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国际馆 > 文学小说 > 乡党的桃花,相约春日

乡党的桃花,相约春日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30

图片 1
  高中毕业那年,正是知青年代。
  毕业后的那年春天,村头桃园如期花开。忙完了一天的事情,大约傍晚,我饶有兴致地到桃林走走,欣赏那里的桃花,释放一下疲惫的身心。那些粉红、嫣红、紫红的花瓣娇艳欲滴,如晨光,如栖霞,它的娉婷绰约、浓烈俏丽深深地吸引着我。我时而抬头观赏别致的枝蔓,时而远眺前方的花丛,当我如痴如醉时,传来一个亲切的声音:“钱林!”惊愕得我猛一回头,见来人是丁泽,我问:“怎么是你?”
  丁泽说:“怎么不会是我。”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有无线电。”
  “你不是在说梦话吧,现在哪有无线电!”
  “没有,我从来不说梦话。”
  “你来干嘛?”
  “陪你走走。”
  “陪我走走,欢迎,欢迎!”
  丁泽是我认识没几天的下放知青,他是头年来我们村的。我是不久从学校毕业回来的,以前与他没什么交道,确切地说,根本不认识他。
  回乡后,参加生产队劳动时认识他了,当时并没有在意多少,只听说这个一米八高个、英俊潇洒、阳光帅气、气质优雅的男生叫丁泽。
  这下,他来到我的身边,近距离地接触,感到好意外。
  尴尬的我,脑袋一时出现空白,言不由衷地话不知从何说起。
  他倒很随和,一句问话打破僵局,“你是才从学校毕业回来的吧?”
  “是啊,你以前看到过我吗?”
  “没有。”
  “那就对了。”
  “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高中毕业回来的吧?”
  “你怎么看出来的。”
  “看你长相啊!”
  “什么长相?老了吗?”
  “说哪里话。”
  “怎么判断?”
  “比初中生略大一些。”
  “哦,你学过看相?”
  “没有。”
  “学啥?”
  “学的毛主席语录: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大有作为。”
  “还有啦?”
  “革命青年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还有啦?”
  “一颗红心两种准备,随时接受祖国的挑选。”
  “就这吗?”
  “还有.”
  “还有什么?”
  “高尔基的《海燕》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啊,听他这么一说,好有感知,一下激起我澎湃的心情。
  陌生胆怯随着桃花,化作片片烟云弥漫在我心里。
  我们像讲相声,又像背台词,一会就拉开了似乎要长谈的态势。
  我大方地问:“你平常喜欢看写什么书?”
  “什么书都看。”
  “博览群书啊!”
  “算是吧。”
  “竹外桃花三两枝”我试探地吟出一句古诗,摸摸他的底气。
  “春江水暖鸭先知”他迅速对答。
  “千里莺啼绿映红”我紧接着又是一句。
  “水村山郭酒旗风”他不加思索地说出下一句。
  我感觉这两句太简单,继续来一句:“满树桃花烂漫红,”
  他说:“万枝丹彩灼交融。”
  我紧接着问:“出自哪里?”
  他说:“唐朝诗人吴融。”
  他对答如流,让我相信,他读了一些书。
  看得出他好兴致,随即他摘下一枝桃花递给我,我一看,没作任何表示,他猜出我的心思,不是很满意,便抬头看到一棵树尖上花色艳丽的一枝,就立马攀上树桠,凭着他高挑身材的优势,就把它摘下来递给我说:“丫头,这支喜欢吗?”
  接过桃花,我好感动,兴奋得不知道说啥了,只是大方地冲着他微笑。
  他也十分喜欢地望着我并微笑地说:“你面如桃花,明目皓齿,沉稳大方,身心健康。”
  “你从哪里学会赞美人的?”我说。
  他说:“不是赞美,只是抒发。”
  “你还有什么抒发的?”我紧接着问他。
  他说“你要知道什么?”
  我说:“我最想知道一个人对事物的态度。”
  他说:“毛泽东说过‘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最讲认真。’”
  “你的红书读得不错。”我说。
  “是啊,当前我们主要政治学习内容,都以红书为主,认真领会并非容易。更何况我们还要做到,这也是一种考验啊。尤其是我们男人,有理想,有抱负,还要有责任与担当。”
  我说:“一代伟人为我们树立了榜样,就向伟人学习吧。”我接着问:“丁泽啊,丁泽,你那个泽字似乎有来历。”
  “是吗,你想知道吗?”
  “我当然想知道。”
  他说:“当年我出生不久,母亲请了个算命先生,为我算命,说是我的命里五行中缺水,想来想去,就叫了泽。”
  “泽的含义你懂吗?”他问。
  “不懂。”我说。
  他说:“泽的含义是积聚水的地方,湖泽,沼泽,于仁德以恩泽。”
  “这么说,你集水于泽,集仁于德哦,将来了得!”
  “哪里,这要看我的造化了。”
  接着我也把自己名字的来历说给他听:“当年出生的我,也是母亲请了个算命先生,算我的五行,说我的命里缺木,就取名叫林。”
  “喔,我们的长辈不谋而合啊!是不是我们有缘啊?”
  “也许吧。”
  “也许什么?”
  “比如五行中的金、木、水、火、土,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
  他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是我爷爷告诉我的。”
  “哦,你爷爷研究易经。”
  “不是,八卦,”
  “所以就传授给你了。”
  “大概吧。”
  “大概什么?有一句俗语,家里转世之谜,传男不传女。”
  “我们家向来不重男轻女。”
  “我羡慕你好幸福,出生在这么良好的家庭,是前世修来的福。”
  “是啊,就凭我能读书,就可以看出来,村里像我这样的女孩,没几个读书的。”
  “所以,你是庆幸的。”
  
  二
  “哎!”突然一种诧异声打断我们的谈话,我看到一种影子在丁泽的脸上晃来晃去的。
  “丁泽,你怎么脸上有花影?”
  “是吗,什么花影?”
  “就是花瓣影子啊!”
  “傻丫头,你看,月亮升起来了,这是月亮映射的花影啊!”
  “啊,在这里我们不知走了多少圈?已经时间不早了,月亮都出来了。”
  “是啊,你回头看,我们在这里已经走出一条路了。”
  我回头看,真的,在我们脚下,围着桃林已经走出了一条长长的路,可我们还不知疲倦,好像还有好多好多话要说。我们一会并肩前行,一会对面站立,落落大方地互相倾吐着心里想要说的话。
  月光下,并肩站立的我们仰望那轮明净的月儿,心中腾升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我没说要回家的话,他也没提起,我们还是在月光下继续走着,又一轮谈话开始了。
  “丁泽,我打个字谜你猜可否?
  “可以啊,你说。”
  “小狗身上长满了嘴。”
  “你要咬人啊,这么厉害!”
  “哪里话,你还是想想吧,真的是个字,绝不是戏弄你。”
  他还是挠挠头,没猜着。
  我说:“要不要我直接告诉你?”
  但是他半天没猜着。
  后来我暗示:“工厂都是些什么呀?”
  “哎!机器啊!”这一下他恍然大悟,“器字,哎呀,这个字谜好形象啊!”他哈哈哈大笑起来。
  “你真聪敏,终于猜出来了!”我赞美了他。
  “鬼丫头,真厉害,佩服,佩服!”
  接着我又说出了一道绕口令:“墙上挂面鼓,鼓上画老虎,老虎抓破鼓,拿块布来补。不知布补鼓,还是布补虎?”要求他说三遍就能流利地说完。
  他试着说了三遍没说好,我打趣地说:“堂堂高材生,这么简单,都说不清楚。”
  他听我这么一说,伸手想抱住我,我看来势不对,迅速躲闪,向前跑去,他快步地追逐我。我绕着树跑,他的个高,没我方便,一会就甩在后面了。看他在后面,我格格格地大笑起来,他也在开心地微笑,两颗淳朴的芳心伴着甜美的笑声,萦绕在丛密的桃林间,环绕在灼灼的花瓣上,他惬意地即兴来了一句:“月下桃林弄风影,花期不解谁来等,你侬着意紧相随,喜看姑娘笑语吟。”
  我回敬了他:“苍宇夜深映翠林,繁星闪烁笑花影,小师不懂姑娘心,只会痴情等路人。”
  他很快地反应出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我们情投意合、心知肚明,只是谁也没挑破。
  接下来,我们还谈了许多许多关于在校的学习情况,关于同学之间那些懵懵懂懂的趣事。
  我问:“你在学校喜欢过女生的吗?”
  他说:“没有。”
  他问我:“在校你喜欢过男生吗?”
  我说:“没有,但被人喜欢过,后来被别人抢跑了。”
  “为什么?”
  “我的学习成绩没有那个女生的好,是别人比我强吧,所以,我败退了。”
  “真的有这回事吗?”
  “真的,骗你是小狗!”
  “心疼吗?”
  “疼了一阵子,时间一长就忘了。”
  听了这话,他长叹了一口气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们还是谈谈开心的事。”
  接着他问我读过哪些小说,我说:“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红岩》、《红日》、《欧阳海之歌》等等,我最喜欢红岩书中叶挺将军的那首,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我应该在烈火与热血中得到水生!”说着说着义愤填膺起来,“多少革命先烈为了我们今天的平安幸福,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他听了后,也激动地说:“是啊,我们一定要珍惜今天的来之不易,要好好奋斗,哪怕毕生精力!”此时此刻,我两的心脏好像在一同起跳,热血奔涌。
  他说他家里有很多书,读过四大名著,还读过外国小说《莎士比亚》集,读过《红与黑》、《欧也妮葛朗台》等等,他说的这些外国书名,都是我以前听都没听说过的,我像听稀奇那样洗耳恭听,他看我听得那么认真,就给我介绍了《红楼梦》中林黛玉与贾宝玉之间的爱情故事。还把林黛玉那句“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更为谁?”讲解我听,还说:“我最为佩服的是林黛玉对爱情的忠贞,爱到极致,无怨,无悔,无妒。他们是旷世奇缘,但又是悲剧。黛玉心里的凄凉,满腹的惆怅令人怜悯,好端端的姑娘,被封建礼教所葬送。”听他侃侃而谈,我好佩服他的记忆,他不光能讲出故事情节,还能理解故事的内涵。我又默然无语地望着他,他说:“那是封建社会,现在不同了,提倡男女平等婚姻自由,而且还受法律保护。”听他这么一说,我一时心里亮堂起来,心想我们都是差不多大年龄,他懂那么多,与他相比,我差得太远,心里好惭愧,城里人就是城里人,见多识广,自叹弗如,接着我就沉默无语了。
  聪明的他看出我的情绪有些变化,话题一转,提起我们在校读的书。他说最喜欢高中语文课中毛泽东的《沁园春雪》一文,一说起这课文,我们一同背起来了:“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我们就像同台朗诵那样,抑扬顿挫地一口气直把它背完,一背完,我们相视一笑,笑得那么开心、那么温暖,我心里多了一份说不清楚的感受,难道他就是自己的意中人吗?
  倾心的交流,擦出了共同的思想火花,我们又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是那样地眷念着学生生活。
  渐渐地月儿偏西了,真的要回家了,我们并肩漫步在桃林里,走在回家的路上,他把我送到家门口,才依依不舍地匆匆离去,借一地的清辉,看着他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夜幕里,心里不觉酸楚起来。“心朦胧月夜朦胧,燕舞莺飞影似蒙,梨蕊素颜花自泪,此生何日再相逢。”
  那日之夜,我失眠了,整个身心都醉在了桃园,醉在了两情相悦里……
  
  三
  不久,他应征入伍,去了祖国遥远的北疆。
  他换了军装来与乡亲们告别,我挤在人群里送他,看到他身穿一套绿色的军装,那么英俊、挺拔、伟岸,莫名其妙地我好自卑,简直不敢抬眼望他,心想即使他顾不上看我一眼,我绝不怪他。没想到在我的余光里,他在人群中努力地寻找我,我们的眼睛飞快地对视一瞬,他就匆匆启程出发了。
  自他走后,了无音讯。
  春去秋来,每到桃园花开时,我总是到桃林去走走,重温那晚的美好时光。
  一年四季,我不知写了多少首诗,抒怀心中的惦记,留下不朽的记忆。
  春恋
  春至叠叠相思催,夜雨临窗绕梁回
  燕影朦胧载梦去,一轮清月照魂归
  
  夏吟
  青荷摇曳独自开,花开花谢枉自裁
  蝉声鸣尽为谁唱,镜花水月人亦呆
  
  秋思
  雁过啼声君可在,痴等鸿书寄情来
  片片落叶旋天地,望穿秋水空徘徊
  
  冬盼
  倦鸟栖林独自哀,花埋香径覆瑶台
  低眉吟雪西风烈,肝肠寸寸断衷怀
  
  拿着自己写好的诗,日日期盼他的归来。
  心想,见面的时候,要他猜猜我都写了些什么?
  多少年过去,又是一个桃园花开时,我情不自禁地来到那片桃林,正当我漫不经心地来回行走时,突然,一个好熟悉的声音“钱林”从身后传到我的耳畔,我猛地一回头,是丁泽,我不相信,揉揉眼睛,定神看看,果真是他,他还是那么的潇洒自若!
  他疾步地来到我的身边,我朝他身上连揍了几下嗔怪道:“这多年,只字片纸都没看到你的,我怕你已经死了哦!”
  丁泽说:“没死,我不能死,死了谁惦记你?你看,自从走了以后,我一直都在给你写信,开始几封寄出,不知怎么打回去了,后来我干脆不寄了,但还是坚持每月给你写信,你看,我把所有的信出了一本书,书名叫《桃林漫步》。”
  我默默地从他手里接过书,与他并肩朝着桃林深处走去……

故乡在桃园深处,是桃花盛开的地方。

当一缕春风吹过,万物苏醒,最先萌动的,是桃园里桃树的枝丫。大片大片的桃树,每一个丫口,鼓出一个个豆粒大的芽包,起初是羞答答地探出红蝇头来,一场小雨过后,乘着夜色,枝头挂红了,满满的蓓蕾哟,一枝,两枝,三、四枝;一朵,两朵,三、四朵;一串,两串,三、四串;不几天,满树满园,花团锦簇,桃花烂漫了,桃园成了花的海洋。红艳艳的桃花,是嫣红?粉红?不,是桃红!是桃花特有、娇艳的红。正是:桃花嫣然出篱笑,似开未开最有情,满树和娇红烂漫,万枝丹彩灼春融。那满树的桃花,俏丽、娇艳,淡淡的馨香,殷殷的红绯,装点出了芬芬芳芳、馥馥郁郁的一番诗情画意。她是绽放的红颜,用一腔柔情捧出一抹绯红,每朵桃花都是一个精灵。那片片花瓣里,写满了万千柔情,朵朵花蕊,堆满了相思的年华。满园桃花正醉人地盛开在春风里。微风过处,桃树的枝条迎风摇曳,朵朵桃花在迷蒙的春意中格外的明艳而清丽。呵,“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园披上了一袭绚丽而烂漫的春装:灼灼的桃花,繁盛且亮丽,娇艳而妩媚;盈盈的花瓣,温婉而飘逸,轻灵而秀美;疏疏的枝条,婀娜且旁逸,斜出而多姿。和风拂拂,花枝颤颤,满园桃花如一群窈窕倩女在轻歌曼舞。信步走进桃林,拂面的春风,挟裹着香波一阵阵吹来,空气中飘来醉人的花香。吸一口花精,沁入心脾;抱一片花魂,如醉如仙;恰如豪饮了一壶屠苏,使人沉醉在那桃花的海洋里,不知今夕何年、不知归路、不愿归去。嫩绿的桃叶,知趣地躲在花团后面,捧住那万顷桃花,占尽春光。

万树桃花开,一夜风吹瘦。残红尚有三千树,不及初开一朵鲜。莫春的风大了,片片花瓣飘洒而下。可惜狂风吹落后,殷红片片点莓苔。哦,花瓣雨,伤春泪,落英满地,让人不忍踏进桃林,生怕玷污了那圣洁的花仙。只看那桃林边的小溪水,漂浮着片片花瓣流向远方,影落清波十里红,心中有些惆怅,今日花落春去也,明年的春天,你还会重上枝头?

一番桃李花开尽,惟有青青草色齐。桃花谢后,满园春绿了,桃园里晃动着忙碌的身影。人们脸上依旧荡漾着桃花般的笑颜,精心照料、看护桃林,只盼着棵棵桃树结出仙桃来。看那桃园里的大姑娘,个个长得水灵灵的,笑起来面若桃花,一笑倾人国,再笑倾人城,三笑惹出故事来。太阳底下,戴一顶浅色遮阳帽,衣袂飘飘,身姿婀娜,踏着微风,款款而来,在桃树下穿梭劳作,仿若七仙女下凡,只把路过的行人看的呆呆傻傻的。恨不身为桃乡人。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桃果丰收的时候,桃乡人心里了开了花。桃林里的每一棵树,枝头挂满了沉甸甸的桃子,一根根伸展开来的枝干,象一串串糖葫芦,承载着熟透了的桃果在晚风中轻轻地摇曳,等待摘桃人帮卸妆。桃林里一箩筐一箩筐的水蜜桃、苹果桃往外装,大卡车一车一车往外运,听说都贴上标签销到很远的地方去了。桃园里长得最好的是人称“仙桃”、“寿桃”的蟠桃,形美味鲜,历来为桃仙、桃王、桃中极品,大概种桃人自己也舍不得吃上几个。传说是天上王母娘娘生日大会用的寿桃,王母娘娘曾与汉武帝相会,赠与四个蟠桃,武帝吃后觉得口齿留香,通体舒坦,就留下桃核准备带回来在皇宫后花园种,王母娘娘告知“中夏地薄,种之不生”。

故乡种植桃树的历史很久远,几百年前就叫桃园。身为桃乡人,总有一份骄傲,心里一直珍藏着一份对故乡桃园的美好记忆。每当度过北方的漫长寒冷、枯黄苍茫的冬季,总想着故乡桃园的美。每当春风醉人的季节到来,也看山、也郊游、也附庸风雅,学着先贤的样子,浴于沂,风乎舞雩,泳而归,观赏过万亩桃花、万亩梨花、万亩玫瑰、万亩槐花……,但,他乡山也绿,他乡水也清,难舍故乡桃花一片情。

桃红又见一年春,回乡只为看桃花。武陵故里怀情愫,系念桃花入梦来。只是都市扩展了,大地变样了,昔日的桃园已不见踪影,心头怅然若失,无聊地在路边行走。猛然间,眼前豁然开朗,城郊外、故道边、村舍旁,曾经荒凉的土地上,竟是一片姹紫嫣红!真是舍南舍北皆种桃,东风一吹几尺高,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清香嫩蕊含不吐,日日怪我何来迟。呵!桃花红,梨花白,桃花的香魂,已经深入桃乡人的骨髓。一位乡亲告诉我说,来看桃花的吧,省城的、京城的,年年都有来看的。乡下人现在到处都种桃,上面也明白了,咱桃园离不开桃树,苗圃免费提供桃树苗,城里乡里都种桃。今年桃花开得好,你再往别处走走看,桃乡大地,满眼桃花满眼春!

本文由ag国际馆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乡党的桃花,相约春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