。接下来,众人把自己手上的银行收据都向理事长朱明安当面做了交割,又就招聘训练所员、定制器具、更换填印正式本所股票诸事,议论了一番,定下了一些原则,会议遂告结束。会后已是午夜11时了,与会者都饿了,朱明安便以理事长的新身份,请大家到对面的“大兴楼”吃了夜酒。席间,由于婉真出面,招来几个妖冶的歌女侑觞,包房里一下子灯红酒绿,笙管嗷嘈。除了于婉真和白牡丹两个女人,其余男人们大都放肆地笑闹起来,就连何总长和那位王居士也被歌女搞得神魂颠倒,被歌女捏着鼻子灌了几杯酒。邢楚之连副理事长都没当上,心中自是不快,对于婉真恨恨的,便拥着年轻漂亮的歌女,不断喝酒,且把当夜要去郑公馆和于婉真共宿的事忘光了,散席时公然带着那歌女去了自己的办事处。于婉真知道邢楚之是故意气她,却做出无所谓的样子,还笑着和邢楚之打趣,要邢楚之玩乐适当,别累坏了身子。然而,在车上一路同行,看到邢楚之的手堂而皇之地插到那歌女薄如蝉翼的红纱衣裙里时,于婉真却禁不住一阵恶心,觉得邢楚之简直不是个人,因而,没到公馆,在赫德路口就拖着朱明安早早下了车。邢楚之在车里和她招呼,她也没理……

坐着邢楚之叫来的破汽车兴冲冲地赶到何公馆,何总长偏不在家。何家五太太说,何总长一大早就被一家五金交易所的人接去了,一直没回来,于婉真和朱明安调转车,又到“大舞台”去找白牡丹,不曾想,竟也扑了空:白牡丹被人伙着炒股票去了,只留个老妈子看家。于婉真一时间真失望,俏丽的脸上现出了不快。朱明安试探着说:“要不,咱就到股票交易所找找?”于婉真眼皮一翻:“哪那么容易找?股票交易所那么多,谁知道她在哪一家?”重坐到车里,吩咐车夫往回开时,于婉真拍着朱明安的膝头,若有所失地说:“看看,如今大家都成忙人了,里外只咱们还闲着。”朱明安道:“咱们也没闲着——咱们的‘新远东’不是已在筹备了么?”于婉真叹了口气,两眼瞅着窗外说:“终是晚了些。我只怕等咱们的‘新远东’筹备起来,已没咱的世界了。明安,你看看,你看看,这租界里都有多少家交易所呀,快变得让人不敢认了……”汽车正在租界行驶。租界还是往日的租界,街面还是往日的街面,大致的模样没变,招牌却变了许多。一时间,也不知从哪儿就冒出了这么多交易所,实是让人眼花缭乱。于婉真和朱明安坐在车里,看着道路两旁繁华且喧闹的景象,心头都在打鼓,都觉着就是抓得再紧些,他们的“新远东”还是比人家晚了。光看街上这些已开张的交易所的名号就知道,如今什么行业都有交易所了。不说纱布、面粉这些老行当了,就连烛皂、麻袋也有两个交易所,一个叫“南洋烛皂交易所”,一个叫“大中华麻袋交易所”,两个交易所就隔了一条百十步的小巷,招牌于婉真先看到的,马上就指给朱明安看了。朱明安心里也急,脸面上却尽量的镇静着,还安慰于婉真说:“小姨,你不懂,办交易所不同于办别的实业,不在乎早一天晚一天,关键还是要看实力的。”于婉真问:“以你看咱这实力行么?”朱明安说:“咋不行?咱们只要拉住何总长、白牡丹这帮名人撑前台,再有镇国军做后盾,就不愁不红火,这我不担心。我担心的倒是,何总长、白牡丹会不会跟咱干?”于婉真道:“这你放心,他们会跟咱干的。”朱明安问:“你咋这么有把握?”于婉真道:“你不知道,何总长和白牡丹与我的关系都不一般哩!郑督军在世时,我就认了何总长做干爹,还和白牡丹拜过干姊妹……”也是巧了,正说到这里,于婉真透过车玻璃看见了白牡丹。白牡丹穿一件红旗袍,正急急地往一家挂着“东亚证券交易所”牌子的街面房里走,已快进门里时,向街面这边回了下头。于婉真隔着车门喊:“白姐!白姐……”白牡丹显然没听见,身影消失在交易所门内不见了。于婉真这才想起要车夫停车。车停了,于婉真拖着朱明安钻出汽车门,向交易所房厅里的交易市场奔。交易市场里乱哄哄的,以房厅中央围着木栅的拍板台为中心,四处拥满了人,人人都在伸臂叫嚷,喧闹的声浪有如雷震,几乎要掀掉屋顶。于婉真注意到,拍板台上正开拍“东亚”本所股票,满屋子只买进之声,绝少卖出的叫唤,股票便疯涨,于婉真和朱明安在里面站了不过十几分钟,东亚的本所股票每股竟涨了三元三角,莫说于婉真,就连朱明安都大觉惊诧。二人原是想找白牡丹的,现在也顾不得找了,都盯着板牌看。板牌上仍是涨,买进之声益发热烈,如万马奔腾,许多在外围观望的小户也加入了进来,高叫买进,成交量越来越大。于是,东亚股涨势逼人,到将停板时,已从开盘时的10元一股,涨为18元一股。待得第二轮开拍,形势突变,一开盘便只有卖出之声,再无买进之气。众人便慌了,纷纷开始往外抛。抛的人越多,股价泻得便越快,从18元而16元,而12元,至停板时,已跌破10元,在7元打住。这一涨一落的前后差价竟是11元之巨。不少获利者喜笑颜开,在房厅里四处走动着,准备寻找下一次机会。也有许多人眼睛发红,汗如雨下——更有不少人抹着额上脸上的汗,悄然退场。于婉真在退场的人群中看到了白牡丹,脆脆地唤了一声,挤了过去。白牡丹看见于婉真颇感意外,先是一愣,后又以为于婉真也在做东亚本所股,便扯住于婉真的手急急问:“婉真,你咋也来了?哦,你是做空头还是做多头?”于婉真笑道:“我啥也没做,是来找你。我看你进了这里,一进门却找不见你了。”白牡丹颓丧地说:“你早找见我就好了,我的账上也就不会亏这五百多块了。我原以为今日多头势好——我是得了信的,不曾想多头一方猛吸了几下便无了底气,空头狂抛,就把我抛惨了……”朱明安插上来道:“现在还不能算惨,你若把这多头做下去,或许还能扳些本回来。”白牡丹看了朱明安一眼,眼睛一亮,嘴角现出两只酒窝很好看地笑了笑,扭头去问于婉真:“婉真,这位先生是——”于婉真介绍说:“哦,这是我外甥,他刚从日本学了经济回来,我们来找你,就是想和你商量办咱自己的交易所。走吧,出去谈吧,这里闷死人了!”白牡丹又扑闪着大眼睛去看朱明安,看了好半天,让朱明安都不好意思了,才点了点头说:“也好,咱出去吧。”这时东亚本所股第三盘又开拍了,三人只走了几步便都又停住了。泻势仍未扭转,空头一方仍主宰大局,东亚股从开拍时的7元跌到6元,又跌到5元5角,在5元5角上站住了。朱明安一把拉住白牡丹的手:“机会来了,快买进!”白牡丹刚吃过苦头,不敢贸然买进,便紧紧拉着朱明安的胳膊,仰脸看着朱明安问:“还买进呀?”朱明安说:“买呀,多头那边马上要吸了,再不买就晚了!”于婉真也觉得靠不住,便问:“明安,你有把握么?”朱明安决绝地道:“买进!再赔全算我的!”白牡丹这才狠狠心买了200股。真就让朱明安说准了,白牡丹200股刚买进,多头一方便动作了,800股、1000股地大口吸入,股价狂跳着回升,一下子又窜到了每股15元5角的高位。朱明安认定15元5角的高位是长不了的,又让白牡丹抛掉。白牡丹抛掉后,股价仍在长,竟达到每股19元。白牡丹就觉着亏了,说:“要是晚一会抛,就又多赚400。”朱明安笑道:“这400就不好赚了,想赚这400就得冒赔老本的风险。”白牡丹想了想,也笑了:“是哩,我就是这毛病,老是贪心不足,所以做股票总是赔的多!今日没有你这经济家帮着谋划,不说赚了,就赔掉的那500也找不回来。”于婉真觉着朱明安给自己争了脸面,很是高兴,扯着白牡丹的手说:“白姐,你看我这外甥主持办个交易所还行吧?”白牡丹冲着朱明安飞了个极明显的媚眼,把手一拍道:“咋不行?行呀!交易所哪日开张,我就把姐妹们都拉来唱台戏庆贺!”于婉真说:“唱不唱戏倒还是小事,我是想伙你和何总长一起发起。”白牡丹笑道:“那自然,你不伙我我还不依你呢!”三人说说笑笑出了东亚股票交易所的大门,钻进了汽车。一坐到汽车里,白牡丹便对车夫道:“先去万福公司买点东西。”于婉真问:“去买啥?”白牡丹道:“我不买啥,是想给明安买点啥,明安是你外甥,自然也算我外甥了,头回见面,又帮我赚了1000,我这做长辈的总得意思意思呀。”于婉真说:“这就不必了,明安一来不缺钱花,二来他也不是孩子了。”朱明安也说:“是哩,你们不能把我当孩子,让我难堪。”白牡丹伸手在朱明安肩头上拍了一下:“难堪啥哟!有我们这样两个姨,总得让你打扮得体体面面才是,要不,也给我们丢脸呢!”到了万福公司,白牡丹也不管朱明安愿意不愿意,硬给朱明安挑了身最新式的法国米色西装,又挑了双三接头的白皮鞋,让朱明安穿起来。朱明安穿起后,一下子变得精神了,像换了个人一般。白牡丹、于婉真上上下下打量着朱明安,就像打量刚买回来的宠物,二人脸面上都是很满意的样子。到付钱时,于婉真心里不知咋的就热了,突然觉得这崭新的外甥是自己的,和白牡丹并无多少关系,便抢先把钱付了。白牡丹不依,先是把钱往于婉真手上塞,后又用那钱给朱明安买了块镀金的怀表,还亲手给朱明安系上,装进了朱明安西装上衣的口袋里。回到郑公馆后,何总长的电话也来了。何总长在电话里说,中午在五金公司开张的酒宴上多喝了两杯,头有些晕,便没回来,问于婉真可有啥要紧的事?于婉真握着话筒正要和何总长说,白牡丹却抢过话筒道:“何总长,我们这里有好事了,你快来吧,晚了可就没你的份啦!”何总长在电话里呵呵笑着说:“别蒙我了,真有好事,你们会叫我?我只怕你们又要搬我这老钟馗来打鬼了吧?!”白牡丹道:“才不是呢,我和婉真弄了些钱等你来赚!”何总长说:“你的话我是不信的,你叫婉真接电话。”白牡丹把电话交给了于婉真,还向于婉真做了个鬼脸。于婉真对着话筒,开门见山说:“干爹,我们商量着想办个交易所,推了你当个筹备主任。”何总长说:“哎呀,婉真,你咋不早说?我已在章大钧的交易所挂了个主任的名,再做你们的筹备主任行么?”于婉真撒娇道:“你把章大钧那头推掉嘛!”何总长说:“这么朝三暮四,恐怕不好吧?”于婉真道:“那我们不管,这筹备主任反正就是你了,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我们马上登报纸……”何总长无奈,只好说:“咱们晚上不是还要一起吃饭么?到时再商量吧!”放下电话,于婉真对白牡丹道:“白姐,晚上咱们得多灌老头子几杯,把老头子拉下水……”白牡丹吃吃笑着说:“对付何总长得靠你,你是他干闺女,我不是。”于婉真道:“好,你就看我的,我得让老头子高高兴兴跟咱们干。”

本文由ag国际馆发布于ag国际馆,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九章 孽海 周梅森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