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国际馆 > 关于文学 > 同等的夜幕,小说家也是

同等的夜幕,小说家也是

文章作者:关于文学 上传时间:2019-11-26

翻看一本新近的文学刊物,首先映入眼帘的卷首语,让人眼前一亮——文中,在列举出当期所刊发的小说、散文等佳作之后,总结道:“好的作品,总是能经由生活此岸,抵达精神彼岸。”

文/悠然

这句话,让我想起曾经读过的一篇文章——老作家高晓声所写的《摆渡》。在那篇不到七百字的短文里,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有钱的人、一个大力士、一个有权的人、一个作家,来到渡口,要求摆渡人将他们摆渡到彼岸去。摆渡人提出,四人只有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分一点给他,他才会摆渡对方过河。有钱人给了点钱,大力士以拳头相威胁,有权的人许诺让摆渡人不再干这苦活,于是,他们都上了船。轮到作家,作家说自己最宝贵的是写作,但一时也写不出来,就唱了一首歌。但摆渡人觉得作家唱的还没有别人说的好听,便不让他上船。又饿又冷的作家,不禁心酸地仰天长叹。没想到,这一声叹打动了摆渡人,他从中听到了作家最宝贵的东西——真情实意,于是让作家上了船。摆渡人的话也使作家领悟到,“作家没有真情实意,是应该无路可走的”。到了第二天,因为摆渡人已跟有权的人走掉,所以作家就去做那摆渡人,从此改了行。“作家摆渡,不受惑于财富,不屈从于权力;他以真情实意对渡客,并愿渡客以真情实意报之。”

昨晚和普通的夜晚没什么两样。在平凡的日子里如果能感受到不一样,那必然是某一个小细节触动了你。

精彩之笔不止于此,在结尾处,文章这样写道:“过了一阵之后,作家又觉得自己并未改行,原来创作同摆渡一样,目的都是把人渡到前面的彼岸去。”

昨晚,闺蜜突然发来微信说“等会和你通个电话。”

高晓声的这篇《摆渡》写于1979年,像是一篇短小的寓言,却有着朴素而深刻的思考。这思考,又仿佛可以穿越时空。向前,古今中外几千年的文学史里,那些经典的文学作品和优秀的作家,无一不在证明着这样的思考;往后,将近四十年过去,今天,这样的思考仍令人回味。

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上演了N部电影《婆媳之战》《职场危机》《背叛》《晋级路上的那点事》……

从古至今,当我们谈到文学的时候,对于文学、作家有过很多种定义。文学的目的、作用、价值是什么?作家的立场、创作态度又是什么?即使到今天,这些困惑有时候仍会横亘在人们面前。其实,答案并不难,《摆渡》就做了很好的回答。

当我正“穿梭”在各个片场时,闺蜜的电话来了。

《摆渡》故事里所说的“彼岸”,我以为,是精神世界;而此岸,是现实生活。文学创作,不正是将人从此岸的现实生活中抽离出来,引领到彼岸的精神世界里,获得情感的共鸣,心灵的陶冶,智慧的启发,灵魂的升华吗?

我们聊了很多有的没的,闺蜜打这通电话的目的只有一个,关心我一下。

“君看渡口淘沙处,渡却人间多少人。”每一个作家,都是那个摆渡人;文字,就是他们用来摆渡的工具。他们将一个又一个读者,从生活的此岸摆渡到精神的彼岸。而对于作家来说,“摆渡”的方法纵然有千百种,首要的是要有真情实意,一颗对待读者真诚的心。

好吧!挂完电话我承认自己被暖到了。闺蜜说:“相信是有力量的,只要你肯相信!”

闺蜜说:“今天难得休息,心里一直惦记着你,所以打个电话给你。”

闺蜜说:“你最近心思摇摆不定,要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个地方。”

呃……

挂了电话,我又游荡在微信。

一位“老友”(心里距离很近,实际并不熟识)发来一条微信,说,分享一篇文章给我……

这事以前我也经常干,只是最近摇摆不定……

“老友”分享的文章是:

悠然,晚上好![微笑]

今天,读到一篇文章,觉得特好,特别想分享给好友。 

                      摆    渡         

有四个人到了渡口,要到彼岸去。

这四个人:一个是有钱的,一个是大力士,一个是有权的,一个是作家。他们都要求渡河。

摆渡人说:“你们每一个人,都要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分一点给我,我就摆。谁不给,我就不摆。”

有钱人给了点钱,上了船。

大力士举举拳头说:“你吃得消这个吗?”也上了船。

有权人说:“你摆我过河以后,就别干这苦活了,跟我去做一点干净省力的事儿吧。”摆渡的听了高兴,扶他上了船。

最后轮到作家开口了。作家说:“我最宝贵的就是写作。不过一时也写不出来。我唱个歌儿给你听听吧。”

摆渡人说:“歌儿我也会唱,谁要听你的!你如实在没有什么,唱一个也可以,唱得好,就让你过去。”

作家就唱了一个。

摆渡人听了,摇摇头说:“你唱的算什么,还没有他(指有权力的)说的好听。”说罢,不让作家上船,篙子一点,船就离了岸。

这时暮色已浓,作家又饿又冷,想着对岸家中,妻儿还在等他回去想办法买米烧饭吃,他一阵心酸,不禁仰天叹道:“我平生没有作过孽,为什么就没有路了呢?”

摆渡人一听,又把船靠岸,说:“你这一声叹,比刚才唱的好听,你把最宝贵的东西——真情实意分给了我。请上船吧!”

作家过了河,心里哈哈笑。他觉得摆渡人说得真好,作家没有真情实意,是应该无路可走的。

到了明天,作家想起摆渡人已跟那有权的走掉,没有人摆渡了,那怎么行呢?于是他就自动去做摆渡人。从此改了行。

作家摆渡,不受惑于财富,不屈从于权力;他以真情实意对渡客,并愿渡客以真情实意报之。

过了一阵之后,作家又觉得自己并未改行,原来创作同摆渡一样,目的都是把人渡到前面的彼岸去。

读完文章,我又想起闺蜜说的“摇摆不定”。看着手机屏幕前的文章,那一瞬间,我又被暖了。网络真神奇,这样的时刻收到这样的正能量,我笑着除了收下,也只能收下了。

随后,我回复“老友”道,“真实自有万钧力,但是摇摇摆摆前行的路上,真实是最容易被忽略的。这一段话,像迷雾中的清风,吹散了我心里的霾。谢谢!”

这个城市的夜晚,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生活中如果有不一样,那一定是某一瞬间的温暖,让你重燃希望。

作家把最宝贵的真情分享给船夫,获得了上船的机会。闺蜜把最真诚的关心,分享给摇摆不定的我,“老友”把最真实的共鸣,分享给网络另一端的我;这些暖,是这样的真实;这些暖,慢慢地驱走了寒夜的冷;这些暖,像夜行时遇见的路灯,照亮着我心里久散不去的迷茫。

生活始终像首歌,有起有落,有高潮有低谷。一样的夜晚,遇见不一样的暖,真好!甚好!

本文由ag国际馆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同等的夜幕,小说家也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