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国际馆 > 文学小说 > 琉璃娃神话,逆境苗自直

琉璃娃神话,逆境苗自直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10-03

图片 1 第一回:琉璃娃结缘
  
  琉璃娃出生在雪域高原,一生从来没见过石榴。也从来没有吃过石榴。所以,在琉璃娃脑海的灵魂深处,就根本没有过想吃石榴的念头。所以,他在离开走出雪域之前,就根本不稀罕石榴,也没有过想要有想吃石榴的念头。
  琉璃娃这次走下雪域,是随融化的雪水下来,他是想到雪域之外的世界去逛逛。因为,琉璃娃的太祖爷爷告诉他:“秦始皇太霸道了,稍惹得他不高兴,就会被满门抄斩,或者充军发配。”
  所以,琉璃娃的太祖爷爷被发配到雪域以后,便立下毒誓的家规:“从此以后,所有琉家子孙。任何人不准踏足涉入中原半步。”。
  琉璃娃是住在珠穆朗玛峰涯的绝壁谷口。那里的什么东西都太单调清一色了。吃的是银粉白面,喝的是雪水玉露。盖的是雪絮银被,用的是银杯白碗冰凌玉洁晶莹筷子。因此,琉璃娃自走出娘胎以来,就对石榴感到陌生,根本不知道吃石榴是啥滋味。所以,琉璃娃从雪域上随雪水逐流下来,就没想到过还能吃上红的像玛瑙一样的石榴甜石榴的事情。
  琉璃娃这次的出游。是趁着他的父母到雪玉公主那里,去探讨发展雪域经济事情的时间偷偷离开雪域银壁之家的。
  琉璃娃在雪域游遍了高山峻岭,包揽了雪域风光。可还是极想知道:雪域之外的中原,究竟是何模啥样。急想出去游览、看看。于是,他缩身隐颈,摇身一变。化作一颗晶莹剔透,滑鼓溜溜的隐形机灵。扑通一声,跳进汹涌澎湃流动的雪域冰水,偷偷的出发了。他要穿越雪域的外界,尽情的浏览,游玩一番。华夏的另类世界。
  经过漫长的急流奔波,把琉璃娃折腾得够呛。尽管在他临出门之前,琉璃娃在自己脑袋的太阳穴上,安装了一台先进的“数字智能测遥仪。”可是,在踏入雪水激流之际。他还没有来得及启动数字开关按钮,就被日泻千里的奔腾激流,冲滑了一个仰八叉,跌倒而晕头转向。就这样也不知道经过了有多长时间,也弄不明白自己历经了有多远的路程。只是在他昏昏沉沉的迷糊当中苏醒过来,琉璃娃睁眼一看: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叫“橘子洲头”的地方沙洲上。不过琉璃娃遍扫四周以后奇怪的寻思:“咦?咋‘橘子洲头’为什么连一棵桔子果树也没有呢?”
  琉璃娃心里想着,就蹽开腿,撒开脚巴丫子窜上了一处陡峭的高坡。这时,琉璃娃看到,在高坡下面山脚的不远处,有一个不十分算大的村庄。在村庄的后面,自西北方向顺流而下的一趟小河。沿村庄后面的山脚,向东经过村东又转向南,划了一半圆的弧形。又继续转向东南方向流去。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桔果村庄的局面。
  琉璃娃闪目细瞧心想:这个地方,如果能全面进行山林绿化。如果再栽上能接金黄果实的橘林。那就是一个山清水秀,美丽富饶的好地方了。
  可是现在啥果树也没有啦,现在这里到处是光秃秃的一片。就是偶尔能看到一棵半棵光秃秃的树木。也是整个树的下半身的所有树皮,全都被剥刮得精光流滑,成了半死不活的秃树。琉璃娃心里正在疑惑?“这不是在变相杀树吗?”在疑惑之余,琉璃娃突然想到自己太阳穴上,被安装埋置的那台“数字智能测遥仪”。于是,他伸手一按遥控开关的按钮。脑海里立刻显示:洪武元年,朱元璋登基。闽南发生了着虫灾、旱灾和连续不断的兵荒战乱。
  为了探明虫灾干旱的危害程度。琉璃娃撒开具有智能先进机械化功能的数控双腿,健步如飞的朝着山脚下那个不大的村庄走去。临近村头,琉璃娃看到一个穿着虽不算华贵。却也干净利落的布衫裹体的半大男孩,手里拿着半个红皮白肉包裹粉红色颗粒的东西。只见他一会捹下一颗粉红色颗粒,放进自己的嘴里咀嚼着。一边咀嚼还一边说道:“甜酸溜溜的石榴真好吃,甜酸酸溜溜的石榴真好吃……”
  旁边,站立着一位年纪只在四五岁左右的男孩。两眼皱巴巴地瞅着半大男孩嘴里咀嚼的石榴种子流口水。琉璃娃按动太阳穴上的“数字智能测遥仪”的开关一查。原来,这个小男孩的名叫“谭诚让。”今年刚满五岁。谭诚让的姥姥是这桔果村庄的老住户,他这回来他姥姥家里,不是来走亲戚的。因为谭诚让已成了孤儿,他要在这里长住。现在正是虫、干、兵三大灾害的最严重时期,家家生活都不富裕。再加上谭诚让的姥姥是一个单身居住的孤老婆子,无依无靠。因此生活就更加困苦的要命。
  琉璃娃还测得:别看谭诚让的年纪尚小。可是谭诚让的心灵,却非常的贤惠善良。的的确确是一位天造的忠厚可嘉的可造之才。
  站在谭诚让身旁的那位半大不小的男孩,名叫三伢仔。是谭诚让他表舅家的第三个儿子。也是一个最莫了的老小儿子。这个时候,三伢仔正捧着一大块红的闪光铮亮的石榴。在吃他大从城里,给他带回来的石榴种子。站在三伢仔旁边的谭诚让,虽然年纪比三伢仔小了许多。但是,谭诚让他挺懂事情的,只是平日里说话比别的孩子少些而已。这个时候,说话少的谭诚让,不敢向三伢仔要那非常馋人的石榴种子吃。
  因为,谭诚让知道:三伢仔他们家里的所有人都很势利的。如果是惹得不高兴起来,三伢仔会用拳头掏自己的心口窝子不可。所以,谭诚让就只是站在三伢仔的不远旁边。眼巴巴的瞅着三伢仔吃石榴种子,而自己却馋的流口水。
  三伢吃完了石榴种子以后,把剩下的一大块连红皮带白肉的石榴,全给了谭诚让。谭诚让接到手里以后,高兴地掰了一小块送到自己的嘴里。可还没等他来得及咀嚼,就觉得有一股又酸又涩的难咽之气直往上顶。谭诚让使劲地犟着,没让酸涩的胃液喷出腔外。尽管他觉得难以下咽,可谭诚让却还是舍不得把三伢仔给的石榴红皮和白肉扔掉。硬是一会一小块,一会一小块的全都把它送进了自己本来就饥肠辘辘的肚子里。中午,谭诚让回到姥姥的家里。姥姥挷过以前好吃的不得了,用糠菜草末做成的豆馍子代食品,虽然是谭诚让心里馋得要命,也想吃极了。可因为,谭诚让这个时候感到舌麻牙疼,不敢咀嚼。馋归馋,谭诚让却一口也没能把糠菜草末豆馍,吃进自己早已饥肠辘辘的肚子里去。
  下午,谭诚让去到山上去挖野菜的时候。因为肚子饿的难受,就大把大把地薅吃河滩上生长的那些蓬勃旺盛的曼陀罗。结果发生中毒当场口吐白沫,昏到在地上。琉璃娃本想过去把谭诚让背送到他姥姥的家里。可是,临到河边在水里一照。见自己头大腿短身像球。通体透明像妖怪。如果以现在这个样子,背着送送谭诚让到他姥姥家里,能不能把谭诚让救活先撂在一边。把现在仍活着的人吓死,那倒是准准常常的保险事情。只见琉璃娃在山顶上急得直打转转,突然觉得浑身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只见他啪的一下猛拍自己太阳穴上的“数字智能遥测仪”开关。把自己的通灵之魂,化作一个闪着亮光的红球球,刷的一下,就像抛物一样钻进了谭诚让的腔内,把他的心脉护住。
  那个时候生活困难。拿着小孩子的命不值几个钱,也不金贵。谭诚让昏迷荒郊以后。被邻人抬回到他姥姥的家里,就那样的摆放在炕上躺着,躺着抗着与死神抗争。结果还真的抗过去了,到期聊命总算是保住了。可谭诚让苏醒过来以后,发觉自己的嗓子,干涩烁热,疼痛难受。直到疼痛消失也发不出声来,最终变成了哑巴。
  谭诚让失音变成哑巴以后,就再也没有人喊他的乳名“谭诚让”了。而是都一式地喊他“诚哑巴”。或者有些人干脆连“诚”字也给省略不要了,就干脆直接了当地喊他“哑巴”长,“哑巴”短的。这件事情,只有桔果村庄的三大老爹除外。
  俗话说:“十个哑巴九个乖。”谭诚让的嗓子失音以后,他的耳朵好使,能听见别人说话的声音。所以,谭诚让就比一般的哑巴显得更乖,更聪明有道眼。遇事总能分析出个对错所以然来。就因为三大老爹还照常亲昵的喊谭诚让的乳名“诚让”。所以,谭诚让就对三大老爹特别的亲近,特别有感情。
  跳跃到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时候,谭诚让就开始偷偷地在家里饲养兔子。他在每次上山去薅兔草的时候,每逢摘到了婆馍头(野草莓),或者粮食罐等野果什么的。都是先拿到三大老爹的家里,去送给三大老爹品尝。尽管三大老爹一次也没有吃过谭诚让拿过去的野果、甜枣,可谭诚让还是坚持每次都送。可能就是为了赚得一个,三大老爹摸着他的脑袋说的:“诚让乖,诚让真是个好孩子。”
  三中全会以后,谭诚让在桔果村庄里,是第一个开始放养群羊,搞发家致富的人。开始谭诚让放养的群羊,都是从集市上购买回来的小羊羔子。春天买回来一群,刚刚断奶的小羊羔子。放养到老秋以后,等到所有羊都长大、长得膘肥体壮。谭诚让就把它卖给羊肉馆,或者是屠宰场了。后来,谭诚让为了降低饲养成本。也学会了自繁自养,降低投入的本事。每逢春天,谭诚让的母羊产仔断奶以后。谭诚让就把断奶的母羊,栓在家里薅草圈养。为的是能多产奶,好卖给收奶厂挣钱。
  谭诚让在卖羊奶的时候,每天都先送一碗鲜奶给三大老爹喝。三大老爹不要,不让谭诚让送。可谭诚让不管。每次到三大老爹家里送羊奶的时候,都是自己个找个小盆,把羊奶倒了就走。把三大老爹急得没有办法,就打电话把在城里工作的儿子、女儿几个,全都找回来商议。三大老爹的儿子听了父亲的叙述以后,心里十分感动地说:“爹,您都岁数这么大了,也应该吃点喝点能补钙强骨骼的东西。诚让兄弟的犟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要也不是个能解决问题的办法。买一包奶一块多钱,咱心里有数就行。他什么时间开始送奶,你都记的清楚了。咱不能白喝了人家的。况且,诚让兄弟的身体还有残疾……”
  正说着,谭诚让又到三大老爹家来送羊奶来了。在他自己个找盆的时候,三大老爹的儿子把炕上两个盛石榴的小盆并在一起。把小盆递到谭诚让手里,谭诚让欢喜的嘻嘻直笑。三大老爹也笑着顺手拿过两个没有瓣开吃的石榴,塞到谭诚让怀里。谭诚让啊啊地往后退着打坠坠。并指着牙齿啊啊不停。
  三大老爹的儿子知道谭诚让啊啊的什么意思。就拿起一块被瓣开的石榴,瓣下几粒石榴籽放进嘴里说道:“这是甜石榴,可好吃了。”
  说着,他又瓣下几粒石榴种子放进谭诚让的手里说道:“不信,你先尝尝。”
  三大老爹儿子的几个姐弟见了,也都瓣下几粒石榴种子,放进自己的嘴里允着,做样子给谭诚让看。一贯不拿别人家东西的谭诚让见了,笑着抓过三大老爹递给他的两个大石榴,微笑着撒开腿就跑出门外。
  两个石榴,把谭诚让的爱心拨弄的更旺了。第二天一大清早上起来,三大老爹就打电话找儿子说:“诚让从昨天开始,不但过来送羊奶。还抽空过来干这干那,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你说教他干吧,这算哪跟哪儿的事情。不教他干吧,他嘴里就老是啊啊个不停。”
  三大老爹的儿子听了以后,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脑海中形成:谭诚让已没了父母,他身边又没有个贴心的弟兄姐妹可做依靠。我们何不把他收为自家的异父异母弟兄呢……于是,三大老爹的儿子就在电话里告诉三大老爹说道:“爹,就诚让兄弟那脾气。你还不知道嘛,谁能犟的过他。顺其自然吧,咱心里有数就行啦。”
  第二天,三大老爹的儿子,利用下班的闲暇时间。东跑西颠的遍访名医,遍查资料。到处咨询,要为谭诚让寻找到能治疗中毒性失音的办法和名医来。最后终于在离市区30多里地的刁家沟,寻访到一位80多岁高龄的老中医。听说这位老中医,对治疗疑难杂症很有拿手。于是,三大老爹的儿子就连宿带夜地用小轿车,把这位老中医请到他父亲的家里。
  经过一番细致认真的把脉诊断,老中医说:谭诚让这病是药毒侵肺,伤及脾肾堵塞肝经所致。必须先用银针强刺咽喉点、人迎、两廉泉,打通堵塞的经络通道。然后服用加味四物汤,培补同治7天,改用四君子汤固本。说着,老中医开出了当归、熟地各20g,黄芪、白术、川芎、白芍、藏红花、桔梗、胖大海各10g.说道:“针灸4天,服药7天。等到第10天以后,再去找我把脉,另换药方。”
  三大老爹和三大老爹的儿子商议:为了保险起见,咱不在村里卫生室针灸。反正就4天的时间,也不算太长。因为谭诚让还要照顾羊群。三大老爹就一厢情愿的自作决定:“每天傍晚下班开车回来,亲自拉着诚让到老中医哪里去进行针灸。接着,三大老爹又向老中医询问了煎药的注意事项以后,他把自己手里的药方交到自己儿子手里说道:“药方咱也不在别的地方抓了。你在拉着诚让去打干针的时候,顺便把药抓齐给带回来,我专门按照程序给诚让把药煎好。”
  可还没等谭诚让的病全好利索,三大老爹就又打来电话找儿子说道:“你们都快回来,麻烦出大事了……”
  三大老爹的儿子一听,心里锒铛一下。立刻焦急起来。这深更半夜的,人上了年纪、岁数大啦,身边没有个贴心的人还真是不行。三大老爹的儿子挂掉电话,就和妻子连宿带夜的往家里赶。路上,三大老爹的儿媳妇在一边不断地埋怨:“我早就说过,教你带犟把爹接到城里来住。你就是拖拖拉拉,办事没有个紧凑劲。这不,麻烦来了。要没有事还好,要真有事,看你怎么交代。”

  谭诚诚第一次吃石榴,是在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那年潭诚诚才五岁。他是跟着他的母亲,在去姥姥家的时侯。看到他表舅家的三伢,捧着一块红的闪光铮亮的石榴。在吃他父亲从城里,给他带回来的石榴种子。那个时候,谭诚诚虽然很小,但是挺懂事情,只是话比较少。当时话少的诚诚,不敢向三伢要石榴种子吃。因为他知道:三伢家都很势利,惹不高兴了,三伢会用拳头他的心窝子。所以,谭诚诚只能站在三伢的旁边,眼巴巴的瞅着三伢吃石榴种子流口水。
  三伢吃完了石榴种子,把剩下的一大块连红皮带白肉的石榴全给了谭诚诚。谭诚诚高兴地掰了一小块送到嘴里。可还没等他开始咀嚼,就觉得一股又酸又涩的难受之气,直往上顶。潭诚诚使劲地犟着,没让酸涩的胃液喷出腔外。尽管觉得难以下咽,可谭诚诚却还是舍不得扔掉,硬是一会一小块,一会一小块的全把它填进了自己的肚子里。中午,谭诚诚回到姥姥家里。姥姥挷过以前好吃的不得了的糠菜草末豆馍代食品,虽然是潭诚诚心里想吃的要命。可因为舌麻牙疼。他一口也没能把糠菜草末豆馍,吃进早已饥肠辘辘的肚子里去。
  下午,谭诚诚到山上去挖野菜的时候。因为肚子饿的难受,就大把地薅吃了许多生长旺盛的曼陀罗。结果发生中毒而出现昏睡。那是小孩子的命不值钱,并不金贵。昏迷了,就那样地躺在家里扛着。结果还真的抗过去了,命总算是保住了。而嗓子却干涩难受,发不出声音,变成了哑巴。
  谭诚诚失音变成哑巴以后,就再也没人喊他的乳名‘谭诚诚’了。而是都一式地喊他‘诚哑巴,’或者有些人干脆连‘诚’字也给省略不要了,就干脆直接喊他‘哑巴’长哑巴短的。这件事情,只有我爹除外。
  俗话说:‘十个哑巴九个乖。’谭诚诚的嗓子失音以后,他的耳朵好使,能听见别人说话的声音。所以,谭诚诚就比一般的哑巴更乖,更有道眼。遇事总能分析出个对错所以然来。就因为我爹还照常亲昵的喊他‘诚诚’。所以,他就对我爹特别亲近,特别有感情。
  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时候,谭诚诚就开始偷偷地养兔子。他在每次上山去薅兔草的时候,每逢摘到了婆馍头(野草莓),或者粮食罐等野果什么的。都是先拿到我们家里,来送给我爹品尝。尽管我爹一次也没有吃潭诚诚拿来的东西,可潭诚诚还是坚持每次都送。可能就是为了赚得一个,我爹摸着他的脑袋说的:‘诚诚是个好孩子,真乖。’
  三中全会以后,谭诚诚在我们村里,第一个开始放养群羊,发家致富。开始谭诚诚放养的群羊,都是从集市上购买回来的小羊羔子。春天买回来一群,刚刚断奶的小羊羔子。放养到老秋,等羊都长大、长得膘肥体壮。就把它卖给羊肉馆,或者是屠宰场了。后来,谭诚诚为了降低饲养成本。也学会了自繁自养,降低投入。每逢春天,谭诚诚的母羊产仔断奶以后。潭诚诚就把断奶的母羊放,在家里薅草圈养。为的是能多产奶,好卖给收奶厂多挣钱。
  谭诚诚在卖羊奶的时候,每天都先送一碗鲜奶给我爹喝。我爹不要,不让他送。可谭诚诚不管。每次到我家送羊奶的时候,都是自己个找个小盆,把羊奶倒了就走。把我爹急得没有办法,就打电话把我们姐弟几个找回来商议。我听了我爹的介绍,心里十分感动地说:
  “您都岁数这么大了,也应该吃点喝点能补钙的东西。诚兄弟能犟,你不要也不是能解决问题的办法。买一包奶一块多钱,咱心里有数就行。他什么时间开始送奶,你都记清楚了。咱不能白喝了人家的。况且,诚兄弟身体还有残疾……”
  正说着,谭诚诚又到我家送羊奶来了。在他找盆的时候,我把炕上两个盛石榴的小盆并在一起。把小盆递到谭诚诚手里,谭诚诚欢喜的嘻嘻直笑。我爹顺手拿过两个没有瓣开吃的石榴,塞到谭诚诚怀里。谭诚诚啊啊地往后退着打坠坠。并指着牙齿啊啊不停。
  我拿起一块被瓣开的石榴,瓣下几粒石榴籽放进嘴里说道:
  “这是甜石榴,可好吃了。”
  我又瓣下几粒放进他的手里说道:
  “不信,你先尝尝。”
  我们姐弟几个都瓣下几粒石榴种子,放进自己的嘴里允着,做样子给谭诚诚看。一贯不拿别人家东西的谭诚诚,笑着抓过父亲递给他的两个大石榴,微笑着撒开腿就跑出门外。
  两个石榴,把潭诚诚的爱心拨弄的更旺了。第二天一大清早上起来,我爹就打来电话说:
  “诚诚从昨天开始,不但过来送羊奶。还抽空过来干这干那,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你说叫他干吧,这算哪跟哪儿的事情。不叫他干吧,他嘴里就老是啊啊个不停。”
  我听了以后,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脑海中形成:谭诚诚父母早亡,他又没有个弟兄姐妹依靠。我们何不把他收为自家的异父异母弟兄呢……于是,我在电话里告诉老爹说道:
  “爹,就诚诚那脾气。你还不知道嘛,谁能犟的过他。顺其自然吧,咱心里有数就行啦。”
  第二天,我利用下班的闲暇时间。东跑西颠的遍访名医,遍查资料。到处咨询,要为谭诚诚寻找到能治疗中毒性失音的办法和名医来。最后终于在离市区30多里地的刁家沟,寻访到一位80多岁高龄的老中医。我听说这位老中医,对治疗疑难杂症很有拿手。就连宿带夜地用小轿车,把这位老中医请到家里。
  经过把脉诊断,老中医说:潭诚诚这病是药毒侵肺,伤及脾肾堵塞肝经所致。必须先用银针强刺咽喉点、人迎、两廉泉,打通堵塞通道。然后服用加味四物汤,培补同治7天,改用四君子汤固本。说着,老中医开出了当归、熟地各20g,黄芪、白术、川芎、白芍、藏红花、桔梗、胖大海各10g.说:
  “针灸4天,服药7天。等到第10天以后,再去找我把脉,另换药方。”
  父亲和我商议:为了保险起见,不在村里卫生室针灸。就4天的时间也不算太长,因为要照顾羊群。叫我每天下班开车回家,把诚诚拉到老中医哪里针灸。接着,父亲向老中医问了煎药的注意事项以后,把药方交到我的手里说道:
  “药方咱也不在别的地方抓了。你拉着诚诚去打干针的时候,顺便把药抓回来,我专门按照程序给诚诚煎好。”
  可还没等谭诚诚的病好利索,我爹就打来电话说:
  “麻烦事又来了……”
  我一听心里锒铛一下,焦急起来。这深更半夜的,人上了年纪岁数大啦,身边没有个贴身的人还真是不行。我挂掉电话,就和妻子连夜往家里赶。路上,妻子在一边埋怨:
  “我早就说过,教你带犟把爹接到城里来住。你就是拖拖拉拉,办事没有个紧凑劲。这不,麻烦来了。要没有事还好,要真有事,看你怎么交代。”
  这时我心里正烦,就没好气的说道:
  “爹可以带犟把他拉来,可不是还有个正在治病的谭诚诚吗……”
  妻子听我这么一说,也没词可说了。回到家里,老爹和诚诚都在我家炕沿上坐着。我一看没什么大事,心里扑腾就一块石头落到地上。我说:
  “爹,你这是咋的啦?深更半夜一惊一乍的,吓我一大跳!”
  “你看看你诚诚兄弟,把铺盖卷都搬来了。非要住到咱们家,来报恩伺候我。你说,我有儿有女的,这怎么能行……”
  我转头看了妻子一眼心想:看来诚诚这孩子的确悟性高,品德好。我们不仅要把他收为弟兄,我们还要为他张罗找对象。让他真正能和正常人一样,幸福生活到百年。
  诚诚见我好长时间不说话,就从铺盖卷里掏出一个,用半截衣袖缝制的小布袋子。塞到我的手里,语句离着歪着的生硬说道:
  “买……电……话,报告……家……家里……里的事情。”
  我展开布袋口一看,里边是一捆用细绳捆着的钞票。看那体积,估摸着只少也在几万块钱以上。我把布袋塞到谭诚诚的手里,对我父亲说道:
  “有个人和你作伴也好。就教诚诚兄弟,在咱们家和你一块住吧。”
  说完,我转过身对妻子说到:
  “诚诚兄弟的病,眼看就好利索了。你回去以后,在邻里单位留意一下。给诚诚兄弟说个妥实的内助。”
  妻子一听,微笑着说道:
  “正好我们单位,有个同事的妹夫半年前出车祸身亡。孩子也都成家了,我回去叫她回去跟她妹妹商量商量。”
  可这事跟潭诚诚一说,潭诚诚眨巴着双眼,说出了‘三不一必须’一大堆条件:
  “不管长得伧俊,不管长的胖瘦,不管是否身有残疾。但必须温柔孝顺,必须同老人在一起过,永不分家。”   

本文由ag国际馆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琉璃娃神话,逆境苗自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