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国际馆 > ag国际馆 > 第二章 翼在天7 九州·羽传说 今何在

第二章 翼在天7 九州·羽传说 今何在

文章作者:ag国际馆 上传时间:2019-10-05

瀚州,瀚北大草原。 黑夜沉沉地笼罩着四野,青阳北都的城郭也隐没于夜色之中,这是草原上惟一的一座石城,是青阳王立志坐镇草原、不再随风草游走的象征。此刻它像静默的巨人,数百火堆形成了一个巨圈,青阳部的庆捷盛会正在进行着。 青阳王吕嵩年近五十,依然矫健如当年。他即位之初也是凭借手中的重剑克敌无数,最后才镇压了其他部族的骚乱,奠定了自己人族之主的赫赫威名。此时他端坐在那匹雪白的照夜狮子马边,披挂着乌光隐隐的铁铠,虽然多年曾征战,但却依然不减他的武士气度。 诸王子与铁甲武士们围绕在青阳王吕嵩的毡案边,个个铁甲森严,刀不离身。更有众多铁弓神射手,以鹰一般的目光四下巡视。 离这盛会几里外的草野中,一位少年在强风中双臂抱膝而坐,把头埋入臂中,他维持这种姿势,已经很久了。 终于,他缓缓抬起头,举手摊开掌来,掌心中,一小块冰晶正冒着蓝光。 将此冰玦合于掌心,念诵秘咒,它就会融入体内,激发他背后凝出宽大的羽翼,他终于可以飞了,但是,一生也只有这一次了。这一夜后,他将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翼在天的话犹然响在耳边:“我最讨厌毫无用处的废物……”“我不是……”向异翅紧紧握着那冰玦,喃喃道。 “你不是?用什么来证明呢?你能做什么?”翼在天冷笑道。 “我不能做什么……但是你再伤害她……我也会想办法杀了你!”“哈哈哈哈……”翼在天仰天大笑,“你想保护她?这太可笑了……你凭什么?我告诉你吧,我正准备派她去刺杀蛮族青阳王,你告诉我……你怎么保护她呢?”向异翅因为愤怒而全身颤抖着,这愤怒不仅是对翼在天,也有对自己。 “不过……”翼在天忽然想到了什么,“我也觉得一个女孩子如果这样死了太可惜啊……我有另一个办法……你愿意替她死吗?”向异翅惊讶地看着翼在天。 “有一种方法可以使羽族在月力不强的日子里飞翔,那就是用‘冰玦’。它吸收人的生命,却可以极大地刺激精神力,我想……它对你的残翼也有效吧。怎么样,这也许是你一生惟一有价值的一次……”“一生惟一有价值的一次……”草原中,向异翅紧握着手中的冰玦,“用我的命换了她的命,多么好啊。”疼痛正随血液贯注全身,提醒他毒将在天明时完全发作,他必须在今夜完成使命,飞向青阳王,不然性命就白丢了。 不停地默念着那秘咒,冰玦慢慢在手掌的紧压中融化了,向异翅觉得自己所诵的像是招魂之歌,他越念越快,最后变成了狂吼,血液急速流动的痛苦与极乐感撕裂着他,终于在背后的翼展点迸发了出来,一双湛蓝的光翼猛地喷溅而现,在风中迅速凝聚。翼上的光芒渐渐暗淡了下去,只余一层蓝色的荧光包裹着,羽毛上不时还有光芒流过。 当翼完全凝聚,便不会再有光芒,那时,他便可以飞向青阳大帐了。 这个时候,风凌雪在哪儿,在做什么呢?少年想。 他没有了父母,没有可以说话的人,营中的人都厌弃他,只有一个风凌雪,单纯得像没有一丝云的天空,不知道强弱与尊卑,把一个畸翼者当做朋友。 草原上的风忽然停了。青阳王吕嵩抬头望望天空,依然漆黑一片没有月亮,可他身边的豹弓武士忽然感到了一丝不安。 “有鹰的气息。”“在这个时候?雄鹰想在黑夜中捕猎,只怕是要扑空了。”吕嵩大笑着,仍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不现出一丝的惊慌,那是极信任身边的护卫们。 “请灭掉火光离席吧。”有武士低低建议。 “你让我躲避什么?无法看清的黑夜?我纵横草原,什么时候躲藏过,又能藏到何时?”吕嵩低沉地冷笑,“我倒要看看谁能杀我。”豹弓武士们的一股围近青阳王的桌案,不安地注视着天空,另一股分散潜入夜中。欢宴上的人们丝毫没有察觉,依旧醉舞狂歌。 忽然空中风势疾掠而下,像是沉静的水面猛地被匕首划开。豹弓武士们也在那一瞬辨出了来袭者的方位。“下来了!”他们惊呼着,盾牌和武士之躯立刻把青阳王围在核心,可吕嵩猛地站起,把他们全部推开,抽出长剑:“当年万箭齐发时我也照样冲锋在前,此比火雷原上如何?”由远而近传来了铁胎重弓沉闷的弦响,那是外围拦截的神射手们发出箭去,可那些箭仿佛立刻被黑夜融化了似的,没有一箭命中。箭术高手们都能感觉到那股风仍在疾逼而来,越来越近。欢宴停止了,但是没有人慌乱,所有人都在屏息等待着什么。吕嵩紧紧握剑,指节传来了格格的响声。 忽然空中一声喊,一个影子坠了下来。 “中了。”武士们喊。 可这时,空中传来啪的一声。 “箭。”所有武士心中闪过这个字,但字在心中还未掠完,箭已扑面而至。那一瞬可以看见的,不是一支,是七支,嗖嗖嗖嗖嗖嗖嗖,然后是一迭声地喊。青阳王身边的武士顿时摔出去一片。 空中又是啪的一声,这次方位从东转到南,那刺客由俯冲中急扬,以一个极锐的角度的转折甩开了四面而来的至少七八十支箭。然后又是七箭从天而至,因为武士们举盾还对着东方,所以又是七人摔倒。电光石火之间,吕嵩身边竟已不剩下几个人了。 那捕猎者的影子终于从夜空中出现了。 吕嵩抬头,看着那个恐怖的影子从黑暗中浮了出来,悬在天际,他甩去了他的夜行披风,所以升上天去的浮灯笼照出了他的身影。火光映照下,一对修长的翼正流转着光芒。 虽然相距甚远,但吕嵩和那捕猎者相信,他们都看到了对方的眼神,一个是恼怒与惊异,一个是高傲与嘲弄。 这刺客一现身,青阳武士们上百支箭已找到了目标,攒射而去。可那影子只是在天空中轻巧地一翻,竟就将这箭雨全数避过。上百支箭道交织成网,他竟然于那一瞬找到了惟一的空隙,即便天空暴雨,此人也是过不沾衣吧。 “难道是神要取我吕嵩的性命吗?”青阳王戎马一生,此刻竟也流出冷汗了。 死亡之影冷冷地挂在天上。可是向异翅却倒在草中。他没能飞上天空,他的背后凝出的仍然是一双残翼!但在他的身后,却有另一个影子掠了出去。这个人什么时候跟在他身边的,他毫无察觉。 四周一片大乱,可是向异翅什么也听不见,痛苦已经紧紧抓住了他,箭伤、毒噬……他的身体像干枯的树叶一样卷成一团,簌簌地抖着。 当一切散去,草原上安静下来之后,向异翅感到了极致的寒冷。那是血液也要凝结了的冷,这种冷压过了所有的痛楚,身体也许正在变成一块没有生命的石头,那时就将完全没有痛苦了。 在这个灵魂即将弥散的时刻,月亮却透出了一丝光辉,草原上出现了一道道不见头尾的风痕,也许与辽阔的草原同长,滚滚而来。少年的身体有如这草海上一片轻枯的树叶,似乎随时将隐没消逝。 一个黑影就在这草海狂涛中缓缓走来,驻足在少年身旁。 “唉……”他发出了一声长叹,“我不是告诉过你……明月的力量无法使你飞翔,你用再多的冰玦也是没用的,你只有等待暗月的来临,那时才是你主宰天空之时,为什么要急着拼上性命?”他伏下身,将冰凉的手指按上向异翅的额头,那股极寒贯入向异翅的全身,却祛除了毒药侵蚀身体的痛苦。 “你是……”精神恍惚中,向异翅看不清那张脸,却分明感觉到了那双怪眼的注视。 “为什么?你急于拥有一双翅膀?”“因为……我想和她一起飞翔……”少年在恍惚中说。 “她……”黑影笑道,“我明白了……明月的力量正在召唤你,这很对,这正是暗月的宿命,你可以在她的身边,却永远无法真正在一起……终有一天你会明白,你的高飞是以她的坠落为代价,当然……你还要很多年才能明白这一点……很多年……”黑影抬头道:“会有人来救你的……你现在还不该死去。我会一直在暗中注视你。”他缓缓离去了,“我已经越来越老了,你需要早一点做出决定……”黑影隐没于草丛中,不知过了多久,天空中有什么一掠而过,忽然一个轻捷的身影就跃到了向异翅身边。 “可恶!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那竟是个女孩子的声音,“我要行刺的时候,你居然挡在前面,又飞不起来,差一点坏了我的大事。”她上前托起向异翅的脸,就着星光打量:“你是谁?是我们北羽国的人吗?又为什么跑到这儿来?”向异翅精神还没有复原,提不起什么力气来说话。 “你装死?”女孩翻着他的眼皮,伸手从背后拔出一支箭,用箭尖朝向异翅手指上狠狠扎下。 “啊!”向异翅不由痛得大叫起来。 “嘿嘿,怎么出声了?接着死啊!”女孩子得意起来,“还没有人敢在我路然真面前装哑巴。”她拖起向异翅的后领向前走去:“你真沉啊,带着你飞累死我了,我还是把你的手脚砍下来,一段段地带走比较好。”向异翅挣扎着,抓住那女孩的手腕,想把她的手从自己衣领上扯开。不料那女孩擒拿之术很好,单手一旋一摆,反扭住了向异翅的手腕,用力向上一提,向异翅又是一声痛呼。 “喊什么啊?刚才怎么装木头来着?”女孩子冷笑道,“今天光喊不行了,还得求饶。”她再一使劲,向异翅痛得冷汗直冒,却不肯再喊了。 “嘿,还敢犯犟?”那女孩火起,伸出另一只手在向异翅脖上又捏又掐,“你求不求饶?你求不求饶……”向异翅心中忽然闪过什么事情,忽然“哈”地爆出一声,随后仰天大笑不止,整个人笑瘫在地上。 那女孩大为奇怪,满头雾水,不由放开了手,好奇地弯下腰来打量:“有什么事那么好笑?喂!你看见什么了?我有什么地方好笑吗?”她紧张地摸摸头发,整整衣裳,“喂!你到底笑什么!不准笑!再笑我扯掉你的耳朵。”向异翅笑得浑身颤抖,眼泪滴在地上,好半天才止住,仰倒在草原上,望着天上的星空。 女孩子也在他身边坐下来,拔着草叶:“你笑够了?现在告诉我你笑什么?”“我……我忘记了。”女孩子跳起来一脚踢在向异翅腰间,踢得他好半天喘不上气来。“我告诉你!”女孩大声嚷着,“你给我想起来!你要是不告诉我你为什么笑,我天天用箭把你扎成刺猬。”二十年后,面对群陨撞月的奇景,向异翅终于想起了自己为什么笑,路然真掐着他的脖子时,他想起了童年的好友小丹,她也喜欢这样的撒娇,可是她已经死了。然后有人说所有靠近他的人,都会有同样的命运,他明明是想大哭的,最后却变成大笑。他想起来后想去告诉路然真,可是那时路然真也已经不在了。只剩他一个人孤独地看着那壮观的天象。他是这世上最没理由存在的一个人,却目睹了那么多充满生机、最该活下去的人死在了他前面,这或许便是人世间最好笑的事情吧。

“紧急……”一羽士带伤急急飞来,一头坠入鹤雪总营,在地上滑出几丈,涂出一道血痕,“向统领与右翼领路然真被天罗伏击了!”风凌雪急立而起,抓起弓向前奔去,可刚跑了几步,背部一阵剧痛,她才想起,自己的伤已经容不得自己凝翼飞行了。若是强行凝出翅来,今后就可能终生残疾,再也不能飞行了。 这时其他鹤雪士们已经冲天而起,一双双光华四溢的翅膀从他们的背后喷出,呼地绽开,漫天闪耀,场景奇丽。 风凌雪却只有怔怔地在下面望着,她本该是傲于风之端的那个人。 此时的天罗洞窟中,混战正在进行。鹤雪士洒出的火油将漫天的丝网燃着,使它们可以被看清。空中道道火蛇纵横穿梭,鹤雪士们就在这无数火痕间穿越飞舞,将箭射向丝网的源头,那些黑暗的洞口。 路然真和向异翅抵背而立,用弓背弹开飞射而来的刀丝,银弓与钢刃相撞时,铿铿鸣响。 “现在你还觉得是我想除掉你么?”向异翅苦笑着。 “要让我知道是谁谋划了这一切,一定……”路然真话还未完,忽数根刀丝射向她持弓的手,路然真将腕一翻,那几根刀丝和弓背绕在了一起,瞬时收紧,将路然真的弓拉飞出去。路然真疾纵而出,空中旋身,闪过数重火网,左手重抓住弓背,右手飞弹间,三道箭芒顺刀丝飞出,将远端持丝之人射倒。 可就在此时,足上忽如有物轻拂,路然真心道不好。右脚已被刀丝缠住。此时弓背上还缠着两根刀丝,若是她用力挣甩,右足就要立时被截去了,不得已手一松,弃了弓,由着右足上丝的扯向而去。那根丝径直将她拖向一重刀网。路然真在手中凝出羽刃,击断那刀丝,可罗网仍扑面而来,她极力扑翼向后飞出。可背后又是一层网至。路然真纵身向上,空中又有三重网盖了下来。再往下看,地面也腾起数重网来。 “九重天罗的杀阵么?”路然真心中一凉,若是被九重天罗所困,还从来没有人能逃脱过。这九重网阵极难控制,每个布点都需要极精心的运筹与丝毫不差的配合,非得众多经过十数年联手苦练的高手一齐使用,所以几十年间能出现一次已是难得。这次为了对付鹤雪,天罗果然是倾其所有了。 她将眼一闭,想:“可怜我如此美躯,被这九重网一起交错滤下来,要化做几万片,连个整指甲也剩不下了。下辈子还是不要做羽人,做个河络,包在笨甲之中,虽然难看,可天罗拿我没办法。”忽然一个声音道:“路然真,颐位上角五度六,纵一。”那语速是极快的,却是鹤雪中阵位呼应的术语,路然真顾不得多想,按那指示疾跃而出,一睁眼时却见刀网就在眼前,心道:“谁胡说害我?”却突然一箭飞至,射在结点上,那刀网顿时迸开一个口子,路然真刹不住身子,正好从那破口中冲出。那声音又道:“转歧位西九度十一,移六。”路然真一看,又是要她向着网子撞去,把心一横,依言而去。眼见一箭从网上划过,却没有射中网结所在,路然真心道:“完了,这回被害死了。”说时迟那时快,她已经一头撞入网中,刀丝蒙面,但那网却在那一瞬松了,刀丝全散了下来。远处一声闷哼,一个身影倒撞地面而去,原来那一箭射死了远处持网之人。 路然真摔落地上,甩开网丝跳起来大骂:“风凌雪,本姑娘要是破了相,看我不掐死你。”恨不得立时找了镜子来看脸上有没有划伤。 可这“风凌雪”三个字一喊出来,洞中双方都震动了。 风凌雪就停在那里,她的背后扬着纯白羽翼,手中持着傲雪银弓。她的身后,那赤红的火线纷纷飘落,她所过之处,应箭风而断。 鹤雪士们齐声欢呼。向异翅转过头,却面色沉重。 “她终于来了,”那黑暗中的声音说,“不枉我们……布下……九重天罗。”突然许多声音尖厉地大笑了起来。 满洞窟中所有的刀丝火网一齐扑向风凌雪,像漫天的光芒突然被一个点所吸去。 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这个女子,看她将如何穿破重霄。 风凌雪低头,足尖轻轻一点,轻盈的身体便轻弹上了天空,纯白羽翼在她身后伸展到极致,突然迸发出银色的光辉,这也许是她生命的最后一刻、最美一刻,一瞬后,她就将化做无数血珠,飞洒在尘烟中。 风凌雪的箭发了。 第一支箭,射断了各相距数尺却有一点在同一直线上的三根刀丝。 这惟一的一个点,居然被她找到。黑暗中,行丝的天罗齐齐惊叹。 但这只是破开了第一个口子。风凌雪身子前倾,已经从这丝断处穿出。 第二支箭,射向了黑暗中的一个洞口。洞中一位布丝天罗惨叫一声,左眼已盲,他双手所控的九根丝线松弛了下来。 风凌雪收翼,随那飘落的丝线一直坠下,几重刀网从她的头顶掠过,她高扬起的发丝有几根被切断了,在空中轻轻飘下时,被密布的刀丝再分为数段。 第三支箭,射向了地面,箭直没入土,将一块石头射得翻跳起来,正好被卷来的刀丝压在箭杆上。刀网被这一阻,整个网都变了形状,偏移了毫分,风凌雪就从这分毫间掠过。 她空中倒翻,颠转身体射出第四支箭,射中北面洞壁上天罗十九。一屈膝,刀丝在她足尖绷紧的一刹划过她的鞋面,第五支箭,射破正上方系在洞顶的丝端,又一面罗网松开了。 空中旋身间弦上又搭上三支箭,分射三处网结。三声脆响,绷紧的钢网应声而破。 所有的天罗都手中冒汗,难道真有人能冲破九重霄阵?第九支箭,第十支箭……第十九支箭。 空中本来绷紧的道道火线现在卷绕了起来,勾出绚丽的曲线,仿佛风凌雪所飞至的地方,所有的凶杀风痕都成了绕指柔音,曲卷退避开去。 似乎奇迹就要发生,击破九重天罗的神话就要出现。 但背后突来的剧痛紧紧抓住了风凌雪,她强行凝羽而来,此时又极速地翻飞,伤口终于迸开。人们看见少女惨叫一声,背后的银色羽翼迸碎成无数银芒!那一瞬后,女孩仿佛失去了所有力量与神采,像一片无助的叶子,衣裙飘扬,随千万银色光点一齐飘落。 刀网又疾扑了上去。 这时,风凌雪在空中发出了她的最后一支箭。 这支箭没有射中刀丝,也没有一个布丝的天罗被射中。 它——射空了。 箭没入了土中,静立着再也不会疾掠过天际了。一旦她到达了她的终点,所有的凌厉飞扬都像从来不曾存在过。 只有向异翅神色怆然。 他看见自己身边,一根极细刀丝正无力地飘落下去,它被射断了。风凌雪用最后的一支箭来保卫他。 风凌雪射完了她的箭,将弓甩了出去,她再也不需要它了。她借着身子最后的惯性,旋舞着身体,在罗网间穿行。 第一根刀丝撞上了她,她的肩头迸出血来。 第二根刀丝,女孩的小腿皮肉被截去了一块。 第三根刀丝勒在女孩腰间,她惨叫着被拉旋了身体,血花飞绽在空中,与银色零羽一起飘飞。 第四根刀丝割在了风凌雪的右手上,曾神射无双的手指骨断筋折。 第五根刀丝……这一切全发生在瞬间,没有鹤雪士再忍心注视下去,他们全闭上了眼睛,哪怕这时刀丝缠向自己。但是没有,因为天罗们也全闭上了眼睛,他们也不想看到这么美丽的东西一点点碎去。 但当他们再睁开眼时,全都惊呆了。 空中,出现了一双纯黑的羽翼,黑得仿佛吸收去一切光芒。

本文由ag国际馆发布于ag国际馆,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章 翼在天7 九州·羽传说 今何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