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国际馆 > 文学小说 > 在线阅读,紫花梗莲是大浑蛋

在线阅读,紫花梗莲是大浑蛋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11-19

“老妈,我回来了。”一回到家,我便兴奋地叫道。没办法,折腾了一天,终于到家了,有种好像一整天的厄运终于全部结束的感觉。 呜呜,果然,还是家里的感觉最棒了。 “红日啊,你终于回来了,我跟你说,今天山寨街又发生大事情了。” 一听见我回来,老妈便兴冲冲地从厨房跑出来,脸上兴奋的表情在看到我身后的家伙时一僵:“红日,这个男生是……” “噢,他,他是我朋友,不小心掉进附近的水沟里了,所以我就带他先来家里洗个澡,换下衣服,不然这么一副样子让他怎么回家,对吧?” 我睁着眼睛说瞎话,没办法,胡诌这家伙掉进水沟里,也比说他和乞丐争夺一个瓶盖而把自己搞成现在这副模样有说服力啊! “喂,你还傻站在那边干什么,还不脱下外套进浴室洗澡去?”我一边说,一边在老妈半信半疑的眼神中,把那家伙拖到了浴室。 “可是红日,就算这样,你随随便便带一个男生来家里洗澡,总不好吧?”老妈一副不打算就这样草草结束这个问题的样子。 “嘎嘎,这个……啊,老妈,你刚才不是说山寨街又发生了大事情吗?”转移话题!这个时候,面对自己不想再继续的话题,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转移话题了。我看着那家伙把脏兮兮的外套脱下,然后走进浴室,干笑着转移老妈的注意力。 “啊……对啊,我差点忘记这件大事情了!红日啊,那个魔女V又来过了,就是今天傍晚的时候。”真不愧是山寨街头号八卦大婶,一听我这么问,老妈放弃阻止某人走进浴室的动作,抓过我的手大声地说。 “什么?她来过了?”一听到那个让我气得牙痒痒的名字,我顿时跟着迅速地竖起双耳,咬牙叫道。 “是啊是啊,那个魔女V真是可恶啊!傍晚的时候,她竟然还敢再次踏进我们的店里,不过这次还好,她骗钱的目标改成了隔壁肉铺的老板,哄着他给她买了今天新进的LV男款山寨外套。” 老妈凑到我身边,愤愤地说,“不过虽然骗的是肉铺老板的钱,但是那可恶的女人,还是用甜言蜜语骗得你老爸用进货价把那衣服卖给了她。真是可恶啊,本来那衣服那么有型而且货少,一件衣服赚个一两百肯定没问题。” 呃……我伸手拍拍老妈的肩以示安慰,虽然心里很想告诉老妈:遇到那魔女V,不亏钱已经应该感谢上帝了,盈利就根本不用妄想了! “啊,红日……”就在我在心里感叹的时候,老妈的目光突然紧紧地盯向浴室门口,大声地尖叫道,“红日,红日,红日……” “老妈,我知道你现在对那魔女很生气,但就算如此,你也不需要这样不停地叫我的名字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女儿我发生啥事情了呢?”我不满地嘀咕。 “不是,红日,你快来看这件外套!”老妈捡起地上的外套递到我眼前,说,“快看。” “干什么啊,别人脏兮兮的外套有什么好看的!”我不满地嘟囔着,视线敷衍性地瞟了一眼那件外套,只是…… “LV?”我吃惊地低呼,“上帝,那家伙穿的外套竟然是世界名牌?可是没道理啊,穿得起LV的人怎么可能为了一个瓶盖和乞丐争执老半天呢?” 啪的一声,听到我的低呼,老妈伸手就朝着我的后脑勺毫不犹豫地一记大力地攻击:“我说你脸上那表情是什么意思?好像第一次看到LV的衣服一样,真是丢我们红家的脸。” “什么啊,那我是第一次看到啊,以前的都是山寨货,不能算的啊。”我委屈地抱怨道,本姑娘长这么大,的确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LV啊! 又是“啪”的一声,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老妈便再次毫不犹豫地袭击过来:“你这丫头,跟着我在店里帮了这么久的忙,竟然连真货和山寨货都分不出来,把你老娘的面子都丢到西伯利亚去了啊!” 啊,什么意思? “老妈,你是说这件外套也是山寨货?”我低呼,“可是如果是山寨货,你干吗拿着它一副好像遇到鬼一般的震惊模样啊?” 我趁老妈没注意的时候,偷偷朝她送去一个白眼。真是的,我哪里知道一个一天到晚和山寨货打交道的人,见到别人身上穿着山寨服还会露出这么惊讶的表情啊。有人卖当然就有人穿啊,再说,也不想想自己一天要卖出去多少件这种衣服呢! “如果只是一件普通的山寨LV,你老娘我会这么大惊小怪吗?”老妈瞪着我说。 “哼哼,说不定哦!”我斜眼看着老妈。 再次“啪”的一声响。 “臭丫头,竟然敢这么想你老娘?”老妈气呼呼地说,“我告诉你,这件衣服可是LV的新款,全市找不出第二家卖这衣服的山寨店!就连我家也是下午才到的货,可恶的是一到货,就立马被那魔女零利润强买走一件。”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老妈在说这话的时候,好像隐隐还带着一丝得意,卖山寨货都能卖出骄傲感来? 老妈,算你牛! “然后呢?” 我一边揉揉发疼的脑袋,一边装出一副认真听讲、虚心求教的模样问道,很怕伺候不好老妈的情绪,下一记如来神掌就会立马袭来。 “然后你还要问我?真不知道我生了一个这么笨的女儿啊!”老妈鄙视地瞪了我一眼,继续说,“事实很明显啊,这件衣服明显就是下午卖给魔女V的那件啊。” 我瞪大眼睛看着老妈:“不会吧,老妈,应该是你搞错了吧,这件衣服怎么会是下午那魔女买走的那件呢?那家伙……” 我指指紧关着的浴室门,怎么也无法把那个衣着光鲜、盛气凌人的魔女和浴室里那个为了一个瓶盖和乞丐吵架、落魄又白痴的漂亮家伙联系在一起! 这样两极化的两个人,怎么可能有关系呢? “我怎么可能搞错?你不信的话,我找证据给你看。”老妈低头,将外套翻过来,指着左衣角反面红线绣着的“红”字,说,“看,这是我为了防小偷,特别在自家的衣服上做的标志,除了我之外,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会这么做呢?” 呃……我低头,呆呆地看着老妈在衣服上绣的“红”字。的确,这个世界上,除了老妈,还有哪个服装店老板娘会无聊到做这种事情呢?还防小偷呢,难道绣个字,人家小偷就不敢来偷了吗?没准人家买回家的衣服穿到不想穿的时候,也没发现原来衣服上还有这么一个所谓的“防偷标志”呢! 我在心里偷偷对老妈致以十二分的鄙视。 不过鄙视归鄙视,至少眼前,因为衣服上的这个“红”字,基本可以肯定这件衣服就是魔女V今天下午买走的那件。 那么……为什么魔女V买走的衣服,会穿在浴室里的那家伙身上呢? 如果那家伙真的和魔女V有关系的话,以魔女V的本事,应该不至于让他穷到和乞丐当街争夺一个瓶盖吧? 可是如果没有关系的话,下午魔女V才买走的衣服怎么会穿在这家伙身上啊? 上帝,如果这家伙真的是魔女V的亲人或者朋友,身为和魔女V有着“深仇大恨”的我,竟然还出手帮助了那家伙,这叫我情何以堪啊! “轰”的一下,我心里的一把火冒了上来。 “老妈……”我大叫一声,“我去把那家伙叫出来说清楚!” 开玩笑,要是那家伙真的和魔女有什么关系,我才不管他是不是认得回家的路呢,必须叫他立马走人。 “啪”的一声,我用力地打开浴室的门。 细细的水柱从固定在墙上的莲蓬头中洒落下来,铺满白色瓷砖的浴室内一片水汽氤氲。浴室顶上的灯被浅蓝色的玻璃灯罩套着,散发出的灯光跟着变成浅浅淡淡的蓝色,衬得一片水汽的浴室更是迷蒙模糊。 在这一片迷蒙如幻的水汽之中,一具修长白皙的身影模糊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在听到我开门的声音后,身影一转身,朝着我慢慢地走过来。 一瞬间,我停住了所有动作,只能呆呆地站立在门口,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如同石化般地望着浴室内。这一刻,我完全忘记了自己前一秒气冲冲地推开门时的目的是什么,大脑更是在那白皙的身影转身朝着我越走越近时,跟着一点点地陷入彻底罢工状态。 一抹身影…… 一抹白皙的身影…… 最关键的是……这身影还是……裸,裸体? 我呆呆地看着身影从一片朦胧水汽中朝着自己越走越近,那原本只是一片白色的模糊的形体也跟着逐渐清晰起来。 裸,裸体身影啊! 白皙细长的脖子,略显单薄的削长双肩,随着走动而微微凸显的精致锁骨……打住打住,不能再往下看了! 咕咚一声,我一边咽口水一边困难地把自己的视线往上移,将目光锁定在自以为最安全的头发上,它们因为被水打湿而柔顺地贴在脸颊和他的脖子周围。 我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发梢上那慢慢凝成的一颗颗晶莹饱满的水滴上。那些透明的可爱水滴,随着他的走动,在发梢轻轻地一记颤动之后,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来,在有着漂亮弧度的下巴上微微一个打转,然后滴落在了性感的锁骨附近,有水滴直接就停留在了凸起的锁骨所形成的凹洞里,更多的则是在锁骨上滑行一阵后,慢慢地往下滑落…… 停……红日,你不能再往下看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啊……我在心里大声地叫嚷着,只不过在叫嚷的同时,我的视线却在水滴的诱惑下,完全不受自己大脑控制地跟着它滑落的轨迹,一起慢慢地滑落…… 从精致的锁骨到平滑的胸口,从平滑的胸口到结实的腹部,然后是…… “轰”的一下,我突然有种浑身上下的血液在一瞬间犹如火山爆发般,齐齐逆流向脑袋的晕眩感觉,紧跟着便是鼻子一热,有温热的液体从鼻子里流了出来。 我伸手摸向自己的鼻子,还来不及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时,我的身子便已朝着地面直直地倒去。砰的一声,在失去意识之前,我在一片迷蒙之中仿佛看到了自己手上沾了点点血迹。 好奇怪,我什么时候受伤了,还流血了呢?

第5章紫魔芋是大浑蛋 什么叫做孽缘呢? 如果让我来回答,我一定会很诚恳地告诉你:孽缘就是你对某人恨得牙痒痒,发誓从此以后把他当成不认识的人,但是第二天却发现,你和他陷入了一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情况,比如我和紫魔芋。 “一转学过来,人气就直逼校园王子莫子青的紫魔芋同学,竟然成了我们的同班同学,真是不可思议啊,对吧,红日?”冰蓝一脸花痴样地望着教室另一边的一个身影说。 我顺着冰蓝的视线,冷冷地白一眼那抹可恶的身影,以生动具体的表情语言来充分表达我对某人的态度。 “魔芋啊,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资助西部贫困学校的呢?”教室那一边,紫魔芋的旁边围满了唧唧喳喳的女生,一个个不停地向他提问。 说白了,好奇是假的,都是找各种借口接近那家伙。我在心里小小地鄙视着那群围绕在紫魔芋身边的花痴女生。 “这个啊,是因为从小到大,爸爸就有带我去各地旅游的习惯,在我10岁那年,爸爸带着我去了西部贫困地区。看过了无数美丽又富裕的地方,第一次来到那么贫困的山区,我被深深震撼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便立下誓言,要为那些生活在贫困地区,连几块钱的书本都买不起的孩子做点事情。”紫魔芋看着四周的女生,精致的脸上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诚挚善良,十分魅惑人心。 “魔芋,你真的好善良。”果然,一见紫魔芋的表情,四周的女生纷纷双眼冒红心地看着他,无比感动地尖叫。 呃…… 我微微皱眉,为这家伙荒谬的话语而惊叹。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对他们的帮助毕竟有限,正因如此,我们更应该团结起来,发动身边每一个人的力量去帮助他们,这样才能滴水成河啊。”紫魔芋说。 还滴水成河呢?这家伙说起谎话来难道都不用打草稿吗,竟然可以一句接着一句不断地从嘴里冒出来?我的眉毛一阵抖动,突然想起好像有个人也有这种说谎不打草稿的本事。 “对了,魔芋,你爸爸从小带你到处旅游,你家应该很有钱了?”有女生甜甜地问。 “我家啊,其实也没有了,我妈是做服装设计的,我爸则经营着一家服装公司,家境应该算是小康吧。”紫魔芋微笑着,用十分平静的语气和非常流畅的语速说。 妈妈是做服装设计的……爸爸是经营服装公司的……这样的家境哪里是小康啊,简直就是大富了! 这家伙真的是说谎说成精了哇!长这么大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服装公司老板的儿子,在街上和乞丐抢一个中奖的瓶盖,也是第一次见到服装公司老板的女儿(如果魔女V真的是紫魔芋的姐姐的话),一天到晚在山寨街骗财骗物……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呢,像魔芋身上这件LV的最新外套,本来也不是一般人穿得起的,当然,我说的是正品,不是某些人家里卖的那些山寨货。”站在紫魔芋最左边的某个女生捂嘴笑着,轻声道。 不是某些人家里卖的那些山寨货吗?很抱歉,你们喜欢的紫魔芋同学,他身上的所谓LV的衣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全部都是他姐姐从我们山寨街骗来的。 啪嗒啪嗒,我的额头纠结出一个个十字形疙瘩。我用力地深呼吸,在心里不断地告诫自己别冲动,因为根据十几年的经验,冲动是绝对没好结果的。 “就是就是,有钱人家出身的人就是不一样,魔芋你一开口讲话,就透露着一股优雅的味道,一定是因为从小受到良好教育的缘故,这可是和某些暴发户家庭出身的孩子不一样。”有女生跟着嘲讽地接话。 优,优雅的味道?这群丫头眼睛长到哪里去了,竟然说骗子优雅?而且,让人愤怒的是,这群丫头,一个个对着紫魔芋花痴也就算了,干吗损别人啊?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腾”的一下,我从位子上站起来,气呼呼地朝着紫魔芋所在的地方走去。 “呵呵,同学夸奖了。”此时的紫魔芋正微笑着,一副接受夸奖接受得理所应当的模样。 啪嗒啪嗒,我额头在他理所当然的回答中又硬生生地多出三四个疙瘩。 “紫魔芋,你这个说谎精!虚伪狂!狡猾鬼!可恶蛋!”我用力地瞪着紫魔芋完美的脸上那灿烂得比艳阳还要耀眼的笑容,咬牙切齿地心中暗吼道,“你,你,你别以为这个教室里,其他人都不知道你的背景来历,就随口胡乱编造谎言骗大家。” “各位,大家千万别相信这家伙,他说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我大声地对众人说,“他身上穿的衣服,分明是我家的山寨LV;他说他爸爸是服装公司老板,但是我却亲眼看到他为了一个‘再来一瓶’的瓶盖和乞丐争吵;还有他那天告诉我的他家地址,竟然是豪华公共厕所。” …… 在我大声地说完后,教室内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安静。就在我以为这是因为大家在听完我的话后,对真实的紫魔芋震惊无比时,一道大笑声响起,然后是一阵大笑声,接着,我听见全班同学,除了我和紫魔芋之外,全部不可抑止地大笑起来。 “喂,红日,你就算要诬陷魔芋,也请编一个合理一点的谎话,好不好?”肩膀被人用力推了一下,有人在我背后鄙视地说。 “我,我编谎话?”我用手指着自己,不敢置信地说。 “当然了,不然是魔芋同学在骗我们吗?怎么可能?谁都知道周一的师生大会上,红日你因为魔芋的缘故,丢脸丢大了,可是就算如此,你也不应该这么诬陷他吧?” “我诬陷这家伙?” 呼呼呼……头顶着火了,我的头顶一定着火了,尤其是当我一个不经意地低头,看到某人的嘴角正微微地上扬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我的时候,我的热血全部往头顶冲去,“你们知道这家伙的姐姐是谁吗?他的姐姐就是有名的魔女V,那个一天到晚骗财骗物的魔女V!” 魔女V?一听到这个耳熟能详的名字,所有人都低低地抽了口气,魔女V的魅力可见一斑。 “喂,红日说的那个魔女V,就是前几天从你爸爸那里骗了五百多块钱的女人吗?” “除了她,还有谁啊?那女人不是一个月前也骗你爸爸给她买了三件衣服吗?” “原来你们家都有被骗的经历啊,我家也是,那女人只用了几句话就把我哥一个月的零花钱全部骗走了!” 女生们小小的讨论声不断地响起,看向紫魔芋的眼神也开始带上一点点困惑和怀疑的色彩。 哈哈! 我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提起魔女V的名字时心情是如此地愉快,简直就像是提到自己的救星一般。 “大家只要仔细想想,就可以发现魔女V和紫魔芋之间有很多共同点,比如两个人的长相很相似,身高也差不多,还有声音听起来也很像,更加不要说两个人都有说谎不打草稿的本事和习惯。”见大家开始犹豫,我再接再厉地说道。 “听红日这么一说,魔芋和魔女的声音还真的很像呢。” “我听魔女说过话,但是看过她的背影,好像比魔芋要高吧?” 女生们再次开始窃窃私语,有开始偏向我这一边的,当然也有选择相信紫魔芋的。 “大家不要相信这丫头的话!”就在形势开始偏向有利于我这方时,一直沉默着的紫魔芋开口说话了,声音微微有点哽咽,一副正因为自己被冤枉而觉得委屈和愤怒的样子,“一个多月前,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像被人跟踪了,于是设计把那个跟踪我的人给引了出来,那个人就是她!” 紫魔芋用手指着我,眼神里是一贯的冷漠而嘲讽,声音却做作地继续装出哽咽的感觉,说:“当时,我问这丫头为什么要跟踪我,得到的答案是她说她喜欢我,希望我能和她交往。我虽然遇到过不少女生的告白,但还是第一次被跟踪狂说喜欢,当然不会答应。我想,就是因为我的拒绝,所以她才会一直想着报复我,不断地诬陷我。” 什么? 我瞪大眼睛,震惊无比地望着紫魔芋:我跟踪他?我喜欢他?我想要和他交往?我还因为告白被拒所以要报复他? 我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做“把黑说成白,把白说成黑”了!几千年前的秦朝,赵某人指着鹿说成马的时候,朝廷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气得内出血,我现在算是完全能够体会了。 “各位,我本来还不想说的,毕竟这丫头也是女生,告白被拒总是觉得难为情的,更何况她还有喜欢跟踪别人的坏习惯,可是,可是看到她一次次这么诬陷我,我不想大家讨厌我,所以还是决定把事实真相告诉大家。”紫魔芋说。 “可恶,紫魔芋,你怎么可以这么诬陷我?”我气急败坏地叫道,“我什么时候跟踪过你?什么时候跟你告白过?你胡说,你这个浑蛋、王八蛋、乌龟蛋,我,我,我……” “你没有跟踪我,又怎么会知道我家就是豪华公共厕所呢?我告诉你,那天晚上我就是因为知道你在我身后跟踪,所以才故意把你引到那里,让你误以为厕所就是我的家。”紫魔芋说。 什么? 震惊吗?不,这个词已经绝对不能形容我在听到紫魔芋的这番话之后的心情。这个家伙,怎么可以这么说?他怎么可以把前后两个谎话编得好像真的是我在说谎的样子?可恶,这家伙不就是说话比我厉害一点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紫魔芋,你这个超级大浑蛋……”我用力地大声地喊,但是骂来骂去却始终只有那么几句,自己都觉得气势不足。 “喂……你干吗骂魔芋?”“啪”的一声,我的肩膀被人用力地推了一下,“刚才害我差点被你骗了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这么骂魔芋,可恶!” “对啊,像你这种又粗鲁又可恶又喜欢跟踪别人的丫头,怎么可能有人喜欢?还想跟魔芋同学交往,做梦去吧!” 啪啪啪……我的身体被不断围拢过来的女生们推来推去,然后在一阵头晕眼花之中,我砰的一声,撞到了一边的课桌。在剧痛之中,我整个身体也跟着不稳地跌倒在地。 下一秒,四周响起一阵阵毫不掩饰的嘲笑声。我坐在地上,用力地用牙齿咬着下嘴唇,才没让已经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掉下来。

本文由ag国际馆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在线阅读,紫花梗莲是大浑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