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国际馆 > 文学小说 > 关于我的年少暗恋

关于我的年少暗恋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30

  人不管什么时候都要面对独立,独立了,就自由了,也就有了负担,有了责任。
  在2014年的春节过后,我分家了,也就是说父母不在管我,我要负担起,我们这个小家庭的全部费用。自从大专毕业以后就在家整整考了四年工作,有为一两分遗憾的,也有考的差的远的,不过再怎么说,现在还是寄生虫。在家里,婆媳矛盾已激化到了顶点。做为一位男人,为了这个小家庭,为了婆媳之间不再有矛盾,为了这个家不妻离子散,还是一个完整的家,我选择了后着,我必须这么做。虽然有点不甘心,但已成事实。你现在已不是家里的寄生虫,而是一个父亲,一个承担起家庭责任的丈夫。
  当时大女儿一岁半,小女儿四个月,两个小孩都在吃奶粉,面对着身无分文的我,分家了又不能向父母亲“借”钱,在朋友处借到路费和孩子的奶粉钱,把家里一切安顿好。在正月初八,我留下了妻儿,踏上了打工的道路,最严峻的是必须在一个月之内挣到钱,不然我的孩子就会挨饿。满含着泪水,离开了自己的家,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我的妻子和女儿。
  坐了两天的火车、大巴,在农历正月初十我到了陌生的城市,天津。刚到天津,我住在朋友宿舍,最起码吃住不愁,但最重要的是工作。没有出过远门,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以为挣钱是多么容易的事。要找高工资,还要各方面条件要好,可面对现实真的是无计可施。出门了,就只能听天由命。白天在四处打听,寻找机会,晚上,在网上填好简历,就等待着上天给自己一次机会。因为自己知道,早一天上班就早一天能挣到钱,早一天突出困境。
  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等来了电话,说让我就去面试、体检。和我一起面试的人很多,走进去才知道是中介,体检化验要三百多。三百多?交吧,这不逼上梁山了吗,再找不到工作,过几天我将会身无分文。拉开衣袖,看着不怎么专业的护士在我手臂上扎了四针才抽了那么一点血时,我的心都凉了。心里在想,招个实习护士也不能这么差劲吧?体检完后才知道那只是一个形式。
  中介晚上打电话给我,说第二天去某地方报到。集合时有三十多个人,就来了一辆八座的小面的,说是带我们去工厂。“上车啊!”中介说。上去了八个“再挤几个”又上去了四个,“唉!里面的再挤挤。”又上去了三个。最后让我上车,我胖,实在是没办法挤进去。“就你!还出来打工,你以前是干什么的?”面对中介的责问,我只能傻笑。第二次我是第一个进车的,中介说胖人优先。在车里,我连气都不敢出,我腿上还坐着一位女生。脚有点麻,坐在我脚上的大哥,你也太享福了吧?,头顶人家女孩的咪咪,屁股坐着我的脚。我们就像是批发市场的货物,车里塞得满满的,等待着去工厂里,批发。经过十几分钟的煎熬,我们到了工厂。我好像听到有人再说;“货到了吗?”“到了老板,都是好货色,保您满意!”一下车,我惊呆了,我的天哪!这次比上次拉的还多。就这点车,这么多人是怎么挤上去的,司机是怎么办到的?
  集合时,我们一共来了四十三位,分为两队进了车间。先是一个车间一个车间的转,最后到了不大的会议室,进来一位穿工作服的领导,给我们讲公司的规章制度和上班时间,然后又是面试。面试完了,想着就要上班。先找个无人的地方抽根烟,缓解一下面试时紧张的情绪。“你怎么在这呢?”我赶紧把烟掐了,一看,是中介。“怎么了?这里不让吸烟?”“没事,你吸吧。”我又点上了烟,不过从中介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不祥。我问“怎么了?”“你怎么在入职单上填的是大专,再一个,你长得细皮嫩肉的,人家说你吃不了苦。”我赶紧说“我是从农村来的,我能吃苦。”“我知道啊,你能吃苦。嗯!就这样吧,我们先回了,你找个车也回吧,下周一我给你打电话,我们在到别的厂看看。”看着那个超级小面的走了,我的心凉凉的。天津的天气很冷,尤其在这个时候,更冷,冷的让人窒息。
  我拉着脸,无精打采的回到了我朋友的住处。也免不了被朋友的责备。我是他带出来的,找不到工作他也没法给我家人交代,再一个,我还吃人家的,住人家的,寄人篱下怎么能不受气呢?第二天我朋友就上班了,我只能一个人在天津的各市转悠着,走累了,歇歇再走,四处打听哪里有工厂,哪里招人?晚上就在网吧,网上投简历,各式各样的什么工作都投一份。星期一也没有等来中介的电话。在网上,无意间看到三星手机厂还在招人时,心中有点兴奋,我的第一念头是,去试试?
  当站在三星两个厂区门口时,我傻眼了。等待面试的人比火车站的人还多。天啊!怎么会这样?进个厂就这么难吗?面对着长长的面试长队,有一种无奈。第一次感觉到了挣钱的不容易。看着队伍里的人,都是些十八九、二十几岁的小屁孩,自己的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搁。无聊的等待着面试。好不容易轮到我了,人家问了一下我岁数,“今年多大了?”“三十。”面试官不赖烦的看了我一眼。“多大了,站在这?站错队了,大哥!下一位。”啊!站错队了?我又站在了大叔级别的队伍里,排在了最后。
  漫长的等待中,看着有人进了厂区,有人垂头丧气的走开,哎!生活就是这样,每个人都在挣扎着,也忍耐着,更选择着自己的人生道路。看看手机,今天早上是没有希望了。我说的还真准,快轮到我了,人家下班了。早上买的菜加饼还在,从包里拿出来,找了张海报坐在门口,一边吃,嘴里还发出牙齿嚼生菜的咯吱咯吱声,就好像牲口在嚼草料。哎!生活在低层的人们和牲口有什么两样?有时候还不如。等吧!也许下午会有希望。
  随着三星员工的下班,这片天地开始热闹了起来。我坐在人家门口,就像一条丧家犬,是多么得可怜,又显得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前后左右都是站着或坐着的大哥小妹们,我们天马行空的聊着天,不过都有一个共同的话题——工作。同时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都等待着煎熬的那一刻,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下午一点半,面试的门开了,但我们不到一点就自觉地排上了队。谁都不认识谁,也没有吵闹,都玩着手机想着自己的心事。门开了,所有的人都兴奋了起来,好像打开了幸福之门。可人家只说了一句话,“你、你,你,还有你进来,别的人散了吧,我们人招够了”有心急的人喊到“唉~~~~这什么意思啊?”站在门口的领导说,“现在就招几个搬运工,我看他们几个强悍,就这个意思。”就这么简单,幸福之门再一次关上。这也太突然了吧?
  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一个人站在无情的大道上,也许是再等待着奇迹出现,也许等待着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能早点找到工作。可社会是残酷的,这也是人类生存的法则,强者生存,弱者只能在社会上经历磨练,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走到哪里都有饭吃。站了好久好久,不死心的我再一次问门卫,再一次去寻找微妙的希望。门卫说“初八我们就上班了,现在都快正月十五了,人早就招够了。”“哪三星还要人吗?”“只要是人才,三星什么时候都要人,不过要在网上投简历。”没有工作经验,没有技术,也没有能力,看着高工资的条件,一个都不符合。哎!算了吧!免得丢人。
  刚好这是工业园区,挨个厂挨个厂的问吧。找希望总比等希望好,天上掉馅饼也得要人去捡。不过失望比希望更大,不是嫌岁数大了,就是没有工作经验,要么就是招满了。凭着坚强的性子,挪动着自己的脚步,实在走不动了,看看天津的天,和自己的心情一样,灰蒙蒙。夕阳西下,该回住处了。找工作的时候只知道走,回去——哈哈,我迷路了,看着每条街道都一样。辗转反侧,最后我还是错过了末班车。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无奈的笑笑。这样也好,可以看看这里的夜景。北风那个吹,眼泪那个流啊^
  在无奈中徘徊,有一个字眼深深的吸引了我,常年招工,某某有限责任公司,门还没有关,问问?哎!肯定是中介,中介就中介吧,总比自己瞎逛要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明知道是中介,还是走了进去,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什么也不管了,能让钱吃亏也不能这么瞎转悠了,先稳定下来再说。
  走进去,映入眼帘的和我上次面对的中介一样,有面试,化验,填表,最重要的是交钱。不过他们快下班了,也没有了那么多麻烦事。人不多,在门口填表、交钱就直接上了二楼,“面试”。面试官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长的还算清秀,第一映像就像是高级酒店的服务员,热情,脸带微笑,端茶倒水。但对于我当时的心境,好反感。我就静静的坐着,对于她的热情无动于衷。最后她直接就问,“我们这里就缺搬运工,你能干吗?”我问,“工资多少?”“一个月吃住管,保底工资3500,如果你自己能吃苦,可以挣六千多”“能,我能吃苦。”“好,交一百元押金,明天来这里报到。”好。虽然心里不情愿,但还是把钱交了,我的钱!我好心疼。面对这种情境,我就像一只斗败的公鸡,失去了对未来的信心和斗志,我只能用卖苦力这种方式来面对现实,这也是我最后的希望,我别无他法,我快要身无分文,倾家荡产了。
  面对着茫茫夜色,我在考虑今晚住的问题。回我朋友哪里已是不可能,在看看自己身上带的钱,找个网吧吧。这也是所有出门在外,无家可归,而又想省钱的人最好的去处。可惜,网吧爆满,还有排队等待着要包夜的。仰天长叹,中国的人真多啊!干个啥事都要排队。天津这个地方的夜景很美,可挡不住我对生活的无助。在一个广场旁边,无聊着看着大妈们跳广场舞。看着爷爷奶奶们带着孙子玩,无忧无虑的享受着天伦之乐。我想着自己到这个岁数就好了,可以不为自己的生计发愁。真是,人到中年苦处多。人,不管活多少岁,奋斗就那么二三十年,可这二三十年要经历多少风风雨雨,吃多少的苦。现在才知道,天下的父母们,为了自己的孩子以后过得比自己好,让拼命读书,在家考公务员,国家干部,盼儿成龙,盼女成凤。可又有多少儿女知道父母的心呢?随着目光我看到了一张长椅,这不是我今晚的床吗?
  九点半过后,跳广场舞的人渐渐开始散了。我也收拾起了自己的“床”,捡些纸箱,铺在上面,我的挎包就是枕头。累啊!走了一天该休息了。躺在“床”上,仰望长空,天津的天,就像盖了一层灰布,没有一点亮光。如果是老家,现在已是满天星辰,月亮就像明镜一样挂在天空。该死的风打乱了我的思绪,侧身把衣服拉的更紧,看着高楼大厦,真冷啊!牙齿在打颤,嘴有点麻,身子蜷的更紧。风吹着各种招牌在响动,就像演奏着人生的悲歌。看着随风飘动的白色垃圾,昏沉沉中睡着了。睡到晚上十二点多,一阵凉风劈向我的头顶,脖子上就像架了一把钢刀,冰冷无比。浑身麻木,耳朵以没有了直觉,脚好像不是自己的。心里在想,不能这样啊!冻死在这,尸体都拉不回去,我孩子怎么办?猛的爬起,没想到,腿已不听使唤,我重重的摔在地上,头翁翁作响,眼睛也花了。在无人的黑夜里,爬在冰冷的地面上,闭上眼,无情的眼泪,流出了眼眶。真想大哭一场,这是上辈子造什么孽。过了好久,感觉腿有了知觉,再一次慢慢爬起,点上一根烟,哎!大老爷儿,哭啥呢?明天不是有工作了吗?要有一个好的心态去面对现实。想到这,用双手搓打着腿和全身,蹦蹦跳跳,让自己暖和起来。在凄凉的黑夜里,如大的广场上,耍起了初中学过的少年长拳。
  不能这样,要找个避风的地方,抱着我的铺盖——纸箱,刚好随风飘来一个塑料袋,还是红颜色的,这不是上天给我送来的帽子吗?戴在头上,啊!好多了,风再吹,头也没有了冰冷的感觉。吹着口哨,背着我的小挎包,抱着纸箱,戴着红塑料袋,一个傻逼,大步向前。
  眼前又是一亮,看见了,是XX政府的大门,盖的挺好,站在外面看,像个亭子,两个台阶上去,是光滑的地板砖。就这了,抱着纸箱在门和墙的角落处,铺好纸板,睡觉了。就这样半醒半睡的度过了一夜。
  有一股尘土的味道流进了自己的鼻孔,睁开眼,看见清洁工在清扫马路,天亮了。用双手干搓了一把脸,快速离开。买瓶水,漱口、洗脸,煎饼加菜,走向报到的地方。
  早上九点,和上次一样也是面的,不过人不多,十几个,把我们拉到了,一个不大的会议室,给我们讲了关于搬运安全知识,就散了。让我们去拿行李,行李带着的就可以直接去宿舍。到住处拿行李的,下午到这集合。知道明天就要上班了,可自己高兴不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到朋友住处拿了行李赶过去已是下午两点半,和四五个人一起去了宿舍。一个大院子,三面平房,只有靠大门是两层楼房,装修的也挺好,也许是老板们住的吧。在院子里,只能用三个字来形容,脏、乱、臭,到处摆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和一个来自山东的小伙子住在了一起。床就是地铺,为了防潮湿,板子低下垫两片砖。一排八个人,有两排,中间就留一条走路和放鞋的地方。砖头就能闻到自己的鞋发出的臭味,不过宿舍里都是就这味。买了被子、洗漱用品,这个住处算是按动好了。

秋风起,叶落,硕果累累

我与他的离别就是在这个感伤的秋天,

我和班级上的三个女生一起通过她的上铺找到了一个暑假工,满怀欣喜和期待的等到了暑假的第一天,早早的就约好时间上午九点半在学校门口集合,车提前半个小时到,也推迟了半个小时走,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不止只有我们几个女生去做暑假工,另外几个对面班级的女生,也是通过我的上铺找到的,推迟时间出发就是因为她们迟到了

      后面来了另一辆车接她们,这很大程度上压制住了我们对磨蹭的她们产生出来的偏见,六月的天气很热,车内东西很多,热的出汗,挤得冒火,也很想骂娘,在车上,中介拿出一张A4纸,上面写着什么现在已经忘的差不多,只记得有一条是说如果在8月30号前辞职话要扣三百块钱的违约费,和钱沾边的事,我总是记得那么清楚,叫我们签字,画押,当时不仅我傻,同学也傻,还真是人以群分,稀里糊涂的就按中介说的做了,签字后才想起开全级会议的时候校长说不满16周岁的人签合同是无效的,心中暗喜

  下车后等了二十多分钟,工厂的人出来厂门口说了一大堆工资,吃住问题,可只听懂了工厂宿舍住满了,要去外面住,带我们拖着行李过了厂门口的马路和对面的小巷,还走了差不多十分钟才走到住的地方,但听到是在五楼顿时就腿软,爬就爬!谁怕谁!

一进门就傻眼了,那是一个小小的单人间,除去两张床不记,能容我们自由活动的只有连接房间和洗手间的过道,没有晒衣服的地方,只有厕所里面有一个水龙头,而且地上有一大堆的垃圾,带我们来的人说“等下会搬两张上下床过来,你们先搞一下卫生”四个人,住一间单人间,接受不了,

  还好,面试的时候要辞去四个人,我们就自己主动要求淘汰,中介也不管被淘汰了的我们,只推辞说“忙”      从五楼搬下行李站在马路边的时候想着,要是今天找不到工作就带着一大堆东西回家,也就只有这一个办法,

  还好,同学通过她那在学校当副校长的舅舅找到了一个中介,开车来接我们,到了那个厂简直就是被惊呆了,光是宿舍就有十几栋,篮球场有八个,还有各种娱乐设施,宿舍也比学校的宿舍好多了,我和他的相遇,就发生在这个即将上市的电视公司这里,

    准确点来说,我和他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在这个工厂里

    在那里呆的不会迷路之后,那个叫副校长叫舅舅的同学说冯良仓要过来,为了不透露名字又方便大家阅读我下面就叫她A好了,

“冯良仓”我在学校听了无数次的名字,学生会的主席,光是我知道班里就有好几个女生暗恋他了,有时候晚自习也不上跑去学生会的办公室和他聊天,在宿舍也是整天聊天的对象,我曾经在开会的时候见过他几次,就莫名其妙就喜欢上了的人,要来和我们一起,在同一家厂上班,当时的想法是“这个暑假可以接近了”

  事与愿违,我和A的关系是很好,住在同一个宿舍,可我忽略了女生特有的第六感,A喜欢冯良仓,虽然问她是不是和他在一起的的时候,摇摇头说没有,但脸上的害羞早就已经出卖她,值的安慰的是,冯良仓并不喜欢他,不然,早就承认是男女朋友关系了,这是后来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冯良仓说的后来我问他的时候他说,“只是把A当做朋友”

    是她一厢情愿,也是那是的我一厢情愿

一直想着通过A,接近他,我知道,回到学校就没机会接近了,离他太过遥远,可A似乎看出来了我的心思,就是不愿意,怎么都不约,他们会在下班后坐在操场中间,我约着另一个女生围绕着操场跑步,一圈一圈,坚持不到几圈就跑不动了,回到宿舍洗澡,A是在我睡着的时候才回来的,凌晨三十分,

  大概一个星期后,中介发工资给我们,要求用中国银行,我们都没有,是另两个同学的舍友接给我们的,把钱打到卡里,冯良仓要求把钱转到支付宝或者微信给他,但这样的话会不好算,把钱全部拿出来再分是最好的方法,无论他怎么要求都她们都不同意,还对他说了脏话,包括A,当时我是在楼下坐着喝着纯牛奶,毕竟也不用我操心,他来到我面前我问我为什么要给现金给他,说明来由之后便无话可说,毕竟不熟,后面A告诉我,他说全部女生之中,就我性格最好,就因为我不骂人,

    知道了你名字那么久,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后来,在那里做了一个月之后因为工资低,选择要离职,走的那天中介说好的来接我们也没有接,身无分文,还是父亲给的钱给我才回去的,没有看见他,在工厂也没看见他几次,后来他说他整天上班上到很晚,也没怎么看见过我,错过了,我知道,在学校就接近不了了,自尊心强

  与你的离别,就发生在这个秋天的前奏

  事情还没有结束,在那一年的国庆中,我用微信群加了微信,过年借着“拜年”一个个的打微信电话,和他聊了一半去打王者,他也自己用流量下载陪我玩,成功的被我撩到

    其实,我一直都搞不懂为什么会暗恋一个自己素不相识的人,后来长大了看了一些恋爱教程和心理学方面的书才知道,因为他很优秀,在众多平凡的男生里很耀眼,因为身边的的喜欢他,两人人能成为朋友肯定是臭有相同的兴趣爱好,被潜移默化了

 

本文由ag国际馆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关于我的年少暗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