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国际馆 > 文学小说 > 穿LV的恶魔王子,千人千面的少年

穿LV的恶魔王子,千人千面的少年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11-19

第3章千人千面的少年 虽然紫魔芋的叙述让老爸老妈无比同情,他优异的成绩也获得了他们的好感,不过同情归同情,好感归好感,毕竟紫魔芋的姐姐是让老妈无比头疼的魔女V。所以在我送他回家之前,老妈还是对我千叮咛万嘱咐,内容无非是让我强有力地对魔女表示一下不满,以及提出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家服装店里的警告。 “红日,记得老妈的话,把魔芋送回家后,记得别忘了去找他姐姐,把话告诉她哦。”临出门前,老妈再次嘱咐道。 唉……我在心里无声地叹气,上一次和魔女V在山寨街的“战争”让我至今心有余悸,我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就算真的警告了,会有什么效果。恐怕不被那可恶的女人说得一文不值,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还有,如果回来晚了,就直接打电话给经常给你爸开车的出租车大叔,让他来接你回家,知道吗?”老妈继续说道,“一个女孩子走夜路,毕竟不安全。” “知道了。”呜呜,不容易啊,十分难得,我红日竟然也有这么强烈地感受到母爱的一天。 老妈,我现在相信我是你的亲生女儿了!我无比感动地对老妈挥挥手,然后和紫魔芋两个人踏上了去他家的路。 “红日小姐,你们家看上去好幸福啊!”路上,紫魔芋感叹着对我说,“不像我,从小就没有享受过父爱母爱。” “魔芋……”我同情地看着他。 “没关系,其实我已经习惯了。”紫魔芋一脸坚强地看着我,说,“就算姐姐不要我,把我扔进孤儿院的时候,我都没有哭哦。在孤儿院的时候,很多小朋友都喜欢欺负我,可是院长嬷嬷对我还是很好的,她每天都给我吃香香的馒头。在我和姐姐重新相认后,虽然姐姐一直对我不闻不问,不给我学费和生活费,但是只要能和自己的亲人在一起,哪怕每天打工到凌晨,我也觉得很开心。” 呜呜呜…… 听着紫魔芋的叙述,我的同情心开始泛滥起来。虽然爸妈从小就常常限制我的行动,抱怨我的那些坏习惯,可是原来,那些限制和抱怨竟然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因为紫魔芋他就算想要被爸妈责骂和制约也无法实现,更不要说我还从小在爸妈的呵护下,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呢! “魔芋,你好可怜!”我哽咽着说。 “怎么会呢?其实我对现在的生活已经很满足了,我每天早上五点起来,然后给姐姐准备好早餐,就出发去打工,打完工我就去学校上课,然后放学后继续去打工,一直到凌晨两点回到家。这样一个月下来,我可以赚七百多块钱,可以给姐姐买她喜欢吃的很多东西呢!还有啊,红日小姐,你知道吗?我发现原来每天少吃点少吃点,胃口真的会跟着变得好小。这样我就可以每个月从食物上省下几十块钱呢,可以给姐姐买好多瓶她喜欢喝的饮料呢!” 每天少吃点,把胃饿小,用这样的办法来省钱,我还真是第一次听到。我满含眼泪地看着紫魔芋,对他不幸遭遇的同情一下子犹如黄河水泛滥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不过说起来,我把姐姐刚买回来的LV外套弄得这么脏,不知道她会不会生气呢?”仿佛没有看到我已经感动到不行的模样,紫魔芋自顾自继续说道,“我唯一害怕的就是姐姐生气,因为每次姐姐一生气,我就会被赶出家门,在屋檐下过夜。前天晚上我就是在外面过夜的,晚上的气温好低,我把自己抱成一个球了,还是觉得好冷。” 什么?只不过弄脏了一件衣服,就会被赶出家,在屋檐下过夜?这也太过分了吧。 “魔芋同学,你穿着我的外套回去吧,记得把LV外套藏好,等明天偷偷洗干净,不就没事了吗?”我脱下自己的外套给紫魔芋披上。 “谢谢你,红日小姐,我会努力不让姐姐发现的。但是就是不知道外套上的这些污渍能不能够洗干净,唉……如果洗不干净的话,我看至少要有好几个晚上,我都必须睡在外面了。”紫魔芋叹了口气说。 呜呜呜…… “魔芋同学,我会帮你的,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可以帮到你,但是我一定会帮助你的。”热血一股脑地往头顶冲去,我抓着紫魔芋的手说道。 我摸摸自己的口袋,发现里面有老爸刚给的三百多块钱,于是拉起紫魔芋的手就往附近的便利超市走去。 虽然现在为止,我还无法帮上紫魔芋的大忙,但是有些小事情我还是可以为他做的,比如说…… “老板,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些东西,一共多少钱?”我哗啦啦动作迅速地把便利商店里面能够看到的日用品全部装进推车内。 还好,便利商店的日用品价格还算便宜,所以即便我冲动地往推车内装满了东西,结算的时候,价钱也刚好在三百块左右。 “饼干、泡面、毛巾、肥皂、睡衣、拖鞋,还有矿泉水、肉罐头……红日小姐,你买这么多东西干吗?”紫魔芋吃惊地看着我买来的满满两大袋东西问。 “这些东西不是我要的,而是送给你的。”我说道,“走吧,东西好重,我们得赶紧把它们送回你家才是。” “送给我的?呜呜,红日小姐,你真是好人。”紫魔芋感动地从我手中接过一个袋子,然后带着我往他家走去。 到了他家门口,我把另一个装满东西的袋子也递给他之后,和他挥手告别,心里却暗暗地记下了他家的地址。 不知道那件LV外套正品需要多少钱,如果我买一件送给魔芋的话,他一定会很开心,而他姐姐,也就不会为难他了吧! 想到他有可能因为衣服上洗不掉的污渍而被他姐姐赶出家门在外过夜,我就觉得心疼。 反正老爸平时给我的零花钱也挺多的,不够的话,就再去借点好了!我在心里美美地打算着,想着如果魔芋收到自己送的真正的LV外套,一定会很高兴吧。 第二天早上,我便按照原定的计划,先在网上查到了LV外套的价格,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不过是一件外套而已,挂个LV的牌子,竟然要4000块!算上今年压岁钱剩下的2000块,我还缺2000块。 2000块啊,我上哪里去借这么多钱?爸妈那边肯定是不行的,因为如果向他们借钱的话,一定会被问东问西,可是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冰蓝啊,你有没有办法能够短时间内凑到2000块,过段时间就还哦!”无奈之下,我只好打电话找好友商量。 “借钱?红日,你干吗突然需要这么多钱?”冰蓝疑惑的声音在电话那端想起。 “呃……也没,没什么了,我只是帮朋友问一下。”我干干地笑笑说。 “这样啊,你那个朋友满18周岁了吗?”冰蓝问。 “什么意思?” “满18周岁的话,就可以去银行办理信用卡透支了啊!像我,现在只有16岁,每次有急用的时候,都只能拜托高年级的学长学姐们帮忙。”冰蓝说道,“而求学长学姐们帮忙,每次都要送礼物给他们。” 去银行办理信用卡?找高年级的学姐帮忙,让她们帮自己刷卡?好主意啊! “冰蓝,谢谢你。”我惊喜地道谢。 因为冰蓝的主意,我找到了一个比较熟悉的高年级学姐,在再三保证自己一定会及时还款以及事后一定好好答谢之后,学姐终于答应帮忙。 就这样,在凑足了钱之后,这天我好不容易熬到放学,就立马冲到商场里把那件外套给买了下来。虽然付钱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为了那昂贵的价格而咋舌,但是一想到魔芋看到衣服时会露出那种可爱的感动表情,我就觉得自己这样做还是值得的。 拎着衣服,我照着昨晚的记忆来到了魔芋家门口,红色的大门紧闭着。我四处找了一下,没有发现门口有安装门铃。 怎么办?我傻傻地站在门口,伸手敲了敲门,谁知道门却因为我的动作而咯吱一声打开了,原来门没关啊,那么魔芋应该在家里吧? 我一边想着,一边小心翼翼地走进去,却在下一秒为自己看到的景象而大吃一惊。 “本市第一间超豪华公共厕所正式投入使用,欢迎市民使用!” 超——豪——华——公——共——厕——所—— 什么意思?为什么魔芋家里会挂着这么奇怪的宣传牌子,而且家里的设计看起来和厕所真的好像,分开的两个侧门前,竟然还模仿厕所,标示出了男女?还好,房间里面闻不到一般公共厕所那股臭味,不然怎么住人啊? 按照常理推断,标示出男生的房间应该是魔芋的吧。 我轻轻地敲门:“魔芋,我是红日啊,你在家吗?” 砰的一声,门应声打开,出来的却不是我要找的紫魔芋,而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我吓了一跳,赶紧往后退去。 “喂,臭丫头,你干吗鬼鬼祟祟地站在男厕所门口?你要偷窥我上厕所吗?”同样被吓一跳的还有眼前的大叔,对我大声骂了几句话后,留下一个鄙视的眼神离去。 竟然说我这正值青春好年华的少女偷窥一个四十多岁、毫无姿色的大叔上厕所?人生中还有比这更耻辱的事情吗? 我好想张口反驳,但是……但是……但是…… 公共厕所?紫魔芋昨晚领我到的家真的是公共厕所?不,不会的,怎么可能! “大叔。”我大叫着朝大叔追过去,“你说这里是公共厕所,怎么可能啊?” “臭丫头,你难道不认识字吗?正门进去的宣传栏上不是写得清清楚楚吗?”大叔不屑地看着我,一副彻底把我当成变态少女的样子。 “可,可是如果真的是厕所,为什么都没有一般厕所的臭味呢?公共厕所怎么可能没有臭味呢?”我挣扎着说。 “白痴,这可是全市新建的最豪华厕所,不要说没有臭味,厕所里面的设施啊,简直可以媲美五星级酒店呢!”大叔不屑地对我丢下这么句话后,便离开了。 公共厕所=紫魔芋的家? 呼呼呼,一阵阵风吹过。 我整个人僵硬地站在传说中的豪华公共厕所门口,完全无法动弹。 如果现在是秋天的话,风中再加上几片黄色的落叶,一定更能表达我此刻的心情吧。

第5章紫魔芋是大浑蛋 什么叫做孽缘呢? 如果让我来回答,我一定会很诚恳地告诉你:孽缘就是你对某人恨得牙痒痒,发誓从此以后把他当成不认识的人,但是第二天却发现,你和他陷入了一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情况,比如我和紫魔芋。 “一转学过来,人气就直逼校园王子莫子青的紫魔芋同学,竟然成了我们的同班同学,真是不可思议啊,对吧,红日?”冰蓝一脸花痴样地望着教室另一边的一个身影说。 我顺着冰蓝的视线,冷冷地白一眼那抹可恶的身影,以生动具体的表情语言来充分表达我对某人的态度。 “魔芋啊,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资助西部贫困学校的呢?”教室那一边,紫魔芋的旁边围满了唧唧喳喳的女生,一个个不停地向他提问。 说白了,好奇是假的,都是找各种借口接近那家伙。我在心里小小地鄙视着那群围绕在紫魔芋身边的花痴女生。 “这个啊,是因为从小到大,爸爸就有带我去各地旅游的习惯,在我10岁那年,爸爸带着我去了西部贫困地区。看过了无数美丽又富裕的地方,第一次来到那么贫困的山区,我被深深震撼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便立下誓言,要为那些生活在贫困地区,连几块钱的书本都买不起的孩子做点事情。”紫魔芋看着四周的女生,精致的脸上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诚挚善良,十分魅惑人心。 “魔芋,你真的好善良。”果然,一见紫魔芋的表情,四周的女生纷纷双眼冒红心地看着他,无比感动地尖叫。 呃…… 我微微皱眉,为这家伙荒谬的话语而惊叹。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对他们的帮助毕竟有限,正因如此,我们更应该团结起来,发动身边每一个人的力量去帮助他们,这样才能滴水成河啊。”紫魔芋说。 还滴水成河呢?这家伙说起谎话来难道都不用打草稿吗,竟然可以一句接着一句不断地从嘴里冒出来?我的眉毛一阵抖动,突然想起好像有个人也有这种说谎不打草稿的本事。 “对了,魔芋,你爸爸从小带你到处旅游,你家应该很有钱了?”有女生甜甜地问。 “我家啊,其实也没有了,我妈是做服装设计的,我爸则经营着一家服装公司,家境应该算是小康吧。”紫魔芋微笑着,用十分平静的语气和非常流畅的语速说。 妈妈是做服装设计的……爸爸是经营服装公司的……这样的家境哪里是小康啊,简直就是大富了! 这家伙真的是说谎说成精了哇!长这么大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服装公司老板的儿子,在街上和乞丐抢一个中奖的瓶盖,也是第一次见到服装公司老板的女儿(如果魔女V真的是紫魔芋的姐姐的话),一天到晚在山寨街骗财骗物……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呢,像魔芋身上这件LV的最新外套,本来也不是一般人穿得起的,当然,我说的是正品,不是某些人家里卖的那些山寨货。”站在紫魔芋最左边的某个女生捂嘴笑着,轻声道。 不是某些人家里卖的那些山寨货吗?很抱歉,你们喜欢的紫魔芋同学,他身上的所谓LV的衣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全部都是他姐姐从我们山寨街骗来的。 啪嗒啪嗒,我的额头纠结出一个个十字形疙瘩。我用力地深呼吸,在心里不断地告诫自己别冲动,因为根据十几年的经验,冲动是绝对没好结果的。 “就是就是,有钱人家出身的人就是不一样,魔芋你一开口讲话,就透露着一股优雅的味道,一定是因为从小受到良好教育的缘故,这可是和某些暴发户家庭出身的孩子不一样。”有女生跟着嘲讽地接话。 优,优雅的味道?这群丫头眼睛长到哪里去了,竟然说骗子优雅?而且,让人愤怒的是,这群丫头,一个个对着紫魔芋花痴也就算了,干吗损别人啊?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腾”的一下,我从位子上站起来,气呼呼地朝着紫魔芋所在的地方走去。 “呵呵,同学夸奖了。”此时的紫魔芋正微笑着,一副接受夸奖接受得理所应当的模样。 啪嗒啪嗒,我额头在他理所当然的回答中又硬生生地多出三四个疙瘩。 “紫魔芋,你这个说谎精!虚伪狂!狡猾鬼!可恶蛋!”我用力地瞪着紫魔芋完美的脸上那灿烂得比艳阳还要耀眼的笑容,咬牙切齿地心中暗吼道,“你,你,你别以为这个教室里,其他人都不知道你的背景来历,就随口胡乱编造谎言骗大家。” “各位,大家千万别相信这家伙,他说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我大声地对众人说,“他身上穿的衣服,分明是我家的山寨LV;他说他爸爸是服装公司老板,但是我却亲眼看到他为了一个‘再来一瓶’的瓶盖和乞丐争吵;还有他那天告诉我的他家地址,竟然是豪华公共厕所。” …… 在我大声地说完后,教室内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安静。就在我以为这是因为大家在听完我的话后,对真实的紫魔芋震惊无比时,一道大笑声响起,然后是一阵大笑声,接着,我听见全班同学,除了我和紫魔芋之外,全部不可抑止地大笑起来。 “喂,红日,你就算要诬陷魔芋,也请编一个合理一点的谎话,好不好?”肩膀被人用力推了一下,有人在我背后鄙视地说。 “我,我编谎话?”我用手指着自己,不敢置信地说。 “当然了,不然是魔芋同学在骗我们吗?怎么可能?谁都知道周一的师生大会上,红日你因为魔芋的缘故,丢脸丢大了,可是就算如此,你也不应该这么诬陷他吧?” “我诬陷这家伙?” 呼呼呼……头顶着火了,我的头顶一定着火了,尤其是当我一个不经意地低头,看到某人的嘴角正微微地上扬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我的时候,我的热血全部往头顶冲去,“你们知道这家伙的姐姐是谁吗?他的姐姐就是有名的魔女V,那个一天到晚骗财骗物的魔女V!” 魔女V?一听到这个耳熟能详的名字,所有人都低低地抽了口气,魔女V的魅力可见一斑。 “喂,红日说的那个魔女V,就是前几天从你爸爸那里骗了五百多块钱的女人吗?” “除了她,还有谁啊?那女人不是一个月前也骗你爸爸给她买了三件衣服吗?” “原来你们家都有被骗的经历啊,我家也是,那女人只用了几句话就把我哥一个月的零花钱全部骗走了!” 女生们小小的讨论声不断地响起,看向紫魔芋的眼神也开始带上一点点困惑和怀疑的色彩。 哈哈! 我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提起魔女V的名字时心情是如此地愉快,简直就像是提到自己的救星一般。 “大家只要仔细想想,就可以发现魔女V和紫魔芋之间有很多共同点,比如两个人的长相很相似,身高也差不多,还有声音听起来也很像,更加不要说两个人都有说谎不打草稿的本事和习惯。”见大家开始犹豫,我再接再厉地说道。 “听红日这么一说,魔芋和魔女的声音还真的很像呢。” “我听魔女说过话,但是看过她的背影,好像比魔芋要高吧?” 女生们再次开始窃窃私语,有开始偏向我这一边的,当然也有选择相信紫魔芋的。 “大家不要相信这丫头的话!”就在形势开始偏向有利于我这方时,一直沉默着的紫魔芋开口说话了,声音微微有点哽咽,一副正因为自己被冤枉而觉得委屈和愤怒的样子,“一个多月前,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像被人跟踪了,于是设计把那个跟踪我的人给引了出来,那个人就是她!” 紫魔芋用手指着我,眼神里是一贯的冷漠而嘲讽,声音却做作地继续装出哽咽的感觉,说:“当时,我问这丫头为什么要跟踪我,得到的答案是她说她喜欢我,希望我能和她交往。我虽然遇到过不少女生的告白,但还是第一次被跟踪狂说喜欢,当然不会答应。我想,就是因为我的拒绝,所以她才会一直想着报复我,不断地诬陷我。” 什么? 我瞪大眼睛,震惊无比地望着紫魔芋:我跟踪他?我喜欢他?我想要和他交往?我还因为告白被拒所以要报复他? 我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做“把黑说成白,把白说成黑”了!几千年前的秦朝,赵某人指着鹿说成马的时候,朝廷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气得内出血,我现在算是完全能够体会了。 “各位,我本来还不想说的,毕竟这丫头也是女生,告白被拒总是觉得难为情的,更何况她还有喜欢跟踪别人的坏习惯,可是,可是看到她一次次这么诬陷我,我不想大家讨厌我,所以还是决定把事实真相告诉大家。”紫魔芋说。 “可恶,紫魔芋,你怎么可以这么诬陷我?”我气急败坏地叫道,“我什么时候跟踪过你?什么时候跟你告白过?你胡说,你这个浑蛋、王八蛋、乌龟蛋,我,我,我……” “你没有跟踪我,又怎么会知道我家就是豪华公共厕所呢?我告诉你,那天晚上我就是因为知道你在我身后跟踪,所以才故意把你引到那里,让你误以为厕所就是我的家。”紫魔芋说。 什么? 震惊吗?不,这个词已经绝对不能形容我在听到紫魔芋的这番话之后的心情。这个家伙,怎么可以这么说?他怎么可以把前后两个谎话编得好像真的是我在说谎的样子?可恶,这家伙不就是说话比我厉害一点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紫魔芋,你这个超级大浑蛋……”我用力地大声地喊,但是骂来骂去却始终只有那么几句,自己都觉得气势不足。 “喂……你干吗骂魔芋?”“啪”的一声,我的肩膀被人用力地推了一下,“刚才害我差点被你骗了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这么骂魔芋,可恶!” “对啊,像你这种又粗鲁又可恶又喜欢跟踪别人的丫头,怎么可能有人喜欢?还想跟魔芋同学交往,做梦去吧!” 啪啪啪……我的身体被不断围拢过来的女生们推来推去,然后在一阵头晕眼花之中,我砰的一声,撞到了一边的课桌。在剧痛之中,我整个身体也跟着不稳地跌倒在地。 下一秒,四周响起一阵阵毫不掩饰的嘲笑声。我坐在地上,用力地用牙齿咬着下嘴唇,才没让已经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掉下来。

本文由ag国际馆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穿LV的恶魔王子,千人千面的少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