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国际馆 > 文学小说 > 作者家有个青春期的男孩1,第三空中

作者家有个青春期的男孩1,第三空中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10-04

图片 1 一、
  萧舒平抚摸着儿子的头,说:“子铭,你还是去金宫成学校吧,我不想看着你再这样消瘦下去。”
  “妈,金宫成学校都是有钱孩子去的,我们上得起吗?”母亲态度的转变,让李子铭有些惊讶。
  “秦校长说会为你免去所有费用的,你就放心吧。”
  “你不是说这是诱饵吗?就算免去住宿费、伙食费,听说还有微机费、电费、卫生费等,而且,金宫成学校的课本费和资料费也比其他学校大得多。”其实,我早就向其他同学打听过了,那么多的费用,像我们这样的家庭,根本掏不起。”
  “秦校长会说话算话的,子铭,你什么也别问,尽管去吧。”母亲的神色庄重而严肃,似乎隐藏着很多无法言说的秘密。李子铭只好点了点头。
  “记住,去了以后,你只管好好学习,什么也别问,就算是看见了什么,听到了什么,也不要去管。”母亲又叮嘱道。
  一直以来,在母亲的眼中,儿子都是很聪明的,而且,儿子的好奇心尤为厉害,也很大胆。因为这一点,母亲很担心,生怕儿子惹出什么事来。虽然儿子一直是被欺负的对象,很多时候,都是伤痕累累地回家,母亲又生气又难过,生气的是恨儿子这块铁不成钢,难过的是,儿子是她唯一的寄托,总是被人欺负。她总是哭着埋怨儿子:“惹不过别人就不要逞强。”
  可李子铭总是睁着泪汪汪的眼睛,委屈地说:“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看不惯他们欺负人,看不惯他们整天无所事事。”
  母亲戳了儿子一指头,长长地叹了口气。
  李子铭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一直都不愿意他到赫赫有名的“金宫成学校”上学,那年李子铭小学毕业,他在母亲的坚持下,在离家十几里路的一所私立学校上完了七年级,在上八年级时这个暑假,才勉强同意李子铭转到金宫成学校。在那所私立学校,李子铭的七年级生活就像噩梦一般,母亲亲眼看着儿子日渐消瘦。那所私立学校,属于封闭式的,每天中午学生都要在学校吃一顿饭。饭是免费的,听说是国家给每名学生补助了生活费。但承包学校食堂的人偷工减料,变着法在学生的饭里克扣,中午那顿免费的午餐同学们都吃不饱。有时好不容易抢块馒头,也会不小心被那些横行霸道的学生又抢走。学校里还有住宿生的,一天吃三顿饭,据说,那些住宿的学生早晚的饭不错,因为他们是交了住宿费和伙食费的。这些每天早上骑着自行车去,晚上骑着自行车回来的走读生,享受着免费的午餐,当然也要享受肚子的煎熬了。母亲曾经劝儿子也住校,但李子铭知道家里经济拮据,也不想让母亲为他受太多的苦,就坚持不去住校。
  金宫成学校的校长秦利伟在李子铭要上七年级的时候,曾经亲自到李子铭家里来过一趟,让李子铭去他们学校上学,还说就算李子铭住校,也给他免去住宿费和伙食费,这不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吗,可是,母亲没有同意。事后她对儿子说,那是因为金宫成学校要和其他学校抢生源,那些所谓的优惠政策,只是暂时的诱饵而已,等李子铭真的去了金宫成学校,他们会变着法儿再巧立名目收钱的。母亲的话打消了李子铭的欣喜和希望,而且,他也相信。因为村里的学校,就曾经这样做过,为了能让更多的孩子到本校上学,学校的老师到每名学生的家里游说,而且还散发了招生的传单,上边都写着学校如何如何好,老师如何如何好,教学质量如何如何好。
  其实,李子铭在学校的表现,让老师也很生气,况且,他的学习成绩一般,还达不到让老师百般呵护的程度。有时候,因为思想不集中,有点玩世不恭,就说出词不达意的话来,老师就觉得李子铭这个孺子不可教,甚至大脑有些发育不正常。每当李子铭被同学欺负,便让老师也有些解气的感觉。像李子铭这样屡教不改的学生,让比他更强大的学生欺负,老师也就省去了一些烦恼。唉,说实在话,学校里比李子铭强大的学生多了去,他经常伤痕累累也就非常正常了。正因为如此,母亲的担心和叮嘱让李子铭感觉很正常,也没有细细揣摩母亲的担心和叮嘱的背后所隐藏的难言之隐,或者说是秘密。但不管怎么说,李子铭终于可以顺利地走进了金宫成学校,成为一名堂而皇之的贵族学校的八年级学生。另李子铭没想到的是,在开学报到的那一天,校长秦利伟竟然开着车亲自来接他,并且把李子铭接到他家里,说是为李子铭接风洗尘。李子铭想,这贵族学校就是不一般,也许,来这里上学的每名学生,都会享受到这样的待遇吧。
  望着载着儿子的白色小轿车绝尘而去,萧舒平心里突然空了,到底该不该让儿子去金宫成学校,接下来等待儿子的是福还是祸,她不知道。但该面对的儿子总要去面对的。她一直没有告诉过儿子他的爸爸真实的身份,而是说他的爸爸是一位军人,在抗洪救灾中英勇牺牲。这对一个孩子来说,是何等残忍的事情。但李子铭还是相信了她的话,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他是真的就那样无心无肺,还是怕母亲伤心,也许,只有李子铭自己知道。而对于萧舒平来说,她只想着儿子能平安地度过一生,但儿子生性好奇,聪明大胆,加之秦利伟的一直纠缠,李子铭注定要承受即将面临的一切。
  
  “嫂子,宫成哥有心脏病,你不知道吗?”萧舒平一直忘不了前来医院探望她的秦利伟问得这句话。那时候,李子铭刚刚出生还不到三天,秦利伟探望他们娘儿俩的同时,也带来了李宫成猝死的噩耗。
  “宫成没有心脏病。”萧舒平肯定地说,她用力按住胸口,压抑着失去爱人的痛苦。
  “也许是后天得的吧,我会照顾你和孩子的。”秦利伟说。
  “我们娘儿俩不需要劳你大驾。”萧舒平说得很决绝,就像他坚持认为丈夫没有心脏病一样。
  这么多年了,秦利伟还是找来了,他怕什么?萧舒平想着,不由得摸了摸脖子上的那个挂坠,那是李宫成送给她的。
  那天晚上,月亮很圆,她靠在李宫成的肩上,感觉着难得的平静和幸福。李宫成掏出这个挂坠给她轻轻地戴上,说:“舒平,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跟着我,让你受苦了。我一直都没给你送过礼物,就连我们结婚,我连戒指都没给你买。”
  “说这些干什么,这辈子能跟着你,我什么都不在乎,有你在身边,我就知足了。送个礼物,说这么多,是故意让我伤心吗?”萧舒平仰起脸,笑着说。月亮的清辉映在李宫成的脸上,让他的脸更加苍白,但依然俊美迷人。
  “戴着他,我就一直会在你身边。”李宫成捧着萧舒平的脸,久久地端详着。
  “今晚怎么了,净说傻话。”萧舒平将脸埋在李宫成温热的胸膛,感受着他的坚毅,也感受着他的希望。
  起风了,载着李子铭的轿车看不见了,虽然还是盛夏,但萧舒平却感到了一阵阵寒意,湛蓝的天空,飞来一朵黑云,在风里变换着模样,一会儿是李宫成俊美迷人的脸庞,一会儿是秦利伟信誓满满的样子,一会儿又是李子铭孤独无助的眼神,萧舒平打了个寒颤,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屋里,沉重的铁门发出一声闷响,隔离了外面的世界。
  
  二、
  秦利伟的家,就在金宫成学校旁边的家属楼里,是一套一百多平米的三居室,在外面看,和其他的住户没什么两样,但走进里面,感觉就不同了。这只是李子铭的感觉,毕竟他也没去过其他住户的家里,这一切,权知当做猜想吧。校长么,肯定和别人不同。尤其让李子铭瞠目结舌的,是那个大大的,富丽堂皇的客厅,对他来说,简直就像天堂一样。一圈灰白的高档沙发,围着一个像床一样闪着金光的茶几,上面的茶具简直就是艺术品,也许,是皇宫里才用的吧。靠东面的墙上,被朱红色的楠木板隔成了不同的方格,摆放着大小不一的艺术品,这是李子铭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情景。西面同样是朱红色的楠木板做的书架,放满了书。李子铭不由得长大了嘴巴,“哇”了一声。
  “宛月,子铭来了。”秦利伟坐在沙发上,笑眯眯地看着东张西望的李子铭。
  “哎。”随着一声银铃般的应答声,一个和李子铭一般大的女孩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客厅里立即荡漾着一股青春的气息。有些惊慌失措的李子铭,竟然没发现这个叫宛月的女孩是从哪里出来的。
  “你好,子铭,爸爸经常提起你,今天终于见面了。”秦宛月大方地伸出手。
  “你好,宛月姐。”小心翼翼地握着这位千金小姐的手,李子铭握出了一手心的汗。
  “哈哈哈,子铭啊,你还比宛月大一个月呢,她应该叫你哥哥的。”端着杯子的秦利伟爽朗开心地笑着,差点打翻了手里的杯子。
  “子铭长得这么瘦,怎么看都不是个当哥哥的样子啊。”秦宛月虽然是开玩笑,但心里徒然对子铭生发出一丝爱怜。这个哥哥,一看就是让人疼爱的样子。虽然穿着地摊货,一副楚楚可怜,惶恐不安的样子,但一切并不能掩盖他聪慧的气质,他的眼睛,明亮的就像一颗星星,微微上翘的嘴巴,红润而充满诱惑,那一头微黄的头发,柔软光滑,让人忍不住想去抚摸。
  “好了,疯丫头,就别拿子铭哥哥开玩笑了,赶紧去厨房端菜去吧。”一位气质高雅的夫人端着一盘冒着热气的菜,从厨房出来,一边走一边说。李子铭想,这位,一定就是秦利伟的太太,秦宛月的母亲吧。
  “好咧,妈,你在厨房忙活了半晌,一定做了不少好菜吧。”秦宛月答应着,就向厨房走去。
  菜很快上齐了,果然很丰盛,有些菜,李子铭根本就没见过。最惹眼的,该是那盘松子茄鱼了吧,另外还有麻婆豆腐、干煸冬笋、炒鸡蛋、红油耳丝、糖醋排骨等,秦利伟和夫人不断地给子铭加菜,让子铭很不好意思。一旁的秦宛月故意撅着嘴巴,装着不高兴的样子说:“爸爸妈妈,你们真偏心,好像子铭哥哥才是你们的亲骨肉似的。”
  “你这孩子,吃的哪门子醋,子铭第一次来家里,我们关心关心,难道不应该吗?”秦夫人嗔怪地看了女儿一眼。
  “我当然知道啦。子铭哥哥,你就敞开肚子吃吧,这可是我妈专门为你做的。平常,她可最不愿意进厨房了,老让我们爷俩吃食堂。”说着,秦宛月也为子铭加了一块豆腐,然后补充说,“吃这个吧,他们净给你加大鱼大肉的,吃饭,可要讲究营养搭配的,就算让你长胖点,也得慢慢来吧。”
  “我妈说,我就这么个瘦人,吃头肥猪也长不胖。”李子铭小声说了一句,惹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宛月啊,子铭初来乍到,对学校的一切还很陌生,你可要照顾好他呀。”秦利伟说。
  “嗯,没问题。子铭哥哥,学校里要是有人敢欺负你,就告诉我,我替你收拾。”秦宛月说。
  “死丫头,没个正经。”秦夫人说。
  李子铭怀里像揣着个小兔子似的吃完了这顿让他终生难忘的晚餐,然后,觉得应该去学校了吧,可是,秦利伟却说今天晚了,在他家住一晚,明天再去。
  晚上,李子铭就睡在秦利伟儿子的房间。秦宛月告诉李子铭,哥哥比她大两岁,现在已经上高中了,在城里的重点中学,基本上一个月才回来一次,有时学习紧张了,就不回来了。反正爸爸也有车,想儿子了就和妈妈一块去看哥哥。李子铭面对这样的条件,无比的羡慕,但他却无法在这里安心,也无法安睡。夜深了,李子铭还睁着双眼,闻着房间里陌生的散发着淡淡的香味的味道,看着煞白的天花板在黑夜里闪着神秘的幽暗的银色光芒,他觉得一切都不真实。自己似乎做了一个还没有记住内容的梦,忽然就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一个根本不属于他的世界。他用手拍着自己的脑门,用指头掐着自己的胳膊,嘴里一遍一遍的念叨着:这不是梦,这不是梦。然而,李子铭还是被一个奇怪的梦惊醒了。梦里,他到了一个空旷而神秘的地方,他在一条荒芜的路上走着,周围的景色不断地变换着,每一处景物离他那么近,又似乎那么远,而且,有一个陌生的声音一直在模糊不清地喊着,似乎在让李子铭来救他,又似乎让李子铭赶紧离开。偌大的世界里,只有李子铭一个在走着,前面又似乎有一个影子在给自己带路,他想逃开,但一双腿却不由自主的跟上去……
  “子铭,起床了,该去学校了。”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声在耳畔响起,李子铭猛然睁开了眼睛,梦醒了,天已经亮了,晨曦的微光透过丝质的窗帘,映照着李子铭疲惫的眼睛,也映照着秦利伟笑吟吟的目光。
  秦夫人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一人一杯牛奶,热腾腾的馒头,几样小菜,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昨晚的丰盛李子铭并没有吃好,现在倒是感觉到肚子饿了,便端起一杯牛奶,咕咚咕咚的喝了个痛快。一旁的秦宛月笑着说:“瞧你,八辈子没吃饭似的。”
  “就你嘴叼。”秦夫人戳了女儿一指头,眼神里,是满满的爱意。
  秦利伟匆匆吃了饭,叮嘱女儿和李子铭一块来,然后就走了。
  李子铭跟在秦宛月后面,倒像是一个小弟弟似的。来学校的学生都投来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极不协调的两个人。李子铭四下里打量着这个对他来说气势宏伟的贵族学校,同时也刻意回避着射向他的那些刺眼的目光。
  “子铭,磨蹭什么啊,小心走丢了。”穿过大门,走在清幽悠长的主通道上,秦宛月拉住李子铭的手。
  “哪能啊。”李子铭红着脸,但没办法拒绝秦宛月的热情,只好和她并肩走着。他知道,秦宛月这么做,或许是想让那些不明就里的同学们,别小看她身边这个不起眼的小男孩吧。

图片 2

01

“浩浩,过来吃饭了”,我喊到。

“马上”。浩回答到。

在桌上等了一会还没见人出来,我又扯开嗓门又喊,再不出来又要迟到了哈。

“快了快了,还有几分钟。这盘游戏还没打完呢”。浩的声音从他的房间穿过房门,经过走道折射传到餐桌这边来。

我强压着快要喷出的怒火,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克制自己,在这本来的有限时间里以免引起青春期火灾爆发,熄灭是需要时间的。我说话的分贝可能有50,那他的起码有80以上,声怕我听不见似的。我知道了他烦我挠乱了他打游戏的思路。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是浩浩周末在家最后时光的片段场景。熟悉得基本上把要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得一清二楚。

浩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就一直住校,每逢周末时刻都有一颗急于想见他的心,想他这一周在校过得是否开心,和同学相处得可好,学校伙食怎样,接他时,他会给我们聊点什么等。可一想到回家,他除了做作业外都会和手机亲密接触,根本不怎么搭理我们。回来,除了给他做好吃的,其它的根本没有什么交集。

02

有时新闻或者身边不断传来,哪个学校的学生因为老师收缴了手机,而导致这个学生跳楼自杀;某某学生因为和父母亲发生了争执,跳楼自杀了;某某学生因为游戏成瘾,长期逃学去网吧,某某学生又因为什么事而离家出走等等。这是怎么呢,现在的学生怎么呢?有的人说这是青春期惹的祸,现在的孩子一点抗挫折能力都没有了吗。

现在的家长不仅要注意孩子的身体健康,更应该注重心理健康。听得和看得多了,对于我们家里有个青春期的孩子就特别注意,不要发生言语过激行为,以免引起孩子一系列的悲剧发生。

在我的印象中,我们那时的青春期除了生理上发生一些变化外,其它是否没有青春期的表象呢。是以前大人未对我们关注,还是现在为人父母的我们,对孩子关注多了,太敏感所致?

这让我想起了浩浩刚上小学六年级不久所发生的,让我至今回想起来都胆战心惊的一幕幕。

浩浩小学六年级以前一直在公立学校上,但因考虑到所在辖区的中学不是自己所理想的,而且老师一再建议我们让浩浩上一个好点的学校。这就只能往好的私立学校考虑,恰逢浩浩的奥数老师就是本市一类私立学校的,在他的推荐下考上了他们学校五升六的尖子班。

刚转入私立学校学习不到一个月的周末,浩浩对我说,“妈妈,我不想去上学了”。

我说,“儿子,怎么呢,这不是你自己选择的学校吗?”

这个学校是本市的贵族学校,在一般人眼里是高不可攀。一般都是有钱人和有权人的优秀孩子,后来又有一些家庭一般但学习特别好的孩子进入这个学校。我一开始是让浩浩去参加考试,想看看与其它孩子的差距。

当儿子收到私立学校的五升六录取通知书时,我反复问过他的意见。而且也给他提及了住校,还有可能要求比以前学校严等,让他自己拿主意。他自己坚决要上的,我也尊重了他的意愿。他从小比较独立,去寄宿制学校我一点也不担心。

只听儿子对我说,“去这个学校一点都不好,现在学校要求六年级周六上午还要上半天课。以前在公立学校,每个周末有两天多的时间可以玩,现在呢,一天时间都没有了。”

我说,“你周日下午才返校,也有一天的可以玩的时间嘛”。

“你怎么算的,我不做作业吗,哪有一天的时间可玩呀”。

“那你作业做快一点不就行了吗。现在不努力,到时升学考试你就知道了……”。

还没等我说完,只见儿子怒气冲冲的把他的玩具全部拿出来往地板上摔,再把书包里的书和本子等往地上扔。只见那些书、积木、飞机模型、车模型等散落一地。我一下子全蒙了。

只听浩浩说,“我就是不想去上学了,要上,你们去,凡正我不去了”。说着说着,只见眼泪哗哗从他那稚嫩的脸上流下,我的心象打翻的调味瓶,真是五味杂陈呀。

在学校,他可是老师一直喜欢的乖乖娃,也是一个比较冷静的孩子。第一次看到孩子这样,这也许他是真遇到什么事了。

在我及其小心且耐着性子反复询问下,浩浩告诉我,学校要求太严了,数学全年级考试分为ABC三个层级的,对应不同的老师上课,教学深度不一样,要求也不一样。对于一向喜欢数学的他,他被分到A1班还比较乐意。可没想到的是,英语也类似,只是一个班分为AB班进行小班教学。英语是他们学校的办学特色,比较重视。通过考试分班时,根据考试成绩他被分到A。他不想去A班,理由是,本来语文、数学都要求比较高,玩的时间都没有多少,还要花时间去学习英语不愿意。

以前在公立学校,英语只是副科,根本没有什么要求。没想到来到外国语学校,小学的英语一样抓得紧,不仅要求有作业,作业还要求有默写,这个要求太难了。可他比较内敛,不会自己去与老师说什么。

经过反复的沟通交流,浩浩最后说,“让我去上学可以,但我只想去英语B班。否则我就不上了”。“要不,我还是回以前的学校去”。

我说已经办理了转出和转入学校的手续,你不去现在的学校就没学校上了。

我看着坐在夹杂着书的玩具堆里的浩浩,嘟着嘴,一脸的不开心。我还是打通了班主任老师的电话。

在后来的家长会后与班主任老师单独交流时,赖老师告诉我,我带浩浩去B班英语老师那儿说明情况时,他与英语老师的交流还可以嘛,比我的英语说得好。刚好又碰见A班英语老师,他也在问我关于浩浩的情况。听完说完,她认为一开始我该给她沟通,对于这种情况,可以允许他先不完成作业,慢慢来,不能着急。你们看看另外一个,当时考试成绩比浩浩低,现在学习劲头可足了,这次考试成绩还挺不错的嘛。这个时期的孩子,青春期嘛,要好好引导,但也别由着他们的性子来。

看来我与老师的沟通交流还是少了,以为老师要面对那么多的学生,时间那么的宝贵,我尽量不去打扰,但这样也让我失去了解孩子的机会,老师也不能全面了解孩子。

在六年级的上学期,孩子的学习成绩如坐过山车,也有点象绵绵起伏的山脉,时高时低;我们大人的心电图也类似,时高时低。有着类似情况的孩子的家长在一起都说,我们做家长的心脏承受能力够强的。不过,班主任老师说,他们班上的总体情况还是不错的,因为来到一个新地方,需要熟悉和调整适应的过程,更何况他们班上这些同学以前都是各自学校的佼佼者,但高子里面也有矮子呀。

经过上次英语调班事情发生后,浩浩与班里的同学比较熟悉了,并且担当了劳动委员,再也没说过不上学的事了。只是学校的事情在周末回家后与我们交流得较少,但在每周六接他时,我们有几个家长在一起聊天,他们监督或者打扫完卫生后就要去操场踢足球。听说,他们几乎每天都会踢一场,这个班里的孩子都喜欢运动。

喜欢足球运动的孩子是不会孤独的。

通过一年的努力,浩浩顺利的考入了外国语学校的初中部。我们都为他高兴。

未完,待续。

无戒写作训练营三期第11天   学号059

本文由ag国际馆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家有个青春期的男孩1,第三空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