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国际馆 > 关于文学 > 淘气美少女

淘气美少女

文章作者:关于文学 上传时间:2019-10-23

“哇——救命啊——!”我又大喊大叫起来,指望有大侠听到,冲进桃花林,把恶徒绳之以法。“喂喂,我碰都没碰你,你救什么命啊?”魔龙撑着额头,蹲下来十分头痛地看着我。我也知道我是夸张了点啦。我只好搔搔自己的短发,使劲想理由。哈哈,找到理由了!还说没碰我?拎我的领子算不算碰啊?我都摔地上了,这还不算重重地伤了我啊?我一咕噜爬起来,心疼地拍拍蓝色背带牛仔裤,心里恨不得也给他来上这么一下。既然已经被逮了,我也豁出去了,来个“恶人”先告状,把自己的气势展开了再说。“你欺负人!”我大声控诉。他也跟着站了起来。他个子好高呀!他站我也站,可他俯视地看着我,而我却必须仰视地看他,这就决定了——他的气势比我强得太多!我站在他身边,脑子里居然跳出个词,“小鸟依人”……呜呜,太不公平了。我连忙后退两步,拉开距离。“喂喂,讲点理好不好,别乱安罪名。我哪有欺负你?”他刚睡醒的脸上还是迷糊的神情,却又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应付我的指控。“你没欺负我?你突然在我背后叫这么大声干吗?我心脏不好!吓死我了,你知道不?这是你犯的第一个罪!”“啊?”他吃惊地瞪大眼,什么时候连大声也是一种罪名了?“男女授受不亲,你没经过我允许,就摸我了,这是第二个罪。”“哈!都这个时代了!还男女授受不亲。我想摸谁就摸谁!”他狂妄地宣布,闪电般一伸手,指尖在我脸上轻轻扫过。我吃了一惊,连忙后退一步,看见他脸上戏谑的嘲笑。这让我觉得他是猫,我是鼠。这个感觉很不好。应该我是猫,他是鼠才对!可是,他刚才接近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眼珠!那眼睛真好看,眼眸是淡淡的琥珀色,晶亮晶亮的,如同爸爸拍的片子里,非洲猎豹的眼睛。我一时看得呆了,他得意地挑挑好看的眉毛,不在意地说:“就这?算欺负你?”“难道不算吗?”我歪头看他,眼珠子咕噜乱转,心里还在罗织他的罪名。他被我看似狡诈,实则痴呆的模样弄得一笑,抹了一下鼻子,摊开手,委屈地说:“我看,被欺负的人是我吧?”我一看,他手心上全是口红的颜色。“你对我做了什么?嗯?”他逼进一步,脸上的笑意也倏地变得冰冷。哎呀,这个魔龙好凶哦,以为本女侠会怕他吗?我最爱看武侠小说,那里面都是劫富济贫的大侠,而我就是惩恶扬善的女侠。“做了什么?你身上少了什么吗?本女侠还不屑偷学生的东西!”我毫不示弱地还嘴,虽然我经常偷表哥的杂书。“谅你也不敢偷东西,老实交代,我的鼻子为什么红了?”哈哈,红了就是红了,我还牺牲了宝贵的口红呢。说起来,我比较吃亏,就算我无偿赠送好了。可我口头上却不能承认,眼一瞪,色厉内荏地说:“你红你的,关我什么事?”“你在这里,当然关你的事。”“你看见了?”我呛了他一句。“这个——没看见。”他倒是蛮讲事实的,拿手蹭了蹭鼻子,支支吾吾地承认了。哈哈,这个魔龙也不是像外界传说的那样,不由分说就打人的。看来,这一场,我有机会赢了!这下好了,乱冤枉人这条罪,他是坐定了!我食指一伸,用一种苦大仇深的姿势,故作愤怒道:“你没看见就说是我干的,你冤枉人,六月飞雪啊!本女侠好心来看看是否有人昏倒,你居然还诬蔑我!”“这——”魔龙懊恼地抓抓脑袋,大概觉得实在是有理讲不清吧。他又说:“明明这里只有你一个,我又怎么会冤枉你?”“只有我一个?”我用鼻子哼哼地嗤笑他,大大白了他一眼,“你不是人啊?算上你两个人,嗯,不是我就是你,这么说定是你自己弄的,找机会诬赖好人啊!直说吧,你要讹我多少钱?”见我倒打一耙,他顿时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你,你,你!我会讹你的钱?”他气得跳起三丈高,竖着眉一连说了几个你,又生气又无奈地在原地乱转圈,两手的拳头握得紧紧的,转了几圈后,却又松了开来。哈哈,气死你才好。他气起来,真像小狗乱跳,就差汪汪乱吠了。我得意地笑,……高兴得全身抖啊抖。他干脆不和我辩下去,大眼一瞪,耍赖道:“反正一定是你!你敢捉弄我!”哈哈,他冒火的样子真可爱,他不是魔龙吗?说不过我,怎么不动武啊?再耍耍他,蛮好玩的。于是我挤兑他说:“哦!讲理讲不过了,就用拳头说话是吧?你这样也算男人?”鄙夷地斜睨他,我好整以暇地站着,其实心里早就咚咚不停地打鼓,只要他一挥拳,我就逃跑。“如果不是你,你刚才逃什么?”“又没偷你什么,本女侠干吗逃?我那不是逃,是才从外面进来!”我突然找到一个好理由,继续胡诌:“既然不是你也不是我,那就是别人了!说不定,我进来之前,已经有人进来过,是他画了你的脸。”“不可能!这里是禁区,有谁敢来!”他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紧盯着我问:“这里是禁区,你不知道吗?居然随便闯入?”“这里是禁区?”我的得意一下飞走了。我惊疑地重复他的话。怎么会是禁区呢?指南上没说啊。不过,魔龙能在这里放心大胆睡觉,看来他说的不错。生存指南只说山上树林是禁区啊……等等,山上树林?这不就是吗?晕啊,开了花的桃花林,也是树林啊!他看我忐忑的样子,坏坏地一笑,再问:“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禁区哦!”我眼珠子咕噜一转,决定来个软的。于是我展颜一笑,露出我必杀招术,可爱的两酒窝,大方地撒谎:“本小姐的确不知道!”果然,他被我的酒窝弄得一呆,口气放软道:“擅入禁区者死,你不知道吗?”切,他以为他是谁?还擅入者死呢?现在想起来,操场上的人一定是以为我去找死,所以才有那种奇怪的表情。这里是学校!学校就是给学生呆的地方。我偏偏要入禁区,我就不信这个邪!不过,我是不会当面说出这个话的,和坏人打交道,还是要讲究策略的嘛。“你说了我现在才知道的。不知者不为罪,这个你听说过吧?”我脸上表情再变,做出泪汪汪的可怜像。哈哈,我的表演功夫怎么这么好啊!“所有学生都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魔龙看我这样子,似乎有点动摇,但还是不信地哼哼。哈哈,他问对了!按说,两个小时前,我就是不知道!不过他一定不会相信的,既然如此,我只好说我是外校的了,毕竟一天前,我确实不在这上学。差一天时间,应该不算说谎吧?“我又不是这的学生,凭什么我非知道不可啊?”“骗人!你如果不是这的学生,怎么会在这里?”他得意地笑,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抓住你的老鼠尾巴了!我眼珠子乱转,怎么办?就这么被他戳穿?突然,我想起早上看到对面恩驰中学的学生,他们也是男女同校的,而且女生特多,两个学校这么近,学生之间互相逛逛应该很正常吧!“恩驰!我是对面恩驰的。”我眨巴着眼睛,高兴地回答。幸运啊!如果我穿了制服就骗不过他了。幸好我是第一天转学,新发的帝凤制服还在我储物箱里躺着,我当时嫌烦没有换,现在我身上还是简单的白衬衣,蓝色背带牛仔裤,他可没证据认定我是帝凤的了!他绕着我,狐疑地转了几圈,点头道:“难怪!帝凤可没你这样的臭丫头,敢来惹我。”我不满地耸耸鼻子,谁臭了?“算了!”魔龙挥了挥手,再次说出他的判断,“不管怎么样,肯定是你!没别人了!我的鼻子自己是不会红的!”“那可说不定哦!”我坏笑。想起以前,我们女孩都用凤仙花染指甲,说明花揉碎了,都会红哦。刚好身边就有一枝艳丽的桃花,于是我随手揪下几朵,他眉头一皱,似乎很不高兴。“你看着点!”我手抬了抬,意思是让他注意我的手掌。他奇怪地看看我,然后低头看我的手心,不知道我要耍什么宝。我将一把桃花又搓又揉,然后摊开,得意地说,“过来。”他真的迈近一步。我把揉出来的碎花瓣连汁带水往他衣袖上一抹,顿时他白色的衬衫上染上大大的一片红色。“喂,干吗抹我袖子上。”他跳起后退,赶紧抽手,可惜晚了。我哈哈一笑,对他吐了吐舌头,理所当然地回答他,“难道本小姐抹在自己袖子上?拜托,也不看看是谁这么笨,问这么蠢的问题。我好心帮你解答,代价当然你来付咯。”“呃——”他只好干瞪眼,却说不出话来。我再接再厉地说:“一定是桃花落在你脸上,你睡着了乱揉,才把鼻子弄红的,还怪罪别人。”我说得眉飞色舞,他皱着眉一声不吭。“你敢说你没揉过什么东西。”我又加了一句,希望他记得他刚才揉鼻子的举动。他好像是记起来了,点了点头,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对我说:“臭丫头,算你能说,我就当你没做什么坏事吧。”“过来!”他命令我。凭什么我要过去?我歪着头谨慎地打量他,就是不动。“过不过来?”他眼睛一眯,琥珀色的眼珠顿时只剩一条缝,这个现象我很熟悉,动物世界中,豹子要发动攻击猎杀猎物的时候,就是这样眯眼的。没什么大事,还是不要触怒他的好,我只好小心地跨前一步。他抬起我的手,咦?这是干吗?他低下头就像一条超巨型的狗在嗅嗅,最后把鼻子蹭到我的衣袖上,擦了一擦。不是吧?这个奸诈小人!居然用我的衣袖当毛巾,擦他的鼻子!“喂喂!”我惊得跳了起来,可惜晚了。白袖子上已经染上了红色。口红很难洗的,可怜我这衣服,今天还是第一次穿!“你弄脏我的,我也弄脏你的,扯平了!哈哈哈哈!”他拊掌大笑,对我的愤怒表示了极大的兴奋。靠!魔龙作为恶人之首,想不到是这样小心眼的家伙,也太对不起他的名头了吧?哪有一点身为知名人物的自觉,他根本是毫无风范可言!可是,现在敌强我弱,我只好干瞪他两眼。“好,那就算扯平了!以后你不犯我,我不犯你!”我大声宣告,他不知道的是,我心里在大叫:“我必犯你!”我学着电影里的侠客一抱拳,“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拜拜~”转身即走。“喂,等等——”他突然叫住我。“干吗?”我奇怪地回头看他。他好看的眉毛微微蹙了一下,看着我丢在地上揉碎的花,低声说:“下次别摘花。”“嘎?”他管得也太宽了吧?“你直接说花碎了会红,我就可以理解了,以后不要那样把花揉碎了。”“我不示范给你看,你会相信我?”“会信的,你那样揉花,不知道花会痛的吗?”我吃惊地把嘴张成个“O”字。他居然说出这么奇怪的话来,我以为我听错了。花会痛?这是一个男生会说的话么?就是心最软的女孩,比如我,都不会这么说,而他更是一个恶贯满盈的大坏蛋!他大概是人格分裂了,所以我好心教育他说:“切,花是我们人种的,开了就是给人摘的,什么痛不痛的。”“那也不要揉碎!”他再次重申。“你又不是花,你又知道它痛了?植物哪来的神经,想痛也痛不了啊。”我们生物课上就这么讲的。“你也不是花,你又知道它不痛?”“那你踩在草上,怎么不怕它们痛?”我将了他一句。学校的草坪上都竖了牌子,“小草无言,踏之何忍”,不过踏的人还是很多。“这……”他果然说不出话来,干脆强硬地说,“反正以后不许你碰这些花!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哼,霸道的家伙,果然是坏蛋,凭什么说都是他的?学校是属于所有师生的!我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他,转身开步。“喂——”他又在后面叫。他怎么这么烦。我叹口气,又转过来听他还有什么话说。“拜托你一次讲完好不好,就快要上课了!”我不悦地瞪着他说。“我这样子你一定要保密!”顿了顿,他下决心说:“最好是忘了我。”说着他摘下自己颈上的项链,走到我面前。他在我眼前摇晃着链条,催眠似地念经:“忘了我,忘了我……”怪不得这里要弄成禁区,原来他不想别人看到他本来面目。不过他这么做也有道理,谁见过这么美的少年能够命令那些蛮横的恶男的?从这方面说,他的形象确实是太吃亏了。他清俊的脸离我这么近,琥珀色的眸子如宝石般吸引我,嘴巴喃喃自语,表情严肃得好像古代的魔法师。他的嘴唇真好看,一合一翕地快速动着,我很想用指尖去碰一碰。这一刻,他的黑发在细碎的光影里闪耀,他的衣角微微地风中轻动,我看得痴了,眼神越来越迷离。过了好一会,他还在摇晃银坠,我也还是屹立不倒。哈哈,他哪知我根本没在看晃动的银坠,而是在欣赏他呢?(鄙视自己一下,色女。)“喂,你怎么还不倒下睡觉?”他不耐烦地问我。他的声音让我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我为什么要睡?”我故意逗他。他严肃地说:“我催眠你了。”“哈哈!”怎么有这么可笑的人,我毫不留情地嘲弄他,“催眠?你在做梦吧?晃两下项链就催眠?那世界上不是谁都会催眠了?”被我嘲弄,他却一点没觉得丢脸,神色自若地放下链子,烦恼地说:“那你要怎样才能忘了我?”我看着他皱皱的脸,戏弄之心大起,我要看看他丧气的样子。我坏坏地一笑,然后装作懵懂的样子,“本小姐连记都没记住你,谈什么忘记呢?”“啊?”他歪头想问题的样子好可爱,真够颠覆常识,凶恶的魔龙,居然是这么个可爱的美少年。我继续打击他,“本小姐都不知道你是谁,你只是个陌生人嘛,你想想,对于陌生人,你不是转眼就忘的吗?”“你转眼就会忘了我?”他一副吃惊的样子。“当然!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学生嘛,拜拜了!”我开心地笑了,看着他这副被打击的样子,真是一大享受啊!他讪讪一笑道:“那个——我叫雷展鸣!告诉你名字就不算陌生人了。然后……”我扮了个鬼脸,笑嘻嘻地故意打断他的话,“哦,知道了,我一定会很容易地忘记你的,别担心!”这次他没有再叫住我。哈哈,他那张超级糗脸真好笑,被我打击了,受挫折了,哈哈!气死他!人活着真不容易啊,尤其是想爆笑却又要憋着的时候。不行了,我得快跑,跑到他看不见的地方,笑个够。其实我当然是骗他的,谁会忘记这样绝美的脸呢?不是我不想忘,他那么俊美,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任谁看一眼,都不会忘的。他这种人,就是传说中的,天使面孔,魔鬼心灵了。出了桃花林,就是广场了。我脑子里满是魔龙可笑的扁脸,根本就没注意脚下,结果脚尖在广场的护基上轻轻一绊。哎呀!脚下是轻轻一绊,我的人可是重重地摔了出去。“啊——”我惊叫,眼看我就要皮破血出。但是我并没有摔在地上,我脖子一紧,居然被人提了起来。讨厌!一悬空我就知道是魔龙这个家伙了,又被他白白拎了一次。奇怪的是,他什么时候跟上来的呀?速度好快啊。这个魔龙这么喜欢凌空提着人么?本来还推测本人有50%的机会,享受一下美少年的怀抱,可惜,他这人不懂得惜香怜玉,可怜我现在四脚不着地,哎呀,脖子难受!太气人了,我虽然个子娇小,但也不是随便拎拎的货物,他魔龙个子高了不起啊!“还不放我下来!”我气得哇哇大叫。“好啊!”魔龙得意地轻笑,作势将我扔掉。“等等!”幸好我脑子快,及时叫住了他。开玩笑,刚才是草地,现在脚下可是坚硬的大理石,我一个狗啃泥跌下去,不痛死才怪。“哦?”他戏谑地笑着继续拎我,还将手伸直,把我拎得远远的,好像我是个肮脏的小野兽,怕我弄脏他一样。气死了,现在轮到我一副糗相,他这个人就是小心眼,我怎么招惹他,他就怎么作弄我,讨厌啦!但是,我现在不能任性,毕竟我还被他拎在手里——唉,这叫弱国无外交啊!“轻轻放我下来。”我只好软软地请求他。“哈哈,刚才不是很会说话吗?”他口里虽然嘲笑我,不过还是把我轻巧地放在地上,还体贴地扶我站稳。他现在已经恢复大家熟悉的那个打扮,戴上了墨镜,酷酷的,就和《骇客帝国》的尼奥一样。他一头柔软的黑发大概被他胡乱揉了十来圈,弄了个鸡窝型。现在他正叉着腰,得意地看我。我如泄气的皮球,垮了肩膀站在原地,噘着嘴,垂着头。真惨,被他笑了,翻他十个白眼也不能平息我心中的郁闷。丢脸死了,一天之内,竟然被人拎了两次,而且这次广场上的人都看见了。但愿他们不要看清楚我是谁,转眼忘掉就好。“路都不会走,幸亏不是我们帝凤的,要不被你气死。恩驰的学生就是笨!”他很跩地说。我心说,本小姐就是帝凤的,气死你才好。他大咧咧一牵我的手,“走,送你出去!”什么?送我?不要送啊,拜托魔龙你离我远点!刚才被人看见四脚悬空被拎着已经够倒霉的了,要是看见我和你走一起,我怕我马上就会升级成为第十一的大恶人啊!我赶紧拍胸脯打保票,“不用,不用!我认识路,我自己走。”他魁梧的躯体靠过来,墨镜下美丽的唇微微一笑,促狭一笑,“你不是说不是帝凤的嘛?我送你去恩驰!”糟,敢情他一直不信啊?要用这个来试探我?怎么办呢?就快上课了,他居然要押送我出校门,这可大大的不妙。他走在前,我走在后,我们的手握在一起,就这样缓慢地穿过广场。我心跳得厉害,努力把头低下,默默念叨:“没人认识我,没人记住我……魔龙快快摔跤晕倒……”可惜,我的咒语没用。广场上还是刚才那些人,看着我们走过,大是惊讶,议论不绝。“看来,又一个少女被糟蹋了。”“是啊,强抢民女啊!看得出,那女孩都快哭了。”一个男生同情地说。“咦?你看出来了,你怎么不去救她?”另一个坏坏地问他。“我疯了么?谁敢惹魔龙?”……我听在耳朵里,脸越来越热。现在我的脸大概都红到脖子根了。他们怎么能这样说呢?被糟蹋的少女?完了,我的一世清白啊!“嗯?你怎么了?越走越慢。”雷展鸣回头关心地看我。我马上收回乱瞟的视线,嗫嚅道:“这么多人看见,我怕……”“哼!”他傲气地冷哼一声,双脚一叉站定,然后气沉丹田大喝一声:“全都给我滚!”我又被他炸得眼冒金星,耳边轰隆隆地响个不停。这样下去,我的耳朵会不会聋啊?哗——大家的动作又是整齐划一,撒腿就撤,一眨眼,广场上走得一个不剩。哦哦,我觉得小的在下现在就是妲己,而他,就是商纣王。“好了,没人了,放心大胆地走!”他牵住我的手紧了一紧,仿佛用这个方法给我力量。我们顺利地穿过广场,来到学校的中心大道上。往右手拐,就是教学楼,不拐弯,自然就是校门口。这时候,耳边响起“铃铃铃~~”下午上课的时间到了。我解放了一般松了口气,欢欣地说:“你快去上课,别迟到了。”“不怕!”魔龙依旧牵着我从容地走,连一丝着急的意思都没有。你不怕迟到,我怕啊!中心大道上都是奔跑的学生。“小铃!”林雅佳看到我,招呼一声,就要跑过来。要死了,如果林雅佳说,快去上课,我不就暴露了?我使劲在魔龙身后做动作,又是摆手,又是指指魔龙。“啊!”林雅佳脸色一白,迟疑了一会,给了我一个悲壮的离别式眼神,跑走了。“那个……我自己会回去,你还是去上课吧,你迟到了,我会内疚的。”我再次找了个借口。如果他现在扔下我,我还可以避开他马上跑去上课,可是,他就在我身边,我走不了啊。“我不急。反正你不是这的学生,你也不急吧?”他嘴角挂着古怪的微笑,牵着我坚定地往校门口走去。哇呀呀……你不急,我可急死了,我可不想迟到啊!该死的,魔龙是小孩么?试探我就这么重要啊?比上课还重要?越过我们跑去上课的同学,看我们不去上课,反而往校门走,奇怪地连连侧目,不过既然有魔龙在,他们马上就浮现出了然的神情,然后当什么都没看见地跑了过去。有句话讲,给予比接受更快乐。我一直不相信。明明是接受更快乐吗?最好多给我钱,给我吃的、用的、玩的,多多益善,我绝对是来者不拒。我现在才明白,古人是诚不我欺啊!他的帮助,我接受得无比痛苦,他给予得无比轻松,嘴角还挂着微笑。他简直是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虽然……他是在给我帮助。神啊,快告诉他,世界上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需要帮助的吧。我这样胡思乱想,他已经带我出了校门。恩驰中学就在同一个区,准确地说,往东五十米,在我们学校的斜对面。魔龙牵着我,来到恩驰中学的校门口,一本正经地说:“好了,已经到你们学校门口了,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看着。”哼哼,还想试探我,怕你?我毫不示弱地往恩驰走,幸亏进校学生多,恩驰的校工以为我是他们的学生,亲热地对我说:“还不快进去,铃都打过了。”我数着数字走进去,数到五十的时候回头再看,大失所望。本来想看看他憋屈的模样,可是魔龙居然看都不看我,已经往回跑了。我密切注视着魔龙的背影,直到他跑远了,才对校工说:“师傅对不起,我是帝凤的。”校工摇头无奈地说:“现在的学生啊……特意跑到我们校门口来分手,然后再跑回去,这不是神经病啊?”我没空解释那么多,抓紧时间往回走。终于躲躲闪闪地来到自己的校门,没想到看门老头已经认识我了。“啧啧,小雷的吸引力真强,女娃儿都追过来了,呵呵。”老头开心地笑了,一开心就把我放了进去。奇怪了,那老头好像很喜欢雷展鸣嘛。我蛇行鼠步地钻进教学楼。看到雷展鸣转进二楼进入教室,我这才真正放下了心。等我吭哧吭哧地赶到教室,老师都已经开讲十分钟了,而且刚好是我们班主任的语文课。“丁小铃,放学后到我办公室来。”我灰溜溜窜回座位,感觉所有同学都在看我。“天啊,你没死!”林雅佳夸张地瞪大眼。是啊,意外吧?我也觉得意外啊!我用劫后余生的微笑回报着大家探询的目光,他们的目光中,充满了不解、纳闷,还有……嫉妒?一下课,林雅佳就大呼小叫:“小铃,你说说,你和魔龙怎么回事?”“秘密!”我怎么能告诉她,魔龙其实是美少年呢?他既然不想让大家知道,我就好心帮他保密咯,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好心,难得啊!放学后,老师坐在办公室里,关切地问,“丁小铃,转学第一天你就迟到啊?是有困难吗?”“老师,都怪魔龙,他硬拉我出学校,我才迟到的。”我丝毫不记得因为我先骗魔龙,他才这样试探我,反正都是他的错!“魔龙?雷展鸣吧?”班主任反问我。“嗯,就是他!”我恶狠狠地点头,心说,让老师去罚他也不错。“唔……”班主任古怪地看看我,沉吟道。“丁小铃,你要明白,这个学校不好进,你要对得起你父母。”我当然知道了,舅舅都跟我说了,这个是私立贵族学校,不仅录取分数高,学费也贵,想来这上学的学生不计其数,所以录取的时候还要抽号。没抽到的,用钱买资格,都是几万几万地捐。要不是我父母是研究非洲野生动物的教授,我也没资格上这样的学校。当下我点头让老师放心,“我下次不会再迟到了。”班主任总算仁慈,听我这么说就放我回家了。我来这上学,寄住在舅舅家里。我一推开门,表哥就欢喜地大叫:“回来了,回来了,开饭!”舅舅也坐在餐桌边招呼我:“怎么比文杰晚了这么多啊,文杰,你怎么不等铃铃一起回来,走丢了怎么办?”舅舅说的文杰是我表哥,也在帝凤上学,不过他上高二,我才高一。“爸,我去过了,他们班的人说,铃铃第一天就迟到,被老师叫去挨训了。”我倒抽一口冷气,好你个表哥,小人!在为那些不良书刊报仇是不是?我狠狠地瞪他一眼。这下完了,舅舅、舅妈好一顿关心和教育,还给我爸妈打去了汇报电话……直到我肚皮饿得咕咕叫,爸妈才挂了电话,放我一马。“今后,文杰要注意带带小铃,你是哥哥,管好妹妹是你的责任!”舅妈一句话,把我打入牢笼。表哥得意洋洋地斜睨我,好像说:“怎么样?以后都得服我管!”呜呜呜,都是魔龙,被你害得好惨!我要报仇!“喂,表哥,那个魔龙是不是和你一个班啊?”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必须详细了解我的敌手。表哥恶狠狠啃了一口猪蹄,闷声说:“这种垃圾,跟他一班真够倒霉的。”“他到底是怎样的人?”“喂,你不是对他有兴趣吧?要真这样,我就杀了他!”表哥邪恶地拿着猪蹄作势一捅。“干吗?好好吃饭!”舅舅发话了。表哥脖子一缩,抱着猪蹄吭吭吭地闷头啃起来。舅妈担心地问:“铃铃,要是那坏人欺负你,你一定要和我们说,我们马上给你换学校。”“没呐,谁能欺负我?我聪明着呐。”我熟练地拍拍胸脯。表哥鼓着他那圆嘟嘟的腮帮子,也和我一起表示,“有我在,没人敢碰铃铃一小指头!”吃完饭,我躲回房里,心里烦躁得很,作业也做不下去。只好翻我的百宝囊,看看有什么有趣的事可以做。突然看到手机,翻出手机上的画面,上面是他的照片,滑稽的,也有美型的。我看着他如同天使恬淡的睡颜,心中不停地说,这只是自己作弄的玩具,他是魔鬼,不可以觉得他可爱哦!可是,我越看他的照片,越觉得他好可爱。他被骗的模样,被冤枉没处说的模样,还有他坏坏笑着的模样……一个劲在我脑海里放电影一样,倒来倒去。我的心情矛盾得一会像火山爆发,一会像地狱般寒冷。坏人,怎么能这么可爱呢?同一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区别啊?到底什么才是他的真面目呢?我用指尖轻轻摩挲着他的唇,那柔软的感觉,还留在心里。突然有一个想法,慢慢浮出心头。莫非,是他的睡颜太迷人,所以,我才会被他迷惑,被他偶尔的温柔所感动?我没有忘记被他牵着手的感觉。我的手心里,甚至还有他的温暖。不如,去看看表哥的睡相,如果也很迷人,那就表示,魔龙没什么了不起,只是睡相让我迷醉罢了!当晚,表哥的猪头睡相就被我拍了下来,拿回台灯下,细细观摩,啧啧,越看越猪,做梦还在吃,他居然还会流口水哦!呵呵,此证据要好好保存,以待日后敲诈。哇哈哈哈——第二天,我神清气爽去上学,学生好多啊,我的行动要小心,千万不能被魔龙看到了,要不我可解释不了,为什么一大早会到帝凤来上学。我贼头贼脑地潜入学校,一路都有学生在议论,而且都是同一个话题。“喂!昨天发生大事件了,我都看见了!”一个人咋咋呼呼地说。“什么?什么?”大家急不可待地问。“魔龙抢了恩驰的美少女!”“哇——”这样的对白,到处都是,看来目击者数量多得惊人!一堆又一堆的人群,散布在教室里、学道边、大树下,甚至厕所里。人们围在目击者身边,兴奋而虔诚地听完,然后大家都变成了目击者。“所以说,魔龙不但为了她把整个操场的人都赶走,还为了她和恩弛的人打了一架!”“什么啊,明明是恩弛的人正在欺负那个超级美少女,我们的魔龙半空中跳下来,一掌就击退了那些人渣,顺便向恩弛宣战!”其他人不甘示弱,连忙把自己知道的也说出来。

本文由ag国际馆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淘气美少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