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国际馆 > 文学小说 > 中外平庸非小编有,刺了卿来

中外平庸非小编有,刺了卿来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30

“白哥,我们现在这样,我爹怕是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毕竟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他可是一个很注重颜面的人,讲究门当户对,我担心……”说话的,正是当地员外之女——南宫露。
  “这有什么啊,‘天下平庸非我有’,有你我就拥有了全天下,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呢?除非你不爱我了。”唐白一脸流氓地说道。
  “怎么会呢?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怎么会不爱你了呢?”
  “那我们可说好了,你要想后悔啊,现在还来得及,不然过了这村可就没有那个店了。”
  “哼,我才不后悔呢。本姑娘能看上你呀,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是,是,是,是我的福气。”
  两人就这样在谈笑中追逐,不一会便双双躺在了草地上。蔚蓝天空,清新空气,温暖阳光,流水声里夹杂些许鸟语花香,两人又攀谈了起来。
  “小露啊,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们的故事?”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以前啊,我们……”
  时光回到了一年之前。
  那天,正下大雨,唐白从外地回来,浑身浇了个透,离家还远,雨是越来越大,桥也被水冲断了,暂时是回不去了,便找了一户人家,借宿一宿,阴差阳错地进了南员外家。村里人都说,南员外南宫文玄是个热心肠的人,乐于助人,没有什么架子,为人彬彬有礼,却在一些事情上好颜面,不容让步。这不,今天唐白算是见识到了。
  都说百闻不如一见,还真是如此。唐白等人借宿在这儿,南宫文玄便亲自带着管家等人来问了问情况,吩咐了厨房,还升起了火给大家取暖,让大家把衣服烤干。还说本来想找衣物给大家换上的,只是家里空闲的衣物少,不够大伙换,只好委屈大伙了,并吩咐管家对一行人安排好住处。
  饭后无聊,一行人自我介绍后,得知唐白是个读书人之后,便要求他给大伙讲故事。也正是因为这个故事,引发了南宫露的好奇心,再到后面的萌生情愫,瞒着父母私下相见。
  故事大意是这样的:古时,一个落寞家族的男子在奉家族之命进京赶考查明家族被陷害之前,在桥上伤感的时候,有幸结识了另一位家族的小姐,两人便暗生情愫,私定了终身。两方父母都还蒙在鼓里。后来啊,男子考中了状元,经过磨难终于查清了真相,还家族一个清白。在男子查案期间,双方都有诗词往来,互诉相思之意,虽然也断过联系,几经波折,就在人们都以为他们会在一起的时候,女子却说等待太苦,不喜欢异地的相思,便离开了。至此,男子诗词多为伤感之作,抑郁而终。
  在唐白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南宫露正好和仆人给大伙送些吃的来,听到讲故事便在门外停了下来,听完后才慢慢地走了进去。
  “那男子还真是可怜,这么痴情却……”
  “两情相悦人难有,多少伤怀久。相思成病拟文篇……”
  “唐公子,你还有其他故事吗?我也想听听。”
  “对对,我们也是。”一行人附和道。
  “有故事,可姑娘有酒吗?姑娘要是有酒啊,我倒是可以说上一个晚上。”
  “欢儿,去,拿酒来。”南宫露对身边丫鬟南宫欢说道。
  不一会儿,酒便拿来了,唐白一边喝着酒一边给大伙讲着故事,夜色也渐渐深了起来,直到南宫文玄派管家来叫南宫露,大伙才渐渐散去,按管家安排的房间歇息去了。
  后来,南公露才知道,自己心里已经上喜欢那个讲故事的公子了。便托自己丫鬟去查了查唐白的信息。当得知唐白的境遇后,更是对其心生怜爱之情。听说唐白当年进京赶考,看不惯别人徇私舞弊,便向监考官检举揭发,谁知那些人早就买通了考官,一群人沆瀣一气。后来,反而说他舞弊,终身不得再考。从此,唐白回到家乡,只能替人写些对联、写点诗词、写点信,换取一部分费用补贴家用,很多时候啊,都是在地里干活,除非有人找他代笔。
  这不,恰逢赶集,两人在小石桥上相遇,便攀谈了起来。越聊越是投机,有种相见恨晚了的感觉,此情此景,唐白忍不住吟词一首:
  “忆秦娥•说相见
  说相见,戏言尘世愁和怨。愁和怨,别离恨晚,心儿犹远。
  与卿有幸时光伴,从何情意来年散?来年散,多缘于我,三餐难管。”
  见状,南宫露和了一阙:
  “忆秦娥•书笺返
  何说散?有心君与来年伴。来年伴,两情相悦,清贫犹暖。
  莫将疾苦只身管,逢难说语书笺返。书笺返,何时重聚,相思裁断。”
  正当两人含情脉脉之时,却听得南宫欢大声说道:“小姐,我们该回去了,再不回去老爷会着急的。”说完南宫欢才发现自己好像出现的不是时候。
  “欢儿,你……”
  “姑娘别生气,她也是为了你好。”唐白笑着说道。
  “你呀,也别一口一个姑娘的叫了,就叫我‘小露’吧,我叫你‘白哥’。就这么说定了。”说完便和南宫欢离开了。
  话虽如此,可唐白也知道,自己的家境和南宫露比起来,确实差了太多,可他真的从那一夜开始便喜欢上了这个美若天仙的女子,更何况,从两人的交谈中,他也知道南宫露也喜欢自己呢?想着想着便也回去了。
  在不相见的那些日子里,唐白自是写下了不少相思的词句。有那《忆江南•佳人好》:
  “佳人好,可与寄词笺?明月阴晴知我意,清风来去晓卿言。思念旧如前。”
  他在纠结,想寄轻笺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更有那《如梦令•肠断》:
  “两顾心儿都乱,情愫成丝千万。
  织与一生来,可否成双相伴?
  肠断,肠断,何处嘘寒问暖?”
  还有那《卜算子•三更》:
  “又是三更来,思念将心浸。辗转无言心儿说,她也时常恁。
  行莫复忧烦,行莫孤身饮。邀得重逢最开怀,喜把情丝任。”
  后来,唐白不想再这样下去,便找机会托南宫欢寄了轻笺:
  “忆江南•相思里
  相思里,轻语寄词笺。念汝三更无睡意,知吾千日有情连。何处复团圆?”
  南宫露见后,亦回词一阙:
  “忆江南•相思里
  相思里,何必寄词笺。要是有心来见我,除非无意怯团圆。明日落泉边。”
  终于,两人冒着风险在落泉边见了面。多少日的思念,都在此刻体现了出来,两人相拥着说了很多话,最后在不忍中分离。看着南宫露远去的身影,唐白有感而吟:
  “长相思•别离
  怕别离,却别离,离去相思惹我悲。何时又见伊?
  理心扉,乱心扉,待到明年卿与归。说来谁与知?”
  后来,两人便时不时的私下相见。直到今天的两人见面,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了。这不,两人才谈笑着说相逢到相恋的过程。今天,他们还要商量去提亲的事宜。
  “嗯嗯,没想到这么快就过去一年了,我不想再这样偷偷摸摸的了,我想去你家提亲,把你娶回来,那样我们就可以天天见面了!”
  “好。我也等着这一天呢。”
  回去后,唐白看了看哪天日子好,定下了日期,告诉了父母,择日去请媒人提亲。南宫露回家后则心中一阵阵小鹿乱撞,今夜,注定无眠。
  想着想着,南宫露得词一阙:
  “忆江南•他真好
  他真好,不日可团圆。待得双亲同意后,行来双宿小窗前。相伴共流年。”
  终于,几天之后,白甫和父母媒人一起来到了南员外家。事情和两人预料中的相差无几,南宫文玄断然拒绝了,说门不当户不对的,怎么能让自己女儿嫁给这个穷小子。
  后来,两人又见了面。
  “要不私奔算了,不然恐怕不能在一起。”
  “私奔肯定是不行,父母需要我们的照顾。要不……”唐白在南宫露耳边说了一句。南宫露便羞红了脸,跑回去了。
  最后南宫露按唐白说的,对父亲说自己已经有了唐白的骨肉之后,南宫文玄才同意了这门婚事。事后,南宫文玄把唐白叫了去:“你说我那宝贝女儿怎么就看上你这穷小子了呢?”
  “回禀岳父大人,只因‘天下平庸非我有’,加上她懂我,我懂她,就在一起了。”
  再后来,两人成了婚。
  “白哥,你那句‘天下平庸非我有’,给我说说呗。”
  “还叫白哥啊?”
  “呀,相公,给我说说嘛。”
  “好,好,娘子,这话呢,是我认识你以前填的一首词里的,那首词全文是这样:
  ‘静坐沉思何处行,凝眸对指耳闲听。
  长久无心翻书页,情灭,任它疑惑懒分明。
  天下平庸非我有,消瘦,得来遗憾伴余生。
  更起忧愁无处与,难话,经年累月旧伶仃。’”
  “有你了,后面的就不要了呗,就要这一句足矣,做个寻常人。”
  后来,听说唐白去做了私塾先生,教人写诗填词对对子,闲时与南宫露唱和诗词,将他们的生活经历都写成了诗词,后人整理成集,传为佳话。

爱恋不成人尽死。问得缘由,难叙伤心事。只怪芳心他处起,乱郎生活相思意。
  怒罢拔刀邀见里,刺了卿来,也好黄泉戏。还把此番梁祝比,来年化蝶双双醉。
  这首《蝶恋花·伤心事》,据传,是当时听闻男子与女子对话,并见其双双命丧黄泉后的人有感而作。而后,此杀人案的起因经过所牵动着的那一段悲伤的爱情,虽也过去,却因此词而路人皆知。
  那一年,南宫俊杰入京游玩,正好碰到了同是游玩的豪门千金慕容嫣然。两人虽是擦肩而过,南宫俊杰却是被这个亭亭玉立的姑娘所吸引了。他还从没见过这么有气质的女孩子,尽管她蒙着面纱,可丝毫不影响她的美。而后,其看见那个姑娘坐在桥边小凳之上,手里玩弄着榆树的叶子,随兴作《忆江南》一阙,咏之:
  佳人好,直入我心间。玉面蒙纱留皓齿,姣身纤手弄榆钱。能否有情连?
  听者有意。不知是南宫俊杰声音太大还是怎么的,竟是被慕容嫣然听了去。有趣的是,两人出行都没有带随从。见此,慕容嫣然亦回词一阙:
  人虽好,无与寄词笺。巴结者多非爱意,贪婪家里是金钱。长夜泪涟涟。
  南宫俊杰见状,亦是满怀怜爱之情,再和一阙:
  人儿好,吾愿寄轻笺。解汝心中烦闷苦,为卿情定百年缘。不再泪涟涟。
  慕容嫣然见状,亦是再和一阙:
  言虽好,真假不曾谙。公子独行人俊俏,家门无女爱情甜?何必此闲谈?
  南宫俊杰一听,哪还站得住,随和一阙:
  言差矣,吾本是单身。世上女生千万个,流年羁旅独无人。愿为汝沉沦。
  慕容嫣然见状,再和一阙:
  花言巧,此语早听烦。若是真心来爱我,不如随道看尘缘。何必又多言?
  慕容嫣然说完,便起身离开了。刚走了几步的时候,回眸一笑便加快速度离开了。南宫俊杰哪里还有其他心思,本想问个名字的,却是没来得及人家便离开了。不过,这倒也难不倒他,即便他不是京城的人。在这地方,只要你肯出钱,没有买不到的消息,更何况他还是某藩王的世子呢,尽管他对权利没有追求,只沉迷诗书。
  没过多久,南宫俊杰便查明了该女子的身份。想想自己与她相遇的场景,南宫俊杰忍不住题词《苏幕遮》一阙,把当时的场景以及自己的想法记录下来:
  北佳人,南世子。闲览京都,道上初相识。玉面蒙纱留皓齿。一笑嫣然,郎定平生志。
  讨欢心,寻笑意。与话流年,戏和诗词以。满腹相思归故里,聘礼新欣,可得伊人意?
  既然知道了佳人的身份与喜好,南宫俊杰便琢磨着制造一些邂逅了。其实,慕容嫣然在与南宫俊杰唱和词篇的时候,便有些芳心暗动了,毕竟这是之前从来没有的。只是出于女儿家的矜持,才没有告诉南宫俊杰她的名字,再加上她看南宫俊杰衣着华丽,想必也是个贵族公子,只是看他气质,比那些不学无术的公子好多了,查自己这点底细,肯定不是什么难事,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为了与女孩子接近才学的诗词。慕容嫣然就这样纠结着,更纠结的是,他到底会不会来找自己呢?
  正在佳人怀着心事外出之时,又展开了一场桥边“邂逅”。两人相见,思念更浓。同样的,唱和词章说了心事,两人也慢慢谈了自己的人生看法和理想,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并在欢娱声中互赠信物,私定终身。离别时,慕容嫣然吟《长相思》一阙:
  词交流,意交流,流到心间不见愁。家门等汝游。
  别幽幽,离幽幽,待你提亲无上楼。伴随君白头。
  南宫俊杰见此,自是唱和一阙:
  志相投,趣相投,词述心间万古愁。情丝为汝留。
  别时忧,离时忧,待到重逢方始休。与伊思念稠。
  道是:
  千言万语心难定,自古分离总是愁。
  相拥而谈来日聚,与卿携手不情囚。
  别离总是伤感的,两人相拥过后,见日落西山,才不舍地离去,此景,正是:
  我别伊来伊别我,回眸对目对眸回。
  远观离去离观远,催得思来思得催。
  这不,两人越离越远,伊人潸然泪下,才子归回添杯。不日,南宫俊杰便回了家里,向父母禀报了此事,并择得良辰吉日,入京提亲。女方父母在得知两人相识的事后,便爽快地答应了这门亲事,双方商议决定何日举行婚礼。大人商量,南宫俊杰便和慕容嫣然溜了出来,心上人相见,自是免不了一番长谈,慕容嫣然笑道:
  我思君来君思我,情诗结网结诗情。
  定亲时候时亲定,行梦醒来醒梦行。
  佳人有意,才子有情,南宫俊杰遂和之:
  你常思我思常你,逢盼醒时醒盼逢。
  梦见邀来邀见梦,同心协力协心同。
  两目相对,思缕含情。这么多日的思念,相拥而坐,千言万语,此刻化作无声依偎,让人羡慕。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这竟是他们最后一次依偎了。
  过了一会,下人来叫两人去吃饭,两人才不舍地站起身来,相伴而行。那顿饭,大家都吃得很开心。只是第二天的别离,又是让人伤感,本想多住几天的南宫俊杰亦是被父以回家筹备婚礼的缘由叫了回去。或是因为有大人在的缘故吧,两人只是眉目传情,说不出的伤感。只是一想到一个多月之后两人就能成婚,南宫俊杰才有些好受起来。
  回去后,南宫俊杰一方面筹备婚礼,另一方面则给慕容嫣然传递书信,有那《卜算子·相思》:
  日夜盼卿来,与我今生定。漏断难眠眠复醒,无计心儿静。
  道点相思愁,愁罢相思净。料想伊心似吾心,两处相思命。
  对此,慕容嫣然自是回道:
  同是盼君来,解我相思命。漏断无心懒睡眠,眠也常惊醒。
  醒时不见君,但见心难定。日夜思君君思我,两惹相思病。
  ……
  更有那《十六字令·书》:
  书。吾你知心知你吾。轻笺寄,重聚可欢娱。
  然而,慕容嫣然已然没了回信。离婚期还有半个月,南宫俊杰忍不住了,便悄悄地从家里溜了出来,顺便带了一把防身的匕首,朝京城而去。来到京城,去约了慕容嫣然出来,两人在桥边又谈了起来。让南宫俊杰没想到的是,慕容嫣然对他的态度,已然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并且行动之间有很多的不自然。
  “你怎么了?生病了吗?”南宫俊杰关切地问道。
  “没,没有,那个,我……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什么事啊?但说无妨。”
  “我,我想退婚。”
  南宫俊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便问道:
  “你说什么?”
  “我想退婚。”慕容嫣然大声地说道。
  “为什么。是我哪里做错了吗?”
  “你没有做错,是我自己喜欢上他的。他比你有风度,比你有才,比你……”
  “够了!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还有,你们之间还有没有其他的事?你是我未婚妻,怎么还喜欢别人?”
  “他答应娶我,而且我和他已经有夫妻之实了!你走吧……”
  “你……”南宫俊杰气急败坏,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从怀里掏出匕首,便朝慕容嫣然刺去,慕容嫣然毫无防备,便被南宫俊杰刺中了,而后,南宫俊杰见慕容嫣然还没死,便又反反复复地刺了慕容嫣然很多刀,而后,咏词《浪淘沙》一阙:
  本是两情连,何故旁迁,他人新恋旧情残。最是冲冠难尽怒,不复从前。
  执手锁姻缘,念断魂悬,无心苟活在人间。刺了卿来吾也死,共赴黄泉。
  咏罢,南宫俊杰也挥刀自杀了。而后,便有了那首《蝶恋花·伤心事》。两家人商量过后,还是将他们埋藏在了一起,坟前,亦犹听见那句——“还把此番梁祝比,来年化蝶双双醉。”至于后面两人有没有化蝶,就不得而知了。只是人间依稀还流传着“刺了卿来,也好黄泉戏”,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本文由ag国际馆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外平庸非小编有,刺了卿来

关键词: