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国际馆 > ag国际馆 > 年味儿

年味儿

文章作者:ag国际馆 上传时间:2019-10-08

秀莲端上饭,摆好筷子,冲屋里喊:“妞妞,旦儿,吃饭了!吃罢饭上集去!”一听说上集,俩孩子从里屋跑了出来:“妈,上集干啥去呀?”“买新衣服去!”“俺不想买了,给旦儿买吧。”十一岁的妞妞坐在饭桌边,也不说话,扒拉着碗里的糁子汤。看姐姐不开心的样子,旦儿也不做声了。
  秀莲看着俩孩子无声的吃着饭,心里也不是个滋味,知道孩子们想他爸爸了。他该回来了,怎么还不回来呢?
  秀莲家住在靠山屯,家里弟兄仨,公婆身体好,随兄弟生活,她男人排老二,膝下一儿一女,长的挺招人疼的。山里人勤快,农忙季节下地,闲时上山,摘点木耳猴头啥的贴补家用,日子虽不宽裕,倒也井然有序。
  这几年种粮食不值钱,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地都没人种了。秀莲家也承包了几亩荒田,买来种子,下上了树苗,两口子天天早出晚归,泡在地里,加上树苗长的慢,两三年下来,也没赚几个钱。村子里打工赚了钱的人,加上政府补贴,都去镇上小区买了新房,自家还在山里守那一亩三分地儿,秀莲开始着急了。
  看秀莲天天耳边絮叨,加上村里的人大都搬出去了,男人一跺脚,咬牙报了出国务工,山里人体质好,各方面合格,很快就被通知出国做建筑工。说好的两年回来,可现在已经两年了,男人打电话说还没定归期。
  自男人走后,秀莲里里外外操持着这个家,每到年关,看人家打工的都背着大包小包回来了,男人不见影儿,秀莲就把自己恨得痒痒的。
  俗话说:爹是精神娘是胆。父亲不在家,孩子们过年也冷清了许多,特别是妞妞,话都特别少。
  正沉思间,手机忽然响起,妞妞跑的快,一把抓过去,听到电话那边熟悉的声音,妞妞高兴的跳了起来:“是爸爸!是爸爸!”
  “姐,我要和爸爸说话!”
  “都说!都说!”看到孩子们这样高兴,秀莲的心忽啦一下子开了。电话那边,男人的声音响起:“妞妞,旦儿,对你妈说,十天后回去!”“真的假的呀爸?”
  “真的,在家听话,很快就回去了!”捧着手机,秀莲的泪水扑嗒嗒落在手机上,他要回来了,他要回来了!
  电话那边,男人还在说着什么,她的心被这个好消息充斥着,一句也没听清楚下文,只是一个劲的嗯嗯着。
  这顿饭是两年来吃的最开心的。还没等秀莲收拾碗筷,孩子们都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的吵着要上集买新衣服了。
  路上,遇上秧歌队的队长桂兰,手里拿着几把扇子,喊着姐妹前去排练。秀莲笑吟吟的说:“桂兰,给我报个名,我回来也参加。”
  “唉呀嫂子,从哥出国以后,你两年都没来了,可惜你那好舞艺了,今天咋了,打葱地出来了吧,真开心?”
  秀莲抿嘴笑着还没说话,俩孩子一起开腔了,“俺爸爸要回来了,俺买新衣服,等俺爸爸回来过年唻!”
  “真的吗?嫂子?俺哥也该回来了,钱挣多少也不够花,一家人过年在一起开开心心的才行,我给你算上,哥回来,你扭着秧歌接俺哥!哈哈哈!”
  “死妮子!看我回来不拧你。”
  看桂兰嘻嘻哈哈的走远了,秀莲也加快了步子,是啊,从前年冬天走到现在,过了两个新年了,哪年不是冷冷清清的呢?虽然经常打钱回来,可是钱怎么能顶替他在家里的位置?今天自己也要好好买件羽绒服,再理理发,得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等他回来。春节以后,一起去看房子,明年一家人就可以住新房了,宽敞明亮的大房子,再养点花草,孩子们去学校也近了许多。猛然一声长笛惊醒了沉思中的秀莲。
  “嫂子,神经啦?见车也不躲,喊你也不吭气。”
  “啊,死鬼,吓我一大跳!”秀莲一看是桂兰的男人春发,不由得嗔怪道。
  “呵呵,嫂子,腊月不许骂人哈!是不是走路梦游想我哥了吧?”
  “俺赶集去给俩娃买新衣裳,今年杀猪不?杀了给俺家留二十斤好肉。”
  “你又不吃肉要恁多,我哥要回来了?”
  “嗯,快了。”
  “那你快活了,嘻嘻!”
  “滚!”秀莲红了脸就要动手,春发骑车就窜,边走边说:“我今天就是去看猪唻,回来再说啊!我哥回来寻他喝酒去!”一溜烟跑了。
  大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比肩接踵,都在忙着办年货。十字街头,围了很多人,秀莲探头一看,只见一老者挥毫即书,字若行云流水,刷刷点点,原来是写春联的,不一会儿一副春联便成功了。前两年秀莲也买他的春联,今年不必了,男人回来了,他可是村里字写的最好的,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礼单都是男人记的。秀莲算算日子,今天初六,十天后回来,买几瓶酒,那是他的最爱,买点甜点,他爱吃甜的,再给他买双鞋,衣服等他回来试着买,其他的买啥也赶上,不着急。
  想到这些,秀莲的心里甜丝丝的……今年的春节真正的有滋味儿了。

放假就要过年了,过年无论对于劳动了一年的大人,还是学习了一年的孩子都是值得高兴事,大人可以休息,“小人”可以尽情的玩。年,给我的是欢乐,是喜悦,是祥和,是福满厅堂。

大雪封路的第二天,孩子他大伯从上海回来了。到了县城没有客运车,给我打电话,我的车子没有防滑链,接不了。不过想了些办法还是回来了,那几天回家真是个难,快过年了,他早回来给孩子买新衣服。嫂子在宁波,放假晚,回来也玩,过年要回来。

女儿考完试,就说放假了,围着我,围着她妈,围着电视,围着妹妹……一天里闹腾,家里好像一下热闹好多好多!我说你能不能不转呢?她嘻嘻:“转转,好过年嘛,老爸!”

子民哥从新疆阿克苏开车回来,一家老小,行驶3473公里,四十六小时。归心似箭,好像一路都在赶……他早就给我发了信息说开车回来过年,好多年没回来了,今年在家过,过年就在家。说着这就回来了,早上给他打电话,他还有些事要忙,就没打扰,得空见。

阿玲问:“小孩过年的新衣服买了吗?”我说:“买是买了,可哭了喊了要穿,穿了就不愿意脱,鞋子已经没有了新的样子。”她说了俩字:“再买。”是呀,以前我们过年,爸妈爸新衣服藏起来,就算不藏我们也知道二十八,穿花花,那才是过年。过年就是过个新,只好再买喽。

过年了,年近了……老妈今天去了外婆家,给外公买了双皮靴,给外婆买了条裤子,给小舅家二女儿买了个棉袄。回来了,还在说外公就一个保暖内衣,过年可不行,大姨打电话问他们二老要什么?老人怎么会要女儿给买啥?小姨给外婆买的毛衣大了……小舅不好好干活,一冬天就挣了一千块,怎么过年?我听着,妈说的都对,妈做的也对!爸妈还去磨了面,回家的时候我帮爸爸搬,妈妈说:“不用,小心弄一身,”我这五大三粗的咋会听她的:“直接就上了手,和爸爸一起把面抱进了屋。”过年了,这都得提前准备。

恒飞的快递店忙透了,一天到晚堆的到处都满当当的。四点给他打电话,还在白杨……够累的!现在的人都喜欢坐在被窝里买东西,一买就等着,发快递,收快递,真是的!特别年前这个月,都有点手痒痒,买乱七八糟的的东西,过年吗?都这样,没办法。

村里的年轻人都在晒公司会餐的照片,大虾红酒(⊙o⊙)啥的?,吃了顿饭估摸就还往家赶了。有的晒火车票,让朋友们知道你哪天回家?有的晒礼物,这是给谁谁带的?哈哈,过年都这样,俗气,俗气点好都喜欢俗气。

妹妹下午打电话说“结春联了?”我说:“同学说了给我写,我这就不用了,给咱爸妈哪结了,”她说:“不用你说,我都结好了。”还真是,儿子没闺女中用呀!往年都是我去,今年她抢了先。我喜欢自己写,自己喜欢写毛笔字,自己写的虽然不好,可那是心声。同学给我写的都是大门联,门脸,我写的贴小门,大才大用小才小用,我觉得这样挺好。

同学发信息问:“在家干啥嘞!”我回:“等着你们回来,喝两口。”“那要等过年,回去了给你联系。”他回:就是过年了喝二两,解解馋!酒味就是年味!过年了,少喝点,用心品。

阿木2018.2.2

本文由ag国际馆发布于ag国际馆,转载请注明出处:年味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